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992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第三,要抓重点宣传。采取手机短信提醒等方式及时发布提醒,这本来应该是由宣传部去抓,但是我知道公丨安丨系统掌握手机号码比宣传部还要齐全。为此,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们技术上去处理。当然公丨安丨上其他方面任务也很重,只要有一至两个专人负责就行。
  总之,我们要从大处着眼、小处着手,抓好抢险工作,以细致入微的实际行动保护百姓和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
  张省长专门给他们开会,进一步强化了这些厅长的认识程度,他们分头行动去了。梁健知道,张省长的这次会议,是要进一步对那些领导敲响警钟,让他们高度重视此事。梁健刚刚回到办公室,就接到了妻子项瑾的电话。看到项瑾的电话,梁健才充满了内疚,已经有几天没有跟妻子联系了。
  项瑾说:“宁州发生水患了?”梁健说:“是的,还很严重。”项瑾说:“很严重我知道,上说,已经死了十六个人了?”梁健一听这个数字,吓了一跳。不是说四个吗?怎么变成了十六个人?刚才一直在忙,没有去关注这个络舆情,梁健急道:“在哪个上这么说的?我去看看。”
  这是一个国内知名论坛,帖子里有图片,有文字。从照片中,昏黄的路灯光下,一片汪洋,还有浸在水中的汽车,更惨烈的是,有市民将婴儿放在水盆之中,趟过街道。这不要说平民百姓了,就是梁健这样的政府人员,看到这种的图片,心里也会勾起多重感情。这感情中有惊,有悲,有愤,有怨。
  这惊,当然是惊讶堂堂一座省城,竟然瞬间已经变成了比威尼斯还威尼斯的水城;这悲,则是看着老百姓如此艰难,都会心生悲伤;这愤,就是愤怒我们的城市管理者,急于求成,城市管形同虚设,致使百姓受灾;这怨,就是怨恨我们公共服务的缺席,这时候也不见政府有实际的举动。
  果然,这个帖子发上去也就个把小时,就已经成为了热帖,回帖的人多多。大部分都是调侃,说“我们一起到宁州去看海”,还有一部分是谩骂,还有一人开始冷嘲热讽,有几个人,也不知道是什么身份,说了几句为政府说话的话,说“今天的雨实在来的突然,政府也是措手不及”,立刻被砖家砸的没话说。
  梁健知道,遇上这种灾难**件,上的舆论基本上会一边倒,情绪的宣泄会成为大头。梁健自问自己,有时候也忍不住想要宣泄的,毕竟我们的生活是压抑的,借助一个事件,来吐槽心里的不爽,也许是每个指责、谩骂者的私心。但是,梁健现在的身份不仅仅是一个公民,他更是一个省长秘书。

  看到上的帖子之后,梁健的第一反应,将笔记本电脑的这个页打开,跑到了张省长办公室,给张省长看了有关帖子。张省长看完了帖子之后,神色很是凝重,他说:“应对络舆情和应对突发事件本身,已经差不多同等的重要了。先前,我还是疏忽了。”梁健说:“张省长,要不我现在就跟有关部门联系,让他们高度重视上的舆论?”
  张省长摆了摆手说:“这不急。这事情,要跟省委那边沟通,否则不能行动。”现在情况不同,张省长不是实际上的组长,处理起来,得向省书记华剑军报告。梁健说:“张省长说得对。”
  张省长让梁健带上了笔记本电脑,就朝省委走去。到了省委办公厅,王道去向华书记请示后出来说:“请张省长进去。”意思是,让梁健留在外面。张省长说:“我要让梁健一起去,这笔记本要梁健来操作。”王道说:“张省长,笔记本电脑我也能操作。”张省长说:“有好多个站和页,我都要让华书记看,你知道是在哪里?”
  看到张省长有些怒容,王道不敢多说:“那就请进吧。”梁健就跟着张省长一起进入了华书记的房间。这是梁健头一次到省书记的办公室。进入办公室,就感觉有些奇怪,这房间里似乎不通风,一看所有的窗帘都是拉拢的,外面一丝夜色也听不到。更让梁健感觉奇怪的是,在这个房间里,竟然听不到外面的下雨声。
  张省长的习惯是,只要能开窗的日子,他就尽量开着窗。即便是打空调的日子,他也时不时要梁健给通通风,外面的雨声、风声,自然都能清晰地传送了进来。可是,华书记的办公室,却是另外一个极端,在这里竟然听不到外边的一点声音。
  有句话叫“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梁健觉得当官就应该达到这样的境界。但是华书记似乎以他的官位,告诉他,完全可以两耳不闻天下事。梁健不及仔细观察这间办公室的情况,张省长让梁健将那些页都打开,然后把笔记本电脑,转向了华书记。
  华书记看了这些舆情,很不满地道:“现在的络,真是乌烟瘴气!不整治不行。我要给省委宣传部汪渔同志打电话,让他马上封杀这些帖子。”张省长说:“华书记,我倒是有另一个建议。”华书记看了一眼张省长说:“你说。”张省长说:“上说,宁州市在涝灾中已有16人死亡,我们不如在政府官方站上公布真实的数据,这样留言不攻自破。”
  华书记身子靠在了椅子里,沉默了一会儿说:“这样也不行,因为这个数字是在变动的。公众也没有必要知道真实的数字。”张省长坚持自己的观点,说:“要想那些不怀好意和宣泄不满的民闭嘴,最好的方式是信息公开。如果我们敢于公开,必定能纠正那些混淆视听的言论,同时,也能争取更多党员群众的支持。”

  华书记却说:“张省长,你太高估民了。如果我们公布了真实数据,工作就会陷入被动。那些没有根据、胡言乱语的帖子,不实事求是,我们完全有权利封杀。这件事就这么定了,由省委宣传部出面,对省内媒体的负面言论,即刻封杀;对于其他国内重要站的负面新闻,要争取上级支持进行封杀。如果协调不过来,我可以出面。舆论的武器掌握在我们手里,我们担心个啥!”
  张省长见华书记已经不听建议,他就起身告辞。梁健跟随张省长出来。在路上张省长并没有表达自己的不满,而是问了梁健一个似乎无关紧要的问题:“你觉得华书记的房间怎么样?”华书记办公室是所有窗帘都拉上的。
  梁健说:“一个人的房间,是一个人心灵的外化。华书记房间的窗子都关闭了。”张省长朝梁健看了一眼,没有说话。梁健不知张省长是觉得自己说的好,还是过于玄乎。不过,这是梁健的真实感受。
  梁健从华书记的一些行动上看,比如他为了工作将妻子抛在了机场不管,原本以为华书记有可能真是的以为正直、担当、从善如流的领导。如果今天没有进华书记的办公室,他可能真的会这么认为下去。但是,今天他“有幸”进入了华书记的房间,他隐隐地感觉到了并不是那么一回事。华书记的心房,也许就如他的房间一样,是对外挂下窗帘的,不想让人看到他里面内容是什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