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979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晚上暂且没事,就道:“有什么事情吗?”菁菁说:“我想带你去一个地方。”
  自从上次的事情以来,还有这次的举报信之后,梁健真的是很有些不敢单独与女孩子呆在一起,即使你不想惹他们,也很有可能惹祸上身。虽然大家都说,作风问题不是问题,但真要是上纲上线起来,这就是一个天大的问题。
  梁健表示客气道:“谢谢了,我晚上还有些事情。过两天,稍空一点,我会来看你和你弟弟。”菁菁说:“谢谢。那就下次等你来了,我再带你去。”梁健又问道:“培友人最近来找过你麻烦吗?”菁菁说:“他每次找我,我都说跟你有约,他就不找我了,最近我还是过得比较安耽。”梁健说:“这就好。”

  又一天,熊叶丽打电话给梁健了,说:“恭喜你,已经提拔为处长了。”梁健笑说:“谢谢熊处长关心。你是怎么知道的?”熊叶丽说:“这么重要的消息,我怎么会不知道?我还知道,你提供上来的照片,有些污损!我刚才在干部二处看到了你提任处长的报批材料,照片有些污损。二处的人原本让你们厅综合处送一张过来,但就是打不通。我说,我认识梁健,就给你打电话了。因为明天有个部委会,你的材料早点准备好,就能早点上会。如果有空,你就自己拿一张照片过来吧?”

  梁健心想,厅里的综合处怎么回事,给自己提上去的照片都是污损的,现在还联系不到,影响了他们组织部上会审核,这不是误了自己的事情吗?梁健忙道:“行啊,我马上就送过来。”熊叶丽说:“你待会到我办公室好了。你先给我,我再替你拿过去。”梁健说:“感谢。”
  在去省委组织部之前,梁健先去了张省长那里,看看张省长有什么安排没有。张省长见梁健送了文件和日程进来,先不看,反而对梁健说:“坐坐。”张省长似是对梁健有话说,梁健就赶紧坐了下来。
  张省长看着梁健,笑笑道:“梁健,我听李秘书长说,这段时间你在忙着整理处室,还发现了一个优秀干部,提供给了综合处?”梁健担任了处长之后,只是在服务张省长的空余时间,进行这方面的整顿,并没有向张省长做过什么汇报。
  对梁健来说,处室的工作是他的本职工作,对张省长来说,也是很小的一块,本来他是不打算向张省长汇报的。如今张省长问起,梁健也趁机汇报了一下,他说:“是的,张省长,我们一处的干部还算优秀,但之前有些职责不清,精神状态上稍稍有些懈怠。这与干部本身的关系不是特别大,主要是机制可能不够优秀,我进行了稍稍的调整,主要是激发激发大家的积极性。”
  张省长听了之后,颇为感兴趣的说:“你倒是详细给我说说。”梁健就把如何利用梳理张省长讲话的机会,来营造一种竞争的氛围,然后把优秀的干部送出去等等简要说了。张省长听了,重重点了下头说:“梁健,不错,你有办法。以前很多干部,包括不少领导干部,刚刚上任,就向我要人,要编制,来突显自己工作的重要性。你却反其道而行之,不是以扩大,而是以瘦身来提高处室效率。这个做法很值得肯定。另外,有点我觉得你做的好,那就是,不是干不好才能出去,而是干得好才能提拔出去,把好干部推荐出去,把坏干部留给自己,继续培养,这对内部人员的积极性调动,也很有益处。这些好做法,我要向李秘书提醒提醒,让他也适度推广到其他处室的内部建设中去。”

  梁健说:“谢谢,张省长,不过这些做法,也不是我独创的。当时主席在三湾改编的时候,就用了这个办法。我不过是东施效颦而已。”张省长朝梁健笑笑说:“你到说说看。”梁健说:“秋收起义失败之后,主席手下只剩下了不足千人,主席做出了一个令人瞠目结舌的决定,被后来证明是绝对英明的决断,那就是——缩编。他宣布愿意留则留,愿意走的发给路费,将来愿意回来还欢迎。人员缩小了,他宣布了这个团队的理想,那就是这支军队不是为当官,也不是为发财,而是为了打天下的目的,所有留下的人就成了有政治理想的中坚力量,愿意接受‘三大纪律八项规定’的苛刻规矩,这个团队才真正有了灵魂。”

  张省长听了之后,颇为有感触地道:“你是把领导人的思想运用到了工作当中,这很不错。我以前也读过这段历史,不过还不曾悟出其中的道理呢!”梁健忙说:“张省长笑话了,我不过是小打小闹,东施效颦,原理是从领导人的做法和经验中学来的,但是作用远远就没有那么大了。”张省长说:“你也不用谦虚。前人的经验,只有在后人不断运用当中才能被发展和完善。我认为你做得不错,再接再厉吧。”

  梁健说:“谢谢张省长的鼓励。”张省长又说:“我还有一个事,想要征求一下你的意见。”梁健说:“张省长请吩咐。”梁健说:“上次,华书记跟我谈话当中,聊到最近要有一拨人事,他提出,从远亮同志可以考虑先提拔任用。你觉得这事怎么样?”
  梁健对从远亮的总体印象不错,而且如今是市长助理,这个身份早晚要解决,梁健就说:“我的意见可能不成熟,不过我觉得,如果能够早点解决当然很好。毕竟从远亮同志,本身就已经在一处处长位置上呆了有些年月了。一处应该算是整个政府系统,最重要的处室之一了,一处处长先于其他挂职干部提拔,应该问题不大,大家的意见也不会太明显。另外,对于从远亮同志本人也是一个交代。”

  张省长说:“你认为,其他挂坠干部会不会有意见?”梁健做过干部工作,他肯定地说:“不会有意见。我个人认为,从远亮提拔了,其他干部只会高兴。毕竟,同一拨挂职的人中,前面的人提拔了,就说明其他干部也有希望了。挂职干部的提拔,动得越快,作为挂职人员,肯定越高兴。”
  张省长目光看着空中,然后又落到梁健脸上说:“好的,那就这样。”
  从张省长办公室出来,梁健感觉很有些欣慰,自己近期的工作,是得到领导肯定的。张省长甚至在涉及人事的重要工作上,都征求了自己的意见,这说明张省长对自己的信任又进了一步。从张省长的谈话当中,梁健了解到,最近的一拨人事,应该已经在酝酿当中。
  梁健心里惦记的是镜州市。镜州市金伯荣肯定要走了,但是市长之位到底会鹿死谁手?这就是一个悬念。

  尽管甄浩以梁健威胁胡小英没有成功。但是胡小英毕竟已经电话向华书记和张省长提出了,不想当这个市长。张省长这方面已经了解了事实的真相,但是华书记那边,胡小英一直没有去做过任何的解释。
  梁健是不可能再让胡小英去解释的,他不想逼迫胡小英做任何有背她意愿的事情。有些事情,跨出去了就收不回了。然而,梁健还是不由生出惋惜之情,毕竟如果胡小英当不上这个市长,无论对于胡小英自己还是对整个镜州市的发展,都不会是一件好事。这种机遇一旦错过,就很难再遇上……
  日期:2015-07-05 17:0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