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28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郭姑娘瞧出了我的疑心,低下头,说我其实就是想见一见我心中的偶像而已……
  我说你觉得这个时候,见他有意思么?
  小郭姑娘扁了扁嘴,说你别一天到晚四处怀疑别人好不,我跟你讲,陆左在江湖上的人缘其实很好的,想害他的人不少,但是撑他的人也很多啊,就比如五哥,你知道他是谁不?
  我说他是谁?
  小郭姑娘说道:“五哥本名叫做萧应武,他是句容萧家的人,茅山传功长老萧应颜的小哥,前代掌教真人的小叔,跟陆左相交甚密,曾经共过生死……”
  听到她这一连串的介绍,我直接愣住了什么,嘴巴长得大大的,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若说这世间我还有谁能够信任的话,除了虫虫,估计就只有萧家人了。
  别的不说,萧克明为了给自家兄弟洗白,甚至不惜掌教真人的职位被撸,而前往生死莫测的幽府去找寻证据,这样的情谊,让作为外人的我都为之感动;而萧应颜更是在陆左逃亡的时候,照顾着他的父母。
  这样的朋友,我如何能够不信?
  而我实在是没有想到,那五哥居然跟他们两个,有着这样的关系……
  瞧见小郭姑娘,我再一次感受到了陆左强大的人格魅力。
  一个人,就算是落入了这般的田地,居然还有那么多的人选择信任他——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呢?

  我即便是心中感动,不过却到底还是选择了谨慎。
  我认真地对小郭姑娘说道:“小郭,倘若我们话没有说开,我或许可以跟着你一起前往拉萨,前往日喀则,但是现如今,我却不能够拖累于你。我要走的,是一条通向深渊的道路,连我自己都看不到半点儿光明,所以也不想把你拖入泥潭。谢谢你这一路以来的陪伴,我明天,自己出发了,你开车回去吧……”
  小郭姑娘盯着我,许久,眼泪突然从她的眼眶里溢了出来。
  一滴,一滴……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她流眼泪,我的心就忍不住一阵疼,不过我知道此刻我倘若是心软,只会害了她,于是转过头去,不看她。
  就在我扭头过去的时候,胸口处突然被重重地大了一拳。

  “你混蛋!”
  小郭姑娘喊了一声,就再也忍不住了,转身跑开。
  望着她的背影,我没有追过去。
  我这一路以来,战战兢兢,那是因为此事实在是太过于危险,我生怕有人、有事影响到我的判断,所以我宁愿如此决绝,也不愿意有任何闪失。
  当天夜里,我失眠了。
  不知道为什么,小郭姑娘挥泪离去的身影,和在排山苗寨时虫虫冷漠的侧脸,不断地重合。
  我知道,自己又伤了一位姑娘的心。
  我难过,因为感觉自己很多时候,就像一个混蛋,但是却又知道,这样的我,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如此一夜未眠,到了清晨的时候,我开门,发现门口处有一个信封。

  我捡起信封,一抖落,里面掉出了一把车钥匙,和一张写着清秀字迹的信纸来……
  我捡起了信纸来。
  信上的字数不多,写得很简单,是小郭姑娘留给我的,信里面她告诉我,说车她留给我了,到时候帮忙开回去就好;至于她本人,听说马洪鹏他们也会去拉萨,她准备随着那边一起离开,到时候在拉萨跟五哥、楚领队他们一起汇合,让我不用担心她。
  除了讲这些,她没有多写一个字。
  我能够感觉得到,小郭姑娘生气了,真的很生气。
  她跟了我这么久,就只是想能够有机会,瞧她的偶像一眼,然而却被我无情地给拒绝了。
  即便如此,她还是选择了把车子留给我。
  想来,她也是怕耽误我的行程吧?
  这是一个好姑娘,只可惜……我没有办法做冒险的事情,所以只有选择了分离。
  我有九成九相信小郭姑娘的话,但哪怕只是百分之一的概率,也是我不能够承担得起的。
  我拿着车钥匙,将那封信小心地折了起来,传进了衣服口袋里。

  我在招待所的门口,沉默了许久。
  我很难去形容自己内心里面的情绪,虽说我对于小郭姑娘没有半点儿非分之想,我确定自己内心里面的归属,是一个叫做虫虫的姑娘,然而即便如此,我还是有些失落。
  呵呵,男人就是贱。
  我回到了房间,抱着脑袋,又睡了一觉。
  一直睡到了日上三竿,我方才起了床,用冷水给自己洗了一把脸,整个人这才清醒了过来。

  我当着水盆里面的那张脸,告诉我自己,这世间有人走,有人来,那是谁都改变不了的事情,与其去怀念过去,伤春悲秋,还不如振作起精神来,过好自己的日子。
  我的任务并没有改变,那就是找到陆左,问清楚那狗屁大凉山,到底是怎么回事。
  每一个人都在努力,我可不能闲着。
  我在芒康县城转悠了小半天,将我能够想到的所有补给都给备足,然后在午后两点多的时候出发。
  之所以拖了这么久,是因为我在故意跟赵司长那些人的车队错开时间。
  我不想再跟那些人见面,特别是那个赵司长。
  不知道为什么,他给我的感觉十分古怪,那沧桑的眼神仿佛能够洞彻人心一般,让我在他的面前,有一种低下头去,不敢说话的冲动。

  我发动汽车,继续西行。
  牧马人跨越了蜿蜒崎岖的澜沧江,翻越过五千米高峰山口东达山,在千山万壑之间行走,不时与路过的车子交错而过,至左贡,然后走邦达、八宿,最后到了然乌。
  到了然乌沟附近,我将车子停在附近的草场里,而我则在那广饶的肥沃草场里露营。
  然乌在藏语里面,是“铜做的水槽”之意,而它的附近,则是最为著名的来古冰川,它是世界三大冰川之一,是帕隆藏布的源头,冰雪融水流进然乌湖,湖畔是茂密的原始森林,还有很多原始的藏族村落。

  我停车附近两公里之外,便有一处原始村庄,我本来试图过去交流一下,想一想自己并不懂藏语,便没有前往。
  有人说只有到了西藏,才能够感受到这世间大山的雄浑。
  这句话,真正身处其中,我方才觉得不假。
  望着远处沟里那终年不化、千奇百怪的巨大冰挂、冰川,望着那然乌湖平静无澜,映衬着湖边晶莹的冰川、皑皑的雪山,我的心中,莫名就有了一些平静。
  之前的时候,我有些不太理解藏民为何能够在这种艰苦的环境之中,还保持着那么虔诚的信仰。
  然而此刻瞧见这些美景,我却又有些释然了。
  一个人开车几天,我感觉到了一种分外的孤独,而这种孤独在这辽阔的平野里被无限的放大,我躺在车顶上,望着宛如黑幕的夜空之上,繁星点点,心中莫名就是一阵安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