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1106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最重要的是,秦书凯给所有领导班子成员都带了一个非常差的头,本来,在常委中,自己的威信就不高,现在被秦书凯这么一摔带,只怕自己的威信更是要受到很大影响了,张富贵在心里暗暗决定,这件事一定不能轻饶了秦书凯,有机会的话,一定要把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弄出普水,否则的话,就这么白白的放任他这么糟践自己作为领导的尊严,自己这个县委书记岂不是白当了。
  张富贵的脸色终于缓和了过来,他尽力的定了定自己的心神,尽量用一种平静的口吻说,刚才说的事情,就这么定了,下面大家一起来讨论一下,如何在各项工作中,落实这次重大项目推荐会议的精神。
  张富贵的话里,似乎对秦书凯刚才的意外举动并不是很在意,他尽量掩饰着自己内心对此事的严重反应,表面上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其实,坐在他身边的赵正扬一低头却发现,张富贵两条腿,在桌子底下抖动的厉害,那种抖动证明着此刻张富贵内心的波澜起伏。
  张富贵说完这句话,下面还是没人跟着说话,让张富贵很难看,于是就提出几点要求,结束会议。会议结束后,郝竹仁跟在金大洲的身后进了金大洲的办公室。
  金大洲见郝竹仁一直跟在自己的后面,等到一进门,就没好气的说,郝县长,你那么能干,你跟在我的身后干什么?你把张富贵的马屁拍好就行了,你还在乎我对你的建议吗?真是不知道,你这脑子是怎么长的,张富贵和秦书凯斗的好好的,你又瞎掺合什么劲?你难道没听秦书凯今天在会议上说的很清楚吗,假如方志彪的公司接下面查出问题,到时候捅到市里,那么是谁宣布解除冻结账户的,谁就得为这事承担责任,张富贵在那里犹豫了半天,都不敢搭腔,你倒好,这么多的常委坐在那里,就你是英雄,就你最大胆,敢出头去承担责任,真不知道你的脑子里当时是怎么想的。

  郝竹仁就说,我也不知道张富贵***这样的安排,再说,张富贵那么做也就是落实会议精神。
  金大洲说,就算这件事顾大海说了几句表态的话,偏向于方志彪,可是对于方志彪公司的处理意见,可是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亲自宣布的,顾大海的级别再高,人家政法委书记可是按照法律办事,你以为这件事,你揽到手里能得到什么好处吗?我看你呀--------。
  金大洲一副说不下去的表情,郝竹仁被金大洲劈头这么一教训,心里也有点发慌。他辩解说,周大哥,我也没有想到张富贵这个***会这么玩,我当时只是想在旁边煽风点火,让秦书凯更加的难堪,就算是达到我的目的了,我哪里想到张富贵会把这烫手的山芋推到我的手里,现在他已经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过了,让我来负责这件事,我就算是不愿意接,又有什么好办法往外推呢?
  金大洲见郝竹仁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不由叹息了一声说,郝竹仁,事已至此,多说无益,其实,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张富贵因为河流乡丨党丨委书记的事情跟秦书凯结下了心结,他这是在找机会打击秦书凯呢,张富贵一直在往赵正扬看,就是想要赵正扬表态,可赵正扬心里清楚的很,所以才说出了两面都不得罪的话,坐上观虎斗,总比亲自上战场的胜算要大的多,所谓渔翁得利的故事你难道没听说过吗,连跟赵正扬都不愿意掺合的事情,你倒是积极主动的发言了,你小子有什么本事,敢帮着张富贵来对付秦书凯,你难道没尝过秦书凯的苦头。

  郝竹仁听了金大洲的话,有些不服气的说,其实,方志彪的公司已经被查处了这么长时间了,要是有大问题的话,估计早就有消息传过来了,现在既然什么消息都没有,说明根本就问题不大,我估计秦书凯在会议上说那些话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为了吓唬张富贵,让张富贵不要做出跟他意见相左的决定。
  金大洲听了郝竹仁的话,有些无奈的摇摇头说,郝竹仁,郝县长,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你也不仔细想想,在党这种体制下,一个企业想要和政府机关斗,你认为方志彪能有胜算吗?国情决定一切,这次解冻看是对方志彪有好处,其实,下面秦书凯肯定会更加的注意方式,再来一次风暴,估计方志彪的公司也就会关门了。
  金大洲继续说,再说了,方志彪的公司实力究竟怎么样,你还不是最清楚的吗?如果没有马成龙和你们开发区的领导前几年照顾着,他的公司能壮大的你们快吗,我早看出来了,方志彪这个人成不了什么大事,只要背后的靠山没了,他那个公司迟早会倒闭的。
  郝竹仁说,金县长,那也不见得,方志彪有马成龙等人做后台,凭什么斗不过秦书凯呢?要知道中国的国情那就是官大一级压死人,马成龙比秦书凯官大,现在顾大海书记也顺着讲话,难道秦书凯敢和顾大海斗?
  金大洲说,秦书凯是不会和顾大海斗,但是和张富贵斗,和你斗,你认为他有多大的胜算,张富贵和秦书凯也都过几次,你看他几次赢过,秦书凯和马成龙斗,又是那次失败过。
  郝竹仁不再说话,是啊,假如秦书凯要和自己斗,那么开发区的很多事上次纪委去查方占成离任审计,估计肯定会查出一些问题。
  金大洲继续说,县官不如现管,这个道理你总该知道吧,如果方志彪和秦书凯斗上了,你认为秦书凯还会让在开发区有发展空间吗,只要开发区这块宝地不让方志彪沾手了,他公司的业务立即要损失一大半,一个商人没有了得到项目的机会,就失去了做生意的本源,再加上,他一直跟秦书凯斗着,秦书凯这个人的个性,你还不了解吗,就凭方志彪那点智商,他能斗得过秦书凯吗?估计,秦书凯不会花多长时间,就能把方志彪连同他那个已经有些衰败之象的建筑公司赶出开发区甚至是普水县的市场。

  郝竹仁觉的,金大洲分析的很有道理,方志彪这个人,的确有几分土财主的味道,张口闭口全都是钱,现在要跟秦书凯斗,秦书凯的各方面谋略不知道要强他多少倍,方志彪跟秦书凯原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对手。
  郝竹仁这才看清了眼下的形势,对自己是大大不利的,他有些着急的问金大洲,周大哥,事情已经这样了,这个包袱也被我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给接下来,我到底现在该怎么办呢?如果以后方志彪的公司真的被弄出什么问题来,那么我就很被动了。
  金大洲伸出一只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说,郝竹仁,我看这样吧,你要是肯听我的话,我可以帮你出个主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