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谋划,终于走出一条官场的康庄大道》
第216节

作者: 青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既然从鬼门关走了一遭,事情弄到现在这个地步,赵元功也不能再怕她去县委告他,大家都知道了,他就是想否认也没有用,与其这样,她愿意告就让她告吧!
  赵元功的老婆并没有立即去县委告他,必竟赵元功现在还在医院治病,如果这个时候去告他,县委领导也会烦她,所以她现在只是威胁赵元功一下并没有付诸实施。
  叶平宇又去看了赵元功几次,得知他身体恢复的很快,向他表示祝贺,面对叶平宇的看望,赵元功心里有一些感动,他没想到叶平宇会如此关心他的身体,而年轻女人再次见到叶平宇之后,便把叶平宇在他昏迷时来看望他,然后买东西给她吃的情况告诉了他。
  得知还有这个情况,赵元功真的是更加感动了,叶平宇完全没有因为两人之间的矛盾而庆幸他出了车祸,对他另外找女人的事也非常理解,并没有落井下石,抓住这件事大做文章。

  握着叶平宇的手,赵元功就是有些激动,专门委托叶平宇做好乡里的工作,如果有什么需要决断的事情,请他直接作主就是。
  叶平宇当然不会说自己直接作主的事,只是安慰他安心养病,工作上的事等他康复好了以后再说。
  赵元功听到后却是叹了一口气道:“叶乡长,草岭子乡我是回不去了,事情搞到现在这个地步,我也没脸再回去了。”
  没想到他会这样说,叶平宇忙劝解道:“赵书记,你千万不能有这种想法啊,只要身体康复了,回去履职没有人会说闲话的,大家也等着你再回去主持大局!”
  赵元功摇了摇头,他对自己以后的事有了决断了,他要与老婆离婚,然后与那个年轻女人在一起,而如果他这样做了,他老婆肯定不会善罢干休的,那么他这个草岭子乡的丨党丨委书记肯定是不能再干了,他现在这样说完全就是真心话。

  “叶乡长,你年轻,你能干,原来有些事情啊,都是我不好,没能照你的意思去办,现在去了鬼门关走了一遭,想想都是我的不是啊,一切都想开了,乡里的工作还是按照你的意思来比较好,你在经济发展上有一手,我有些保守了,跟不上时代了,你在乡里多多负一些责任吧,当然今后的事情还是由县委决定,我即使康复了,感到身体也不行了,回不去了!”赵元功就是有些感伤地道,话语中充满着真诚。

  听到他这样说,叶平宇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了,如果赵元功不再回乡里上班,那乡委书记一职肯定要进行调整,不知道县委会作出什么样的决定,是让他接任乡委书记,还是重新任命一个新的乡委书记,这都是不好说的事情,相比起来,赵元功虽然在一些事情上与他有所不合,但是比起曹大富那样的人物,他还是一个不错的人,至少在很多事情上能听取他的意见,而不是完全独断专行,让他完全没法做事。

  又安慰了赵元功一番,让他好好休养,不要考虑乡里的事,还是身体要紧,两人说完话后,叶平宇便离开了医院。
  回到乡里,叶平宇并没有借着赵元功不在做出一些大的动作,主要还是做好碾米厂的扩建工作,其他的工作还和以前一样维持着,等待县委对乡里作出进一步的安排。
  张伟得知赵元功身体康复得很快,便连忙跑到县医院,要求赵元功在康复之后马上回到乡里,县委还没有免去他的乡委书记职务,如果在医院呆的时间太长,县委恐怕就会认为他身体不行了,从而想法调整他的职务,那样的话就被动了。
  听了张伟的话,赵元功一时沉默不语没有作出表态,看到他这个样子,张伟以为他在考虑这方面的事情,又劝说了他一会才离去。

  过了有两个月,赵元功的身体差不多完全好了,虽然还感觉有点伤痛,但是可以出院了,如果去上班的话或许还需要休息一阵子,但是如果他想回去履职的话,也能硬撑着身体来。
  眼看着赵元功马上要回到乡里上班,吴振全有些发急了,便打电话给张怀德,问他下一步该怎么做。
  张怀德现在还没有采取动作,因为赵元功还在病床上,如果他现在就去调查这事,那肯定是不人道的,只有等到赵元功好之后才能去处理这事。
  现在听了吴振全的话,张怀德考虑了一下便说道:“你不要急,我想法去一下县里,和刘志新说说这事。”
  听到张怀德的话后,吴振全心中窃喜,感到机会真的来了,赵元功包养小三,弄得尽人皆知,只要张怀德向刘志新提出这个问题,估计赵元功就完了。

  又过了几天,张怀德趁着到东林县检查工作之际,便专门把刘志新找过来,向他通报一下有人举报赵元功包养小三的事情,问他可接到相关的举报。
  一听到张怀德说起这事,刘志新便说道:“张主任,我们不但收到了举报,而且赵元功的老婆现在已经找到我们,要求我们去处理他,但是还没等到我们去处理他,赵元功本人已经提出辞职,请求县委给他处分,鉴于他的态度较好,而且他的家庭也有特殊情况,我们决定不再给他进行处分,其辞职的请求由县委决定,县纪委没法处理。”
  没想到赵元功已经要求辞职,并且要求处分,让张怀德出乎预料,如果赵元功主动提出辞职,那他就没有必要再直接要求刘志新作出处理了,这不就省事许多了吗?
  张怀德便装作关心地问道:“他的家庭还有什么特殊的情况?”
  刘志新道:“他与他老婆一直家庭不和,但出于面子一直没有离婚,现在这个与他相好的女人已经离了婚,要求坚决与他在一起,而赵元功也是铁了心要离婚,这种事情组织上也没有办法了,考虑到他的这种特殊情况,我们要是处理了他,就显得没有一点人情味了,当然他也知道自己没法继续再担任草岭子乡的乡委书记,直接提出辞呈了,其辞职申请已经递到组织部,县委还没有进行研究。”

  知道这个具体的情况后,张怀德感叹了一句道:“看来家家有本难念的经,领导干部也是人啊,我们作为纪检部门,有的时候确实要考虑到特殊情况,不能一棍子把人打死,刘书记,你们这样做我觉得是对的,当然考虑到社会影响,他的乡委书记一职看来是不能当了,让他呆在家里养病吧!”
  刘志新道:“这个由县委决定,我们纪委就管不了了,他老婆现在还在闹,他老岳父是一名老局长,我们先暂时这样决定,如果不行的话还得给他一个处分。”
  张怀德不禁呵呵笑了起来道:“看来这件事情够复杂的,你们处理时可是要谨慎一些了,我们同情他不错,但是也不能违反了党纪,不去作出处理,搞得其他人不服,影响到党的威信。”
  刘志新点头称是,但他暗地里却在想着张怀德与他谈这件事的原因,赵元功这事怎么说也到不了市纪委来处理,但他以接到举报为由,来向他打探这方面的情况,肯定是有着目的的,或许还是因为在草岭子乡工作的吴振全,赵元功一不干了,草岭子乡的班子肯定要调整,这很可能是他打的算盘,但是即使赵元功不干乡委书记了,难道就一定能轮到吴振全提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