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993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省长问梁健:“现在差不多几点了?”梁健看了手机:“已经凌晨了。”张省长说:“防城市内涝领导小组办公室,值班排好了吧?”梁健说:“我之前就看到他们安排了值班人员。”张省长说:“那我们抓紧时间回去休息一下。有事情,让他们第一时间打电话给我们。我们明天早上六点多到单位,这样应该问题不大。”
  梁健说:“张省长,道路都是水,我反正回不去了,您回家里休息一下吧。”张省长说:“你回不了家,也可以在江中宾馆休息一晚,不要疲劳战,只有保持强壮的精力,才能更好的把工作干好。”梁健对张省长的关系很是认同,对他的人本意识也很赞同,就不再客气,他说:“张省长,那我先送你回去。”
  外面雨下得还是很大,梁健让驾驶员送张省长回去,然后送自己到江中宾馆,驾驶员也在宾馆住了下来,这种天气开车上路,已经是很不现实的事情,搞不好车子发动机就要浸水。给张省长的车子,必须保证不会出问题。
  到了宾馆房间,梁健才想起江中大学女生菁菁也暂时住这里。他本想给她打给电话,问她是不是还好。但是意识到已经很晚,打扰人家休息。在宾馆里一般都是安全的,于是他就省去了这个电话。

  打开手机,梁健看到一条短信,是妻子项瑾发过来的,写着:“等宁州市城市内涝一好,我就到宁州来,这段时间都在北京,感觉对你的关心少了。”项瑾的这句话,让梁健顿时五味杂陈,要说关心,那是自己对项瑾的关心少了才对。毕竟项瑾是孕妇。梁健回道:“老婆,真的很抱歉,是我没有好好照顾你。等这场内涝过去,我一定马上来接你,平时我要多疼你。”
  项瑾说:“你有这个心就好了。我感觉肚里的小宝宝,似乎也需要你的关心了。以后每天你摸他,等他出生了,肯定会跟你感情很好。”梁健说:“我一定每天都亲亲他母亲的肚子,让他感觉到。已经很晚了,早点睡吧。我也已经暂住宾馆,要睡了,明天五点起来。”
  也许是这天赶来赶去,非常的辛苦,梁健开了闹钟,放下手机,很快就睡着了。整个宁州城,都被雨幕遮蔽着。在大自然的威力面前,人类的社会就显得脆弱而渺小。梁健在梦中,看到自己所住的八楼都有水漫了进来。看到窗外,就是一片汪洋。
  瞧着这幅景象,梁健猛然大喊:“张省长,张省长!”他梦中依稀记得,张省长住得是小别墅,肯定没有八楼那么高。既然八楼都淹没了,那么小别墅都不知道已经沉到哪里去了?梁健在叫喊声中醒来,看到天色未亮,赶紧跑到窗口,幸好外面只有雨水,没有汪洋。但是可以看出,雨水并没有一丝停下来的迹象。
  梁健在宾馆房间里呆不住了,就起来,简单洗漱之后就下楼。在大堂中他看到一对雨鞋,他就借来穿上,将自己的皮鞋提在手中。他没有去打扰驾驶员的,独自前往省政府大院后的家属区。
  张省长别墅的灯光已经亮起了,梁健敲门。保姆来开门,引领他进去。张省长已经起来,此刻正坐在餐桌上吃早餐,一边在翻看报纸。看到梁健之后,对梁健说:“坐下来,一起吃早饭吧。早餐是一天中最重要的一顿,一定要吃好。我每天习惯喝点米粥,你也来一份吧,我们最好不要因为突发事件改变自己的习惯。”
  梁健表示了感谢,也坐了下来。保姆给梁健端上了煎鸡蛋、稀饭和刀切馒头。张省长早饭不吃肉包子,但是又喜欢面食。所以,就让保姆准备了实心的刀切馒头。梁健用手掰了吃,味道不错。这是保姆自己做的馒头。吃过早饭,梁健和张省长准备出门。张省长夫人葛慧云送张省长到门口,给张省长披上了外套。
  外面的雨还是很大,驾驶员已经等在了门外。平时张省长都是不用车的,但今天雨水下得如此之大,从张省长别墅到省政府,皮鞋里肯定就灌满了水。于是,梁健和张省长就都上了车,在晦暗的天色中,来到了省政府大楼。车子到省委大楼的时候,看到在六楼最东面办公室的大窗子里,正透出了光亮。

  张省长说:“看来,华书记是真的在房间里呆了整整一个晚上了。”梁健说:“在办公室里,总归不利于休息。”张省长说:“每个领导都有每个领导的习惯。”然后就不再说话了。张省长是早睡早起的,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会改变自己的作息习惯的,这一点也让梁健感到很是佩服。在张省长身上,梁健看到了克制。张省长对梁健说:“待会,你去了解两个数据过来,一个是各地市在此次城市内涝中,死伤的人数;第二个是,各地市被淹没的主干道路数目。”

  梁健说:“我马上就去了解!”梁健给防内涝领导小组办公室打了电话,问有关数据。领导小组办公室已经向各地市下发了通知,要求每个小时上报死伤人数。从目前的情况看,全省在城市内涝之中死亡达13人,不同程度受伤总人数达到161人。这个数字并不是很大,这也是官方数字。
  就死亡的人数看,比昨天晚上上流传的16人,就少了3个人。但是,梁健感觉这个数字的可信度还是值得商榷的。历次的自然灾害之中,上报的死亡数经常都是有些缩水的。梁健也不敢保证这次就是绝对准确的。在偌大的中国,其实最弄不清楚的是数字。
  比如,永远不会有人知道,中国到底有多少人。因为从上而下的统计之中,只要每个乡镇出现一个人的偏差,到了上面这个数字的误差就不是一点点了。在中国与数字较真没有意义。梁健也不再去管这个13是不是真的,他记了下来,重点是询问第二个内容。
  听到梁健询问各个城市到底有哪几条主干道路被水淹没,防内涝领导小组办公室的人员觉得这很奇怪,他们说,统计表里没有这项内容,因此没有统计。梁健说:“请他们向领导汇报一下,张省长需要这个数字。”
  梁健所谓的“领导”,无非是省委副书记马超群,再上面就是省书记华剑军了。自从华书记自己当了这个防内涝领导小组组长,对于常务副组长没有调整。这么一来,张省长就比较尴尬,他反而变成副组长,而且不是常务副组长。但是,梁健想,不管如何,张省长要一个数字,他们肯定是会想办法提供的,无非就是在统计表中,增加一个栏目就行了。
  梁健也是这么向领导小组办公室提出意见,相信他们肯定会把数字抓紧统计上了。但是,一个小时之后没有回音。梁健就打了电话过去问,事情领导有没通过?对方说,已经向领导汇报了,领导说,这个数据与防涝没有直接的关系,暂时不统计了,这个节骨眼上,不能给基层增加工作量。
  听到这样的回答。梁健愣了一下,他们胆子还真够大的,对张省长的要求都置之不理了。梁健就问:“你们是向哪位领导请示的?”办公室的人说:“向马书记和华书记都请示了,最后是华书记的意思。”梁健就不言语了。
  梁健放下电话,本想直接去向张省长报告。但是一想觉得不对,张省长要的数据自己没有搞到手,只去报告说华书记不同意,这不等于是去紧张领导之间的关系吗?这个事情要让张省长知道,但是至少要在弄到了数字之后。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