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003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说:“是的,现在已经休息了。不过,我会把你的情况向张省长汇报的。”钱伟明眼中露出感谢的精光,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卡,递给梁健说:“梁处长,这是一**身卡,你工作这么辛苦,也应该抽空去锻炼锻炼,这个健身中心很不错的,服务也很周到。”
  梁健将卡推给钱伟明说:“钱台长,你不用这么客气。做秘书工作,恐怕真没时间去。放在我这里也浪费。”钱伟明站起来说:“这个健身中心不同,
  梁处长是领导身边的人,有空哪里都应该去了解了解,又能健身。你不收下,我心里不安啊!”说着,钱伟明就向外面走。
  梁健心想如果推推搡搡就不好看,于是也就不硬塞回给钱伟明。在开门之前,钱伟明说:“梁处长,下次我约你一起吃晚饭,我把郝敏主播也一起请出来。”
  梁健笑笑,从钱伟明的话里,赫敏似乎是他私人的一张牌,用来吸引梁健。对此,梁健不会去在意,所谓吃饭的事情,他也无所谓。不过,钱伟明今天向他反映的事情,他倒是真会找个机会,与张省长说。
  钱伟明刚刚走了不久,又有人敲门,竟然是《江中日报》主编夏攀。夏攀带着一副眼镜,看起来更显斯文。梁健想肯定也是为那个事情来的。果然,夏攀坐下来寒暄几句,就向梁健诉苦,说他们没有报道张省长关于抗涝的相关内容,是宣传部吩咐的。
  关于这个事情一个主编和一个台长都如此说,看来不是假的。梁健就很奇怪,宣传部为什么要这么去做。梁健问夏攀:“夏主编,从你个人的角度,你知道宣传部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夏攀想了想,也许是为了征得梁健的好感,就说:“我听说,那天没有刊登张省长的报道,华书记批评了宣传部。”
  华书记批评宣传部没有报道张省长?这样的传言很是奇怪。如果没有华书记的许可,宣传部怎么敢要求有关媒体不报道张省长呢?这情况就显得很诡异。梁健还记得看到江中电视台对华书记夫人韩冰的报道……难道两大媒体对张省长的漏报道,仅仅是省委宣传部工作的失误?
  夏攀也一样请梁健向张省长解释解释。梁健也应承了下来,夏攀也送给梁健一张卡。这也是一张会员卡。梁健想要推却,也同样没有推成。夏攀说:“梁处长,这张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仅仅是一张民宿酒店的会员卡。如果你到民宿酒店住宿的话就可以打折。我想,梁处长肯定也有亲戚朋友要到宁州来的,这是一个服务很周到的民宿酒店,不亚于四星级和五星级的酒店。人家也是给我们来推荐的,梁处长你就收下把,就当是帮我一个忙,住得好就帮人家宣传宣传。”

  官当到了正厅级,送礼绝对不会是赤果果了,他们有种本事,就是让收礼的人觉得是在帮他们的忙,心情愉快地接受人家的礼物。梁健听说,这不过是一张打折卡,又见到夏攀如此热情,他也不好拒人家以千里之外。毕竟人家也是堂堂江中日报的主编,以后用得着的地方多了。如果你连一张打折卡都不收,那就是没得交往的意思了。
  梁健表示了感谢,将打折卡收了起来。停顿下来,梁健的手机才响了起来,是胡小英的电话:“直到刚刚,会才开好。”梁健说:“这么晚,还在开会?为什么问题?”胡小英说:“就是关于小西街拆迁对象的紧急疏散问题。”
  梁健说:“谭书记还是不支持疏散?”胡小英说:“现在问题变得比较复杂。原本谭书记和长湖区周其同都是想要以不给予疏散,来迫使拆迁户同意拆迁。但是现在雨水未停,情况更加严峻,那个老区的水淹得更加严重。谭书记也担心死人,就同意对那片区域的群众进行疏散。但是,现在老百姓都不肯走了。”
  梁健说:“这是为什么?”胡小英说:“主要有两个原因:一个原因是老百姓问,为什么之前不给疏散,现在又让疏散了?既然之前不允许,他们现在也不走了!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在那些居民中流传一个谣言,那就是政府有意通过这次的水涝,把这片区域的房子弄倒。房子一倒,你还能不同意拆迁吗!老百姓担心政府来这一手,就都不愿意疏散。

  “老百姓不愿意,区委书记周其同就说,看到了吧,是他们不愿疏散,不是我们不给疏散!谭书记也认为,这些都是刁民,不用去管他们。这片区域以前也被淹没过,根本不会出问题。”
  梁健问:“他们就不怕出事?”胡小英说:“他们认为这块区域不会出问题。”梁健说:“这么一大批人不疏散,万一出问题就是无法弥补的问题。”胡小英说:“市委已经这么决定了,我在会议上争论了,只有魏洋书记一个人支持我。”梁健说:“金伯荣书记呢?他在干什么?”胡小英说:“金书记他不表态,现在他就等着离开镜州,基本不管事了。”
  梁健有些了解金伯荣,他在工作能力和政治敏锐感上的确不是特别强。有时候不是骑墙派,就是甩手掌柜,这个紧要关头不出力,还等什么时候!梁健说:“我给金市长打电话,让他重视这个事情。”胡小英说:“这个情况,是否有必要先跟张省长汇报?”梁健想,本来这对领导来说,也是一个重要信息,听到了应该要跟张省长汇报。
  但是,这情况又很有些特殊。一方面,镜州市不疏散某区域的居民群众,已经经过了集体讨论,这是一个集体的决定,万一出了问题,也由镜州市领导班子集体承担。胡小英只是集体的一员,应该知道少数服从多数。否则就成胡小英向省领导私下告状了。另一方面,那个区域是否真的危险,目前也只是胡小英对这么说,当然梁健是完全相信胡小英的判断的,但是目前事故毕竟还没有发生,或许永远都不会发生,很难对张省长解释。说不清楚的汇报,没有多大意义。

  于是,梁健说:“暂时不用汇报。抗涝抢险是一方党委和政府的职责所在,必须由本级判断和做出决断,如果决策失误,造成国家和群众财产的重大损失,也应该有相关责任人承担责任。这次如果人命出大了,就要谭震林和金伯荣承担责任。”胡小英顿了下说:“他们是否要承担责任,我不在乎,我知道那片居民区真的很危险,如果真死了很多人,我良心会不安。”
  梁健愕然了一下,胡小英毕竟是一个女人。梁健自己考虑问题,是从官场的责任追究机制出发考虑问题,谁犯错,谁承担责任。但是,胡小英不同,她考虑的是最终谁受伤最严重。自己明明看到了问题,却不采取措施,等发生了惨剧,她会于心不忍。
  梁健被胡小英的这句话打动了,他说:“那我不管其他的人,我这就去向张省长汇报,尽量说动张省长,马上向你们市委书记和市长下命令,让他们想办法把群众疏散掉。”这时候,胡小英却说:“不用了。”梁健奇怪:“不用了?”
  胡小英说:“就像你刚才说的,镜州市的抗涝抢险,是我们镜州市班子的事情。我们不能让张省长给我们拿主意,否则还要我们这些干部干什么。很唐突的给你打电话,可能是因为我遇到麻烦,会本能地想跟你说说。刚才听了你说的话,我有主意了。”
  日期:2015-07-09 19:0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