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988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潘市长说:“千万别这么客气。平安就好。”梁健又再说了感谢,继续注视前方。大雨之中行车,还是得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上了高速不到五公里,就见到前面有车抛锚,又行了不到三公里,有两车相撞,一辆车的发动机盖已经翘起。
  梁健有意识放慢了车速。所幸的是,张省长到现在还没有打电话给自己,这说明宁州是安宁的,没什么事发生。自己只要平平安安把车子开回宁州就行了。刚转过这个念头,手机又响了起来。菁菁说:“你开车接电话不安全,我帮你看。”
  菁菁朝电话上看了一眼,就把电话递给梁健了,她说:“这个电话,恐怕你得自己马上就接了。”梁健说:“来电显示是谁?”菁菁说:“张省长。”
  张省长的电话,还是打来了。梁健心道,自己想办法从那个山里逃出来,终归没有错。就是不知张省长有什么事情会吩咐自己。

  为避免车祸,梁健打起了双跳灯,靠右缓慢行驶,接起了张省长的手机。张省长问道:“梁健,你们家门口车子还能开出门吗?”对于这个问题,梁健很有些奇怪,自己家门口的车子为什么不能开出门呢?他只能含糊地说:“应该能。”张省长说:“那就好,我马上去办公室,你也赶紧开车过来吧,有几条路不能走,车子要熄火,你自己先了解一下。”
  难不成宁州已经水漫金山了?宁州城,据说就是水漫金山这个典故出处的城市。梁健不及细想,就说:“好的,张省长,我马上赶去。”张省长不忘说了一声:“还是要注意安全。”梁健说:“谢谢张省长。”菁菁问道:“什么情况?”
  梁健说:“这场大雨,宁州城好象有些道路已经淹没了。张省长要我马上回单位,但是我不知道该如何走,搞不好堵在一个地方那就惨了。”菁菁举手道:“这个我可以帮忙。”梁健说:“你怎么帮忙?”菁菁说:“现在高速上这段路没事,你尽管往宁州方向开。等进了城,有我呢。集中精力开车吧!我看会手机。”
  梁健不知道菁菁有什么办法。反正自己目前是没什么办法,梁健只能打开了电台。以往城市道路被淹,电台中一般都有报道。听了一会儿电台,只知道汛情严重,并不知道哪些道路,水淹的比较严重。这并不是说,电台记者反应不灵敏,关键是如今是晚上了,大家基本都已经下班在家,播报路况的意义已经没那么大了。更何况,记者也是人,这会儿也下班了。
  梁健车子开得不快不慢,但已经逼近了宁州城。他瞧了瞧身边的菁菁,她窝在副驾驶室座位上,正在鼓捣着手机。她现在说过,进了城市就靠她了。既然她如此承诺,梁健也不去多问了,任由她的手指,不停在手机屏幕上滑动着。
  大雨还是下得非常猛烈,被车灯照射就是万箭穿梭。已经到了高速收费站,接下去就得决定道路怎么走的问题了。菁菁还在饶有兴致地鼓捣手机,梁健想,她该不会已经把指路的事情忘记了吧?车子出了收费站路口,菁菁的目光从手机上抬了起来。她说:“别下高速,重新上绕城,从平山出口下,走汇江路,再走国建路,然后再走延安路,最后是秋荷路,最后是解放路。半个小时之内可以赶到。”

  梁健踩下了刹车,看着菁菁:“美女,不会吧?这是绕远路啊,距离是一倍多。”菁菁回以严肃的目光:“就看你相不相信我了?”梁健真是纠结啊,犹豫啊!
  他知道,按照正常的线路。从这西城高速出口到省政府,最近的距离就是从湿地路转向干将路一直到底就能到了。如果快的话,20分钟能到。但是,他也知道这条路相当堵,而且有些路段地势比较低,很容易被水淹没。但是,菁菁提供的路线,实在是绕,其中国建路等路段,他甚至都不是很熟,再加上秋荷路,也是临近东湖,很有可能也会被淹。
  是采取菁菁提供的路线,还是按照最近距离的路线呢?梁健还不能决定。菁菁朝他笑笑说:“一切都由你决定。”在与菁菁的交往以来,他从一开始就没顺过。第一次是想把她送到学校,结果她却装醉,然后他送她去了宾馆;第二次是梁健到学校去还钱,她却说他非礼,被学校保安带走;第三次是今天,她说请他吃饭,结果带他去了穷乡僻壤,差点被困在山里。
  每一次,若不是梁健凭借头脑和关系,他就会陷入非常尴尬的境地。这一次,可不是闹着玩的,如果因为绕远路,又被困在了哪里,耽误两三个小时,说不定就会错过重要会议,甚至张省长想要交办重要任务给他,却找不到他这个人。
  时间在一秒秒流逝,梁健忽然踩下油门,向着高速下去道路行驶而去。菁菁看到梁健最终没有采用自己的意见,脸上露出失落的神色。看来,这几次下来,梁健是真的不信任她了。这么想着,菁菁放下了手机,神色黯淡了许多。她知道,梁健选择这条最近的路,根本是不可能走通的。但是,她也不想要解释了,因为当一个人不信任你的时候,再解释也是毫无意义的。

  然而,梁健的车子一驶下高速匝道,忽然一个急转弯,从另外一个上行匝道,重新行驶上高速,在卡口取了卡片,梁健就迅速窜上高速,向着平山出口方向奔去。菁菁的脸上,再次露出了笑容。梁健最终还是选择信任了她,让她感到开心。她说:“谢谢你,能再相信我一次。”梁健朝她只看了一眼,笑笑继续往前开去。”
  这时候,电台之中还是报道:“湿地路,目前真的已经成为湿地了,不仅仅是湿地,而是海洋。湿地路上的汽车,已经在水中冲浪了。”总算有记者开始播报路况,应该是电台通知了记者必须前往现场播报了。“路边已经有多辆汽车熄火,不能动了。”
  如果梁健刚才选择最近的路走,湿地路是必经之路,说不定现在也已经在冲浪了。梁健朝菁菁看了眼。菁菁颇为自得的笑笑。绕城虽然远了不少,毕竟是晚上,一路畅通,花了十来分钟就到了出口。
  这时候电台中又在播报:“在干将路发生了悲剧,一辆越野车从地下通道经过,行驶入水中之后,淹没……汽车熄火……车门打不开……一家三口淹没水中……目前正等待救援,但是从目前淹没的状况看,车子里已经……全部浸水,这一家人……凶多吉少……”梁健听着这出惨剧,期盼着救援能够及时赶到,同时又庆幸自己听了菁菁的话。

  菁菁又掏出了手机,继续看。梁健已经驶上了汇江路,他问道,接下去是不是走国建路,然后再走延安路,最后是秋荷路,最后是解放路?梁健的记忆力还算可以,把菁菁刚才所说的路线,记得**不离十。
  菁菁说:“对,这是刚才说的路线。不过,现在得等一等了,延安路不能走了,待会走上国建路之后,走范阳路,然后再走秋荷路,再到解放路。”梁健问道:“延安路被淹了?”菁菁说:“没错。延安路目前也很危险了。”梁健又问:“秋荷路没有问题吗?”菁菁说:“现在还没有问题。”
  日期:2015-07-07 06:3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