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1104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秦书凯本来不想搭理张富贵,你张富贵开会的时候,想要怎么发言,怎么当众表态是你的事情,可是作为开发区的一把手,我自己怎么处理这件事,是我具体安排的,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你就是想干涉,也没有那个能力,如果说相对方志彪的公司有什么照顾,那是你的事情。
  何况,秦书凯也不是傻瓜,也像赵正扬一样,想到了张富贵说这番话明显有报复自己的意思。秦书凯原本打算着,只要张富贵不过份,自己也不会出声,毕竟两人表面上还有一份交情在,没想到张富贵却不放过自己,直接逼着自己当着那么多常委的面,对这件事来表态。
  秦书凯的心里有点不高兴了,他感觉张富贵这样的做法已经有点过了,既然四套班子领导都在这儿,张富贵想利用自己树立威信,也看错人了,于是他不客气的回答张富贵说,张书记,顾书记今天在会议上讲的话,有很多观点我是非常赞同的,他说的很有道理作为政府部门确实是应该做好企业的服务工作,这样也才能服务企业的发展。。
  张富贵的心里一喜,他暗想,秦书凯今天还算是识相,没跟自己唱对台戏,能够顺着自己的话说,没想到秦书凯话锋一转说,不过,争对方志彪公司的问题,目前仍旧在查处之中,根据现有的查处结果,对方志彪的公司做出账户冻结的决定是合乎法律规定的行为,至于说,账户什么时候解冻,这个问题,必须由参加查处方志彪公司的相关单位做出决定,有市里决定,而不是依照某个人的意志来决定的,正如顾书记所说,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不管方志彪的公司对开发区的经济贡献有多大,只要是做出了违犯法纪的事情,一律公平对待。

  张富贵听了这话,有些不高兴了,这不是和自己唱对台戏吗,他冲着秦书凯说了一句,秦书记,一个小小的建筑公司,无非是偷点税,干点转包之类的勾当,就这些问题就把人家往死里头逼,一个公司的成长有多么的不容易,可是想要搞垮一个公司速度却很快,我们当领导的为什么不能站在公司的角度多想想问题呢,方志彪的公司账户解冻了,至少他还有翻本的机会,还能做其他的合作项目,填补资金的不足,可是现在,你一点机会都不给人家,这不是逼着方志彪的公司破产是什么?

  张富贵的话音刚落地,秦书凯说,张书记,我不知道方志彪这个公司背后有什么背景,更不知道这个公司给了那个领导什么好处,但是几套班子的领导都在这儿,我作为领导干部,说句公正的话,对于方志彪公司如何处理,那是市里的意见,不是我个人能决定的。
  秦书凯看着大家,继续说,张书记,如果你坚持自己的决定,强迫解冻方志彪公司的账户,是不是由此产生的一切后果,全都由你张书记一人承担?方志彪的公司正在查处中,他公司的问题到底有多大,我们现在谁都没有底,如果张书记一定要开发区先行解冻方志彪在银行的账户的话,请张书记今天先把事后态度表示一下,出问题谁负责?
  张富贵听秦书凯如此义正言辞的逼着自己表态,不由有些愣住了。他感觉秦书凯的语气里有种威胁的味道,他的心里不由也打起了小鼓,从秦书凯一副很有把握的表情看,难道他手里已经掌握了方志彪公司的一些违法证据,如果自己坚持要帮方志彪的公司这个忙的话,只怕自己在事后也要背上种种不太好的名声。
  可是,自己话一出口,箭在弦上,难道就这样被秦书凯逼的退回来,他想到刚才顾大海在会议上说过的话,顾大海的意思是很明显的,即便是方志彪的公司有些这样那样的错误,也不能把公司的发展前景给断送了,解冻方志彪公司的账户是政府这边要做的第一步。
  既然顾大海已经说过这样的话,自己作为一个下属来说,做这件事只不过是在落实领导人讲话的精神而已,自己这样做,能出什么事情,反正天塌下来,有高个子定着,何况,现在并不能确定,天就一定会塌下来呢?
  张富贵这样一想,心里又感觉硬气了不少,他用不屑的口气对秦书凯说,秦书记,方志彪的公司,县里几个相关部门已经查出了有一段时间,我相信该查的问题都已经查的差不多了,如果问题严重的话,也该有结果报上来才对,既然现在没什么不好的结果汇报上来,我想这个公司的问题不会太严重。
  秦书凯见张富贵还是一副不死心的模样,冷冷的说,张书记,方志彪的公司到底有没有问题?问题到底严重到什么地步?你我说了都不算,这种事情要靠事实来说话是最有效的,现在所有的调查还没有出最终结论,如果只是凭借自我感觉来断定方志彪的公司没什么严重问题,我看,这也不是一个领导干部做的事情,作为一个地方的领导,做事要依据证据,而不是个人的感觉,如果领导干部都是依靠感觉做事,我认为是有些不合适的。

  秦书凯的这句话已经表现出相当不把张富贵的意见放在眼里,他话里话外全都是在指责张富贵,明明就是利用这件事在跟自己做一时的意气之争,根本就没有考虑到现实情况。秦书凯如此的强势,也就是在这些干部前面说出假如方志彪的公司出什么事情,张富贵要担责任的。
  张富贵尽管心里恨不得当场对秦书凯拍桌子,把狠话说出来,可是理智告诉他,如果这样做的话,等到方志彪的公司里真的出现了什么重大问题,秦书凯就可以置身事外,而自己则要承担左右的责任。领导干部不怕不做事,就怕做错事,假如因此被人抓住把柄,不要说秦书凯不会放过自己,那么赵正扬也不会放过自己。
  张富贵忍了忍,转脸问赵正扬,赵县长,直到现在,你还没有对这件事谈谈你的看法,现在秦书记的意见已经说出来了,你代表政府也谈谈你心里对这件事的看法吧?
  赵正扬知道,张富贵在这样状况面前,绝对不会放过自己,无论自己怎么躲,他都会逼着自己表态,于是微微一笑说,张书记刚才说的话,我个人认为很有道理。秦书记刚才说的话,很符合开发区的实际情况,好像也很有道理,我对这件事的始末不是很了解,所以没有什么特别的意见,总之两位书记说的话,我感觉都有各自的道理,至于如何处理,我同意会议的决定。
  赵正扬啰啰嗦嗦说了半天,相当于什么话都没有说,什么态度都没有,但是聪明人一眼就能看出来,赵正扬在讲话里没有反对秦书凯的谈话,这其实就是对张富贵的观点变相的反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