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150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8月23日凌晨3点,执行反击任务的日军士兵纷纷爬出被炸得破烂不堪的工事,趁着夜色向苏军的阵地摸去。留在指挥所的小松原很快便听到前线传来了激烈的枪炮声,可部队的进展情况却毫无消息。反击部队没有派回通信员,自己派出去的通信员也一个都没回来。他只能根据枪声判断前面激烈的战斗还在持续。
  身边马上就有坏消息传来,指挥部直属卫队报告附近发现苏军装甲部队。大惊失色的小松原急忙呼叫空军支援。很快第二飞行集团的12架九七式轰炸机飞到了指挥部上空。这些难得一见的空中力量却没有攻击苏军的坦克,却一通丨炸丨弹把指挥部仅存的十几辆汽车一一炸毁后扬长而去。气得小松原破口大骂。人倒霉的时候,放屁都会砸住脚后跟呀。
  日本空军的误炸反而取得了奇效。苏军坦克部队远远望着一架架日本轰炸机向日本阵地俯冲投弹,这种出人意料的自杀战术使得苏军一时懵了,不明白日本人到底在搞什么名堂。苏军机枪手阿廖沙惊疑地问车长:“上尉同志,日军飞机起义了吗?”上尉耸了耸肩,“鬼才知道”。看到这边已经被炸的稀里哗啦,估计也没什么油水了,苏联坦克部队远远眺望了一会径直走了。
  长出了一口气的小松原回头一看,参谋长冈本大佐不见了。仔细寻找才发现,原来参谋长被苏军炮火掀倒的墙面盖在了下边。几个参谋赶紧上去七手八脚把参谋长拉出来。冈田比植田司令官还惨,两条腿都断了。为了保命,当夜军医部长村上德治大佐用手电筒照明给他截了肢。比起之前当场战死的大内参谋长来说冈本算幸运了。——尽管这幸运也不过是仅仅多活几个月而已。
  日期:2015-12-31 22:47:46
  傍晚时分终于有好消息传来,左右两翼反攻部队均前进了两到三公里。就这两三公里已经耗尽了日军的所有力量。参加左翼反击的72联队两个大队只剩下了7名军官和87名士兵,指挥官小林少将右腿被坦克火炮炸断,倒地后险些被溃兵踩死,幸亏被一名军医发现拼死将他救出,才不至于魂断诺门罕。
  右翼部队更惨,他们冲进了苏军的坦克阵。此时苏军坦克已经全部改装为柴油发动机还加装了一层铁丝网,就连敢死队的“肉搏”战术对它也无可奈何。唯一还能奏效的便是连人带丨炸丨弹一起先埋伏在坦克的前进道路上,等坦克经过头顶时再引爆丨炸丨弹同归于尽。这种做法很容易被坦克的机枪手发现消灭,也更容易被坦克碾成肉泥,成功率更是微乎其微。刚刚接任71联队联队长的森田彻大佐,——这位发动“卢沟桥事变”的罪魁祸首之一,就是在头缠白布条充当敢死队向苏军坦克冲锋的时候被机枪打成了马蜂窝。接替森田彻出任联队长的东宗中佐很快就发现,他的身边已经空无一人,第71联队只剩下他一个人了,四周都是苏军的坦克。绝望的中佐烧掉联队军旗后举枪自尽,第23师团第71联队全军覆没。在森田彻的身后,重炮兵联队长染谷义雄中佐自杀身亡。

  日军的顽强进攻也使苏军付出了重大的伤亡代价。很多高地已经被苏军炮火轰的寸草不见,变成了一座座光秃秃的焦土堆,但是残余的日军士兵依然死战不退,使得苏军的步兵寸步难行。胶着的战况使得在前线指挥部观战的朱可夫焦急万分。他接到了攻击前线一个师长的电话:
  “司令员同志,我军伤亡很大,敌军又发起了反攻。能否暂时后退休整一下?”
  “你确信无法执行继续攻击的命令吗?”
  “很困难,朱可夫同志。”
  “请让参谋长接电话。”对着新接电话的参谋长朱可夫说到,“我命令你立即组织发起进攻,不惜一切代价拿下敌军的阵地,你能完成吗?”
  “保证完成任务!”
  “很好,你现在是师长了。立即执行任务吧!”

  很快前线的消息传来,这个师的攻击依然是畏畏缩缩。朱可夫再次拿起了电话。
  “师长同志,进攻还有什么问题吗?”
  “日军的反击很猛烈,我军伤亡巨大……”
  “好的,我现在告诉你,新师长马上会赶过去。在这之前,你必须继续坚决执行进攻命令。”
  朱可夫回身对司令部的一名上校参谋说:“你能完成刚才我说的任务吗?”
  “一定能,朱可夫同志!”
  “你现在是师长了,马上到前线,把日军的阵地拿下来!”
  8月25日晚上,在前线督战的第六军参谋长藤本铁雄少将撂下一句“我要回军司令部去了”之后率先离开,开启了日军溃逃的先河。但是也有例外,勇猛过人的辻政信少佐反而冲出了指挥部带领几十个溃兵顺着电话线去寻找可能已经不存在了的第72联队的军旗。在黑暗中他们听到了第72联队掌旗官原田少尉的呼喊声,原来军旗还在。辻政信派人将军旗送回去,自己带人继续前行。他发现了自己“陆大”最好的同学、第72联队副官国本少佐的尸体。看着好友那已经焦裂的嘴唇,辻政信取出水壶在国本的嘴唇上滴了几滴,算是让同学到阎王那里还能说出话。再往前面,辻少佐看到了联队长酒井美喜雄大佐。

  两人都非常兴奋,但是辻少佐发现酒井大佐的一条左臂已经没了。酒井告诉辻政信,这样打下去明天就不会有一个活人了。辻少佐拿起水壶给酒井倒了一壶盖水,喝过之后的酒井大佐感激涕零,“实在太感谢了,谢谢你,也谢谢你这杯水。”辻政信忍不住又给他倒了一壶盖,酒井说什么也舍不得再喝。在辻政信的连连劝说下,酒井感动得泪流满面,泪水滴在壶盖里,酒井边哭边喝下了这“盖”珍贵的“圣泪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