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000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看到之后,没多说,就上前去帮忙。别人也许会说,这个时候不表现什么时候表现,梁健这么做就是给张省长看的。梁健心道,不管他们怎么看,反正他就这么去做了,他就是要给他们搭把手。
  张省长见梁健上去,也快步过去帮忙。其他的市民一看,也都上去了。却留下反应慢的几个领导干部凑不上去了。他们就在边上,装出伸手接住的样子,总不能省长都在帮忙,自己在一边闲着吧。摆个pose是最起码的了。
  省电视台长和江中日报主编瞅准这个机会,赶紧让手下摄像、拍照,这个时候,无疑是一个最好的将功赎罪的机会了,把这种照片拍好了,省长高兴了,他们之前的错误才能一笔勾销。当张省长和太府市委书记扶着老人下来之后,身边的人群当中响起了热情的掌声。

  群众中就有人说:“张省长是我们的好省长。”先前还对张省长有意见的市民,如今却说:“感谢张省长!”“感谢张省长!”“原来是张省长啊!我们江中省最好的领导来了!我们的水涝问题能解决了!”
  张省长朝左右官员和群众看了看。这时候省政府秘书长李乔说:“请大家静一静,我们请张省长给我们讲几句话。”边上有人带头鼓起掌来。张省长说:“讲话谈不上啊。我今天是来看望大家的。今天看到大家生活在内涝当中,我心里也不好受。本来给大家抽水的水泵,去抽了张华生故居的水,我也要承担一部分责任。我想,保护故居当然重要,但是解决百姓群众的燃眉之急更重要。我相信通过今天,我们太府市委市政府会更加把握好两者的关系。呆会,大部分的水泵都会重新回到这里,先把大家屋里的水抽干。谢谢大家。”

  当场就想起了热烈的掌声。从老居民区出来,市委书记和市长都想要让张省长留下来晚饭,张省长说:“老百姓都还在水里呢,你们哪有时间请客吃饭?我看你们也都别回去吃了,先把百姓水涝的问题解决了!”
  说着,张省长就上了车子,再也不看在身后渐渐远去的两个太府市主要领导。梁健在路上就给高成汉发了信息:“我们已经从太府市出发了。”高成汉回道:“我们都在现场忙活呢,快到了给我电话。”梁健还真有些担心,张省长对永州市的检查会不会满意。梁健本想提醒一句高成汉,不管如何一定要真实。但最终他还是没有提。他相信高成汉的领导素质和能力,他相信高成汉不需要别人给他开小灶。

  车子到了永州,形势看来并不乐观。道路积水也很严重。永州市委书记文斌带着秘书长,来到了市区入口迎接张省长。但是市长高成汉,没有出现。由于迎接的人员就两个人,反而引起了张省长的好感。
  文斌已经上了年纪,将近六十左右,也是已经快退居二线的干部了。文斌一件白色衬衫和蓝色裤子,脚上一双雨鞋,撑着伞等在雨里,看上去颇为朴素。给梁健的第一印象,很有些那种正职党员领导干部的形象。给人一种好感。
  张省长与永州市委书记文斌握手之后,开玩笑道:“你们其他的领导呢?一个都不来迎接我?”文斌说:“张省长,不好意思,今天领导干部都下去了。只有我一个人在市里坐镇。”张省长说:“你不用不好意思。这样才是对的,班子成员都应该下到一线去指导抢险。”文斌松了口气说:“谢谢张省长的理解。”
  张省长左右看了看说:“高成汉同志呢?他也在一线?”文斌说:“嘉湖区域的灾情特别严重,张省长自己挑选了形势最严峻的地方。”张省长点了点说:“那好,我们就去嘉湖区域看看。”市委书记文斌说:“我在前面带路。”张省长说:“你还是上车来吧。”文斌上了考斯特,坐在张省长边上。
  市委书记文斌说话中肯,他说:“张省长,这次永州的涝情很严重。特别是嘉湖水涨倒灌出来了,周边道路、民居和商店都被淹了。”车子正好在嘉湖边上行驶,大半个轮胎都在水里。前面带头的轿车不敢开了,只能掉头走远路。一段距离,就可以看到路上有路警和疏浚工人在劳作。
  每个交通道口都有至少一名警察,虽然水灾严重,但是秩序倒是井然。车子经过一座桥后,就看到前面有很多人,正在合力筑堤,防止湖水的倒灌。这些人中,有很多看起来都不是政府人员,而是居民群众。张省长就问道:“你们让群众来一起抢险?”市委书记文斌说:“这是自愿的群众。”张省长点了点头说:“有群众参与,我们的工作会好做很多。”市委书记文斌说:“永州的老百姓都很实诚,这里有自己的传统,遇到灾害这里的百姓群众都会齐心协力共度难关。”

  张省长说:“这种互帮互助的社会传统值得传承和弘扬啊!”车子到了嘉湖边的朝阳社区。这里已经成为主城区救灾的指挥部。高市长坐镇,指导区委区政府全力投入救灾活动。梁健事先已经给高成汉打了电话。高成汉从社区出来,撑着黑色雨伞迎向考斯特。尽管今天的穿着与往常不相同,没有西服,衣衫也已经皱巴巴了。
  但是,高成汉的精神状态很好,脸上看不出任何的倦怠和低落,反而是很有斗志的样子。
  张省长从车子里下来,与高成汉握了握手说:“成汉同志,辛苦了。”高成汉与张省长有力的握了握手说:“张省长辛苦,张省长能够看望我们,一定会让我们精神大振的。”张省长听到高成汉自信有力的话,似乎也精神振奋,说道:“我就是来给你们打气的。说说看,永州市的水涝什么时候能够缓解?”
  高成汉说:“按照我们的预测,水涝在后天上午能够缓解。”张省长看了看高成汉说:“这么有信心?现在雨水可不小,永州市的排涝能力,能够超过降水量这么多?”高成汉说:“我们现在在做两项工作:一项是疏散,目前灾情严重且危险系数比较高的区域,我们全部组织了疏散。第二项是集中力量进行疏浚工作。在文书记当市长的时候,曾经投入一笔资金做疏浚,现在作用发挥出来了。我们只要在地下管道的接口处再进行一次疏浚,下水的速度就会成倍加快。张省长,请允许我去给你看一样模盘。”

  张省长被高成汉这么一说,兴致就来了。他说:“好,我们马上去看。”高成汉在前面带路,张省长一行就跟着鱼贯而入。看着高成汉胜算在握的淡定,梁健想到之前,自己并没有多余地打个电话给他,让他一定要真实,别跟太府那些领导一样弄虚作假,这是正确的。因为,高成汉是不屑于去那么做的。
  进入了社区的一个大房间,张省长和其他非永州的领导,都是眼前一亮。房间的正中有个一沙盘。仔细一看,这个沙盘原来是永州市区缩小的地势模型。模型上插着红色的大头针和绿色的大头针。有些一个地方插着红色和绿色两个大头针。
  日期:2015-07-09 06: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