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997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镜头切掉了。梁健暗暗心惊,韩冰绝对不会是一个简单角色。从第一感觉里,梁健几乎本能的感觉到这是一个有手腕、且有野心的女人。
  看完了报纸和电视,从对于韩冰这个女人的评价中脱身出来。梁健才想起,是否有必要跟省委宣传部作下对接,会不会他们在报道方面没有把握好,才导致张省长的报道如此之少?但一想,张省长只是让自己看看报纸,并没让自己去协调。他打算先不去对接。
  梁健来到张省长办公室说:“张省长,我们这次下去,新闻记者方面需要我跟宣传部特别关注一下吗?”张省长看了眼梁健说:“你已经看了《江中日报》了?”梁健点了点头说:“看了。张省长,我还看了‘朝闻江中’。”张省长点了点头说:“情况跟《江中日报》一样吧?”梁健并不肯定,张省长所说的“情况”,到底是指什么。不过,梁健还是说:“对张省长的报道,还是少了。”
  张省长沉默了一会,没有马上说话,然后对梁健说:“我们这次下去,不用在通知新闻媒体了。”梁健很是愕然,问道:“不通知媒体吗?这样不合适吧?”张省长说:“我的意思是
  ,不需要我们去通知,会有人帮我们通知的。新闻媒体不会缺席的。”
  听了张省长的话,梁健很不理解。昨天新闻媒体都在,对张省长都没怎么报道。这次下去,如果不去通知,可能根本就不会有记者跟去。梁健早就感觉到,这是与省委那边有关系。如果没有华书记的交代,省委常委宣传部长汪渔就是再借十个胆子给他,恐怕也不敢忽略张省长。
  为此,这次如果不通知新闻媒体,他们正好装作不知,是不是张省长太过乐观了?但是,他对张省长的判断不会怀疑。张省长肯定掌握了某些梁健所不掌握的情况,所以敢如此肯定。那就拭目以低吧。梁健就说:“张省长,那么下午一点半我们准时出发。”
  看了看窗外,雨还没有停下来,依旧气势汹汹。梁健收到了一条短信:“梁处长,我回去了。我想你可能很忙,所以就不打扰你了。这样的天气,我到医院去了,我想跟我妈和弟弟在一起。但愿,等过了这段日子,还能再见到你。”梁健本想不回这条短息了,但是一想这样的天气之中,人心都是需要温暖的。于是,梁健回了一条短息过去:“刚刚才看到,路上注意安全,能够和家人在一起就是一种幸福。等过了这段,有机会再见。”

  一点左右,梁健的办公室门口,忽然有人敲门,接着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口。梁健一看,竟然是省委常委公丨安丨厅厅长夏初荣。梁健赶紧站了起来说:“夏常委,你来啦。”夏初荣问:“梁处长,张省长在吗?”
  梁健说:“在。”夏初荣说:“现在会不会在休息?我这时候想见张省长会不会不方便?”平时,张省长午后都会有一个休息时间,但是今天情况特殊,待会就要出发,也许张省长并没有休息。就算在休息被打扰,待会在车上还可以继续休息。
  梁健说:“夏常委,我去请示一下。”夏初荣也不客气,接过梁健倒的茶水之后,就坐下来等。梁健知道夏初荣和张省长的关系不同一般,赶紧轻敲张省长的门。里面很快传来一声:“请进。”张省长并没有在睡午觉,而是坐在办公桌后面,似乎在思考什么。梁健汇报道:“张省长,夏常委来了,说想见你。”
  张省长眼中显露一丝神采:“初荣来啦?赶紧让他进来吧。”梁健让夏初荣到张省长办公室。他们谈话的时候,梁健退了出来。很快夏初荣就从张省长办公室出来了。他对梁健说:“你们出发时间是一点钟吧?”梁健说:“是的。”
  夏初荣说:“那只剩下二十分钟了,回家拿一条底裤的时间都没有了。”梁健笑了,这位夏厅长有时候开一句玩笑,会让人忍俊不禁。梁健问道:“夏常委,你也跟我们一起去吗?”夏初荣说:“当然,张省长都下基层,我不去怎么成。”梁健说:“有您在,我们都安全了。”
  夏初荣笑说:“你的意思,我就是一保镖了?”梁健说:“不敢,不敢,谁会请得起夏常委这么高级别的保镖啊?”夏初荣说:“梁健老弟,你就别笑话我了。哪天,说不定我还真得给你当保镖。我看你这小伙子,前途无量啊!”梁健道:“夏常委,你别再调侃你我了。时间不早了,夏常委如果还要回家拿底裤的话,得赶紧了!”
  夏初荣说:“对对,我还得赶时间回一趟厅里。得带几个人一起去,还得把其他事情交待一下。最好,你能够推迟五分钟,千万别让张省长在车上等我。”梁健说:“那要么索性推迟一刻钟,这样夏常委你也可以宽松一些。张省长那边我去说一下,其他也没几个人,我就通知一下就成。”夏初荣说:“这样就太好了。那就待会见。”

  下午一点四十五,一辆考斯特出发了。没有用小车的原因,一方面是小车底盘太低,很容易浸水,另一方面张省长不喜欢一个车队出行,喜欢简简单单,如今在这种特殊的天气更是如此了。车子上了高速,大风夹杂大雨,向着考斯特劈头盖脸而来。而在第一站太府市,市委书记和市长都在街头。
  不过他们不是在风雨中,而是在各自的奥迪车内。
  昨天一个晚上之后,太府市城西和城南都被淹,城东也已经告急。让太府市委书记高石泉和市长白涛郁闷的,不仅仅是全城水位告急,还有民众对他们的质疑。在传言中,在络上,说太府市之所以今天会大水满城,主要跟这两个主要领导有关系。
  一个名字中带着“泉”,一个名字中带着“涛”,都是水,太府市不淹才怪呢!这种说法,在机关里也流传着,有些人说,组织部门安排干部,以后应该多多考虑五行的因素。比如有水的当书记,那么市长就该配一个带土字的。水来土掩嘛!
  尽管这都只是流言和笑话,但是谁听到谁不开心。这样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成为调侃对象的高石泉和白涛的心情。而让他们心情更差的,是市区一个名人的故居被淹了。
  当然,他们所在的路段,与名人故居没什么关系。现在他们所在的路段是南街。太府市的地势就如一个乌龟壳,中间高,两边低。这南街就是龟壳的中央,算是地势较高的路段。尽管,梁健在通知市长白涛的时候,已经明确要求看内涝最为严重的地方。但是,两位主要领导研究之后,还是决定来看南街。其他地方道路都已经不通了,公丨安丨上正调集了一些皮划艇在施救。
  但是,市委书记高石泉还是不太放心,他知道张省长不同于其他的领导,并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于是,他在奥迪车内坐得不安稳,拿起电话打给市长白涛:“白市长,我认为赵华生故居,还是得去排涝。”
  白涛说:“可是,就怕排涝力量不够啊。那个地方,老房子怎么多,那些房子都浸水了。现在给他们排涝还来不及呢。如果去给赵华生故居排涝,只能先将居民的房子排水放一放,这样恐怕会引起老居民的抗议。”

  日期:2015-07-08 19:1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