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998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高石泉不是没有想到过这个问题,所以之前一直再给居民排水。但是,如今在车子里,他越想越觉得不对,对白涛说:“万一张省长要去看那个故居怎么办?”白涛听了之后,也想起了有一次张省长去看过赵华生故居,对于故居的保护提出了要求。白涛说:“可是,居民家里排水也许更重要吧?”
  高石泉说:“不是这么说。百姓家里浸水了,等水退了,没什么问题。但是,故居当中,有些墙倒了,有些物品毁坏了,可能就没了。”这话也不是没有道理。白涛说:“那我这就跟抢救小组联系,让他们将排水设备向赵华生故居集聚。”高石泉说:“让他们赶紧了。”
  从宁州前往太府市的考斯特上,是张省长、省公丨安丨厅长夏初荣、省政府秘书长李乔和公丨安丨厅一个副厅长,其次就是梁健和萧正道。车子正是开了之后,夏初荣说:“我感觉,这次大雨,是对各市地下排水系统的一次绝大考验。”张省长说:“在这种考验面前,我们只有失败的份。这几年来,我们城市建设都是地面建设,对于地下的设施从没有重视过。一个城市真正的现代化水平,其实不是看地面上的建筑有多光鲜,而是看地下管系统有多完善。”

  夏初荣说:“张省长说的对,一个人的体面,不是看外衣穿得有多好,而是看底裤的质量有多好。”夏初荣再次拿出“底裤”这个“底牌”,屡试不爽的又引起了车内领导笑起来。连张省长也笑起来,他说:“夏常委啊,你又开玩笑。”夏初荣说:“张省长,我这个人就是有点喜欢寻开心,我信奉的,就是高高兴兴把棘手的事情给办了。”
  张省长说:“你这么好的心态,我也佩服啊。”省政府秘书长李乔也道:“是啊,夏常委的这种本领不是谁想学就能学会的,这就是举重若轻啊。”夏初荣说:“李秘书长就是会提炼啊,我这穷开心,在李秘书长这里就变成了举重若轻了。”
  大家笑了一番。车子全速向太府市行驶。张省长毕竟心系城市内涝问题,开心也仅仅只能稍稍放松一下心情。夏初荣也知道问题的严重性
  ,不多开玩笑。一时之间,车厢内安静下来,有些沉闷。
  梁健不知李乔秘书长,是为了活跃氛围,还是为别的,说道:“张省长,我还记得上次您去太府市,去参观了赵华生的故居,对保护故居提出了明确要求。这次我们过去,也一并去看看赵华生故居吧?”关于张省长上次去参观的事情,梁健并不了解,当时他还没有到省政府办公厅。

  他转头去看张省长有什么反应。张省长说:“我们还是先去受灾最严重的地方。”李乔说:“好的,等看完了他们安排的地方,再去看赵华生故居好了。”张省长就没有再给予回应。梁健看到李秘书长的手在手机屏幕上滑动着,像是在发短信。梁健想,难道李秘书长在给太府市某领导发短信吗?
  在太府市南街段路边的奥迪车内,太府市委书记高石泉接到了一条信息。刚才吩咐了下面的人去给赵华生故居排水之后,他就给市政府秘书长李乔发了一个短息。报告了太府市在抗击内涝中,不忘张省长以前的交代,全力保护名人故居,请李乔引导张省长到时去看一看。
  李乔看在高石泉平时经常来联络感情的面上,提醒张省长去那边看看,或许会对高石泉表扬一番,也可以算是抗击城市内涝的一项功绩。
  关于这些,不是梁健关心的重点,他不知道,也不去在意了。他现在想起,张省长说过的一句话,说“新闻媒体不会缺席的”。如今他们的车上,根本就没有新闻媒体。后面也看不到有任何新闻媒体跟随而来。一位省长出行,特别是在这么恶劣的天气,到基层抗灾第一线,目的就是向全社会释放一种信号,省政府高度重视抢险工作,省长已经亲临一线,请大家一定相信省委省政府一定能够带领大家,夺取抢险工作的胜利。

  这样的信号,是要靠新闻媒体释放出去的。但是如今没有看到省级媒体的参与。如果没有媒体,张省长到一线的意义一大半都没有作用了。然而,张省长非常镇定地坐在位置上,对于这些毫不在乎,梁健相信张省长有他自己的考虑。也就不去过多担心了。
  到太府市不用多久了。梁健给胡小英发了一个短信:我们已经快到太府市了,晚上会去永州市,明天一早到镜州市。胡小英回复道:晚上等你们到酒店之后,我再给你电话。梁健回复说:好。
  终于到了太府市。驾驶员对于太府市的道路还是了解的。很快就到了南街最南路段。从高速到这里,地势都不低,为此,积水地段也不是很严重,几乎毫无阻拦就到达了。市委书记高石泉和市长白涛都已经等在这里。他们背后站着一批一同迎候的人。
  尽管他们按照省里的要求,没有去高速路口迎接。但是在此刻迎接的人还是不肯少。张省长看了一眼,没有说话。太府市委书记高石泉接过了身边人的雨伞,要给张省长撑伞。张省长自己从梁健手中接过了一把雨伞,对高石泉说:“太府市的情况怎么样?”高石泉就在雨中汇报,白涛在一边准备补充。说了一大堆高度重视、迅速行动之类的话。
  张省长看着前方的整条南街,情况并不是特别严重。汽车在淌水前行,有些市民摞起裤腿在水中行走。但是没有车子因为浸水抛锚,这就说明情况不是特别严重。张省长就问:“这里是受灾最严重的地方了?”
  高石泉说:“基本就是最严重地段了。”张省长说:“这就等于说太府市基本就没有受灾了对不对?我看水也还没完全漫进商店,车子也没有抛锚,形势一片大好啊。我想,今天的抢险救灾经费,就不用考虑太府市了,夏常委、李秘书长你们说是不是?”
  夏常委笑笑说:“如果没有受灾,就是好事情。”李秘书长却朝高石泉斜睨了一眼。高石泉赶紧说:“张省长,这里上午情况还是很恶劣的,所以我们报了这里。但由于是主干道,我们花了大力气疏通这里的地下管道,水从下面流走比较快。这里也就变成了受灾不是最严重的地方了。”
  梁健知道他在扯淡,但他的解释倒也是天衣无缝,无法戳穿,路上的确还有一些车子在负责专门疏通。只听张省长说:“那么,你们现在内涝最严重的区域属于哪里,我们这就去看。”
  高石泉说:“应该要属赵华生故居那块老住宅的区域了。”张省长也不质疑,就说:“那我们就去那里。”
  整个过程中,梁健知道看到了太府市的新闻记者,扛着摄像机和摄影机拍着,并没有看到省级媒体的踪影。直到张省长带领大家重新上车的时候,忽然从高速方向,两辆新闻采访车,风驰电掣而来。梁健心中有些奇怪,这省级新闻媒体的车子竟然真的出现了,完全如张省长的所料。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