《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1107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郝竹仁小鸡啄米似的点头说,周大哥,我当然听你的话,都这个时候了,我不听你的又听谁的呢?
  金大洲伸手拍了拍郝竹仁的肩膀说,唯今之计,只有三十六计,走为上策,躲避也是一种战斗的方法。

  郝竹仁有些不明白的睁大了两只眼睛问金大洲,周大哥,你想要我离开,这个时候,我怎么可能有机会离开呢?张富贵根本就不可能同意我请假啊?
  金大洲说,郝竹仁,你怎么就非要我把话说透彻呢,既然你明知道张富贵不可能批准你的假期,你可以去找赵正扬啊,大家都是一根藤上的瓜,难道他还能见死不救。
  郝竹仁说,周大哥,就算赵县长同意我请假了,那么方志彪公司的事情不是没人出面处理了,到时候张富贵再把责任算到赵正扬县长的头上,我岂不是有些对不起人家。
  金大洲说,见过死心眼的,没见过你这么不拐弯的,这常委那么多人,你要是不管这件事,赵正扬也好,张富贵也好,他们必定会找别人来落实处理这件事,等到有人接手的时候,你这边不是就正好能摆脱这件事了。再说,赵正扬那么聪明的人,你认为他会接手吗。
  郝竹仁听了金大洲的话,感觉他说的主意确实还不错,于是让金大洲陪他去一趟赵正扬的办公室,把这件事做个了断。金大洲拗不过郝竹仁的死缠难打,最终还是同意,陪着他去找赵正扬。
  自从上次,被赵正扬戏耍后,金大洲现在不管在什么地方碰到赵正扬,都从不主动跟他说话,除非是工作上的事情,是一定要向他汇报的,其他时间,他一律对赵正扬敬而远之。
  两人进了赵正扬的办公室的时候,看到钱卫国也在里面,几人相互打了声招呼,各自找位置坐下来。赵正扬一看到郝竹仁这个时候进来,立即就猜到了郝竹仁来找自己的目的,郝竹仁一定是出了会议后后,开始醒悟过来,后悔在秦书凯和张富贵之间的争斗上,插了一杠子,现在想要过来想办法往后退,只不过这样的事情,既然话已经说出口了,想要收回,难度的确是太大了。
  都是普水有头有脸的人,很对时候明知道做错了,也要接受。

  郝竹仁不开口,赵正扬也不主动讲话,赵正扬的办公室里几秒钟之前,大家还在客套的说些场面话,转眼之间,大家都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沉默不语,赵正扬办公室的气氛一下子显得有些尴尬起来。
  钱卫国看了金大洲一眼说,金县长,你们找赵县长是不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要汇报?我呆在这里是不是有些防碍你们谈工作了吧?要不,我先走,等你们跟赵县长谈完了,我再过来。
  钱卫国说完,从沙发上站起来,装出一副拿东西要离开的样子,金大洲赶紧也随着站起来说,钱部长,不用走,咱们都不是外人,说什么都是不必如此避讳的。
  钱卫国看了看金大洲,又看了看郝竹仁,又在沙发上重新坐定,张开嘴笑着说,金县长,这句话说出啦,让我走了不是不走也不是,只能坐下来了。

  金大洲对郝竹仁说,郝县长,你有什么事情,尽管跟赵县长汇报,赵县长的工作时间那么紧张,难道还为了你的事情,等上一下午吗?
  郝竹仁一副醒悟过来的样子,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赵正扬的办公桌边说,赵县长,我刚才在办公室,接到了家里打来的电话,说是我的老岳父老毛病又犯了,这次还比较严重,家里人的意思是送到省城却给专家看看,我想着,老人家的年纪也大了,说不定说走就走了,一定要认真重视,让我老婆一个女人去安排这件事,我多少有些不放心,所以,我想向赵县长请几天假,把岳父的事情,安排妥当,我就回来。

  赵正扬听郝竹仁编了半天的谎话,并不点破,只是皱着眉头说,郝县长,你家里发生了特殊事情,想要请假离开几天,县政府这边,我说了就算,自然是没有问题的,但是,今天的会议刚开过,你在会议上又接受了张书记委派给你的新任务,这个时间段走,只怕张书记那一关,你可能不好过啊。
  赵正扬知道,现在是敏啊感时期,他是绝对不能担上一个把郝竹仁放走的罪名,否则的话,张富贵岂不是要把这笔账算到自己的头上,这样亏本的买卖,他赵正扬是绝对不会做的。
  郝竹仁当着赵正扬的面,倒也实话实说,提到张富贵,郝竹仁就有些咬牙切齿的说,赵县长,你是明白人,我今天算是掉到张富贵设好的套子里去了,金县长跟我说了,方志彪公司的事情,不管有事没事,都不适合掺合,否则的话,只怕到最后,巴结上这位市领导,得罪了那位市领导,受苦的还是自己,真到了那份上,哪个领导会有良心站出来帮你说话呢,我可不想因为这件事背个处分在身上。

  赵正扬听完郝竹仁的话后,心里不由暗暗发笑,就郝竹仁这点浅浅的小心机,还想跟秦书凯斗,他这是拿鸡蛋碰石头,还敢在那么多的领导前面帮助张富贵说话,也不看自己的斤两。
  郝竹仁见自己一番话讲完后,赵正扬一言不发的坐在位置上,心里不由有些发急。郝竹仁说,赵县长,这次的事情,我真是被张富贵给套进去的,无论如何,你要帮我一把。
  赵正扬伸手挠了挠脑袋上的头发,有些为难的说,郝县长,你现在也是普水县的副县长,作为领导,说话一言九鼎是最基本的,今天当着那么多常委、政府班子、人大班子、政协班子的面,你已经明确表过态了,只怕,这个时候再想打退堂鼓是有些迟了。
  郝竹仁一听赵正扬说这样的话,一下子又有些慌了,他转身对金大洲说,金县长,这可怎么办呢?出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的,让我负责这件事,不是逼我往火坑里跳吗?不行,这件事既然赵县长觉的为难,我直接去找对张富贵,我必须跟张富贵讲清楚,这件事不能就这么赖到我的手上。
  郝竹仁说着,转身想要往外走,被金大洲一把拦住了,他有些没好气的说,郝县长,现在不是义气用事的时候,明白吗?就算你去找张富贵,也是无济于事,张富贵自己好不容易从这个套子里出来,他能同意把你换出来,把自己再塞进去吗?
  郝竹仁简直有些不知所措了,他两手一摊说,这下可是麻烦了,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难不成,我就这么坐等着背个处分在身上吗?这是什么世道,张富贵根本就是小人。
  坐在旁边一直没说话的钱卫国笑着说,郝县长,其实这件事处理起来也很简单,你要是真不想理这茬事情,我给你出个主意,不知道郝县长是否原因听。
  郝竹仁如获救命稻草,赶紧上前拉着钱卫国的手说,钱部长,什么主意,你赶紧说来听听。
  日期:2016-01-01 18: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