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969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刚刚进入电梯之中,就从树影中走出一个人影。来到了灯光之下,就可以看到他脸上奸险的笑。他不是别人,正是王道。刚才,王道尽管送胡小英到了华书记房间,但他还是很猜疑先前在过道中看到的人影是不是真的。为此,送胡小英进华书记房间之后,他马上“啪啪”跑了出来,藏进了树丛之中。
  不一会儿,他果然就瞧见了梁健从胡小英所在的雪松楼里出来,
  虽然没有抓到现行,但是他基本已经可以肯定,梁健先前就在胡小英的房间。这个梁健,难道与胡小英有奸情?这又让王道嫉妒到了骨髓里!梁健!为什么王雪娉对你有好感?如今,为什么连胡小英也对你这么好?这些出众的女人,为什么就只会对你好?却没有一个对自己这么好!你凭什么?你不过是一个省长秘书而已吗!你怎么跟我比,我是省书记的秘书!
  王道很是后悔,先前没直接冲进去!否则就能抓住梁健和胡小英鬼混的直接证据。不过现在看来,也不错,至少可以肯定梁健和胡小英之间有着非同寻常的关系。只要稍加注意,说不定就能捉住他们的小辫子!华书记肯定很需要这样的消息。王道顿感一下子,生活充满了希望。
  梁健回到了房间里,心中尚有一丝不安。这不安的原因,在于他知道胡小英进了华剑军的房间。华剑军要见胡小英,到底是什么企图?这让梁健焦虑。

  梁健心想,华剑军至少是一个省书记,应该不会丧心病狂到要直接暴强胡小英的地步。但是,有些领导的确可以疯狂到让你大跌眼镜的程度。当他们手中掌握着权力,他们就会认为任何东西都是他们的私人物品。
  梁健最为担心的就是胡小英的安危。在房间里,坐不住了,梁健打开房间门,向着华书记的房间走去。没走几步,忽然有一只手拍在了梁健的肩膀上。梁健学过一些管用的防身招数,应急比较快。他右手一伸抓住了肩上的手,只一扭,就听到身后“哎呦呦”的告饶声。
  “梁处长,你干什么!”王道的手臂被扭了过来,他整个人就蹲在了地上。梁健一看是王道,就道:“呀,不好意思,原来是王秘书啊!”王道怨愤道:“梁处长,我只是好意地拍了下你的肩膀而已,用得着下这样的重手吗?”梁健说:“防人之心不可无,我还以为是什么歹徒呢?”
  王道被人怀疑成是歹徒,心里非常不爽:“这是市招待宾馆,哪个歹徒敢到这里来行凶?这只要懂得一些逻辑推理,应该就能明白的吧?”梁健也不辩论:“手没事吧?要不要去医院看看?”王道甩了甩手道:“梁处长,找你这个人真是难啊。先前,我打了你好几个电话,你没有接,也没有回。”

  梁健先前的确是看到了王道的电话,但当时他正在胡小英的房间,显然不适合接电话。说白了,他就是不想接王道的电话。梁健说:“不好意思啊,我没有听到。找我有什么事呢?”王道说:“本来,是想要叫上你一同去看看胡书记的,没找到你,我想你要么也去看胡书记了?所以就直接去了胡书记房间。”
  梁健说:“原来是这件事啊。真是不好意思,我刚才出去散了散步。”王道说:“没什么。我反正已经去过了。胡书记也已经到华书记房间去了。”梁健装作不在意地道:“哦,华书记还真是夙夜在公,晚上也不休息,找镜州市的领导谈话。”王道说:“那是,华书记的确是鞠躬尽瘁的。”
  梁健笑道:“王秘书啊,我觉得啊,这是你秘书的责任哎!华书记工作如此繁重,你得安排好他的起居,否则容易过劳啊!晚上就不要工作了,多休息,才能保持旺盛的精力啊!”王道感觉梁健有些看不起自己,才会在方法上给自己说得那么具体。王道就说:“这些就不劳你教了!”
  梁健已经快步走近了华书记的房间。华书记的门紧闭着,梁健就焦急地想,华书记和胡小英到底在谈什么,华剑军会对她提出什么要求?梁健下意识地就要去推门。这时候王道就如忠诚之犬,忽然挡在梁健前面说:“现在,里面是华书记和镜州市委副书记胡小英在聊天,如果你要见华书记,那就只能劳烦等等了,待会我会去向华书记请示,看华书记会不会见你。”
  俗话说,关心则乱。看着华书记的房门,梁健记挂的却是房内之人。胡小英到底是怎么样了?梁健还从来没有这么在乎过一个女人!原本,梁健或许还会耐心地在这里等候,但是听到身边这个王道说“待会我会去向华书记请示,看华书记会不会见你”,梁健心气就上来了,他不想再等。
  于是对王道说:“等什么等?我有重要事情要见华书记!”说着就上前,在华剑军门上擂了起来。王道一见他这个状况,就立马过去,抱住梁健往后面扯:“梁健,你这是干什么?你规矩还懂不懂?”梁健心道,今天这个规矩就是不想守了!王道也算是使了吃奶的劲了,抱住他后,就一直往后面拉,梁健最后在门上踢了一脚“砰”。
  两人都退后,撞到了对面墙上,王道吃疼才将抱住梁健的胳膊松开。只见,华剑军的房门打开了。华剑军和胡小英从房间里走出来。梁健和王道都结束了刚才的狼狈相,整了整衣冠站好。不管如何,眼前的还是省书记。如果连这起码的礼仪都不懂了,也就枉为官场中人。
  梁健就说:“华书记,胡书记,你们好。”华剑军朝他点了点头,转头问王道:“刚才外面这么吵闹?怎么回事?”王道立马说:“是梁健!说要见华书记,我说了华书记正和胡书记谈事情,让他等等,我来向华书记请示之后,再告知他能不能见。他就是不肯,直接上来敲门……”
  梁健看到胡小英衣衫整齐,神色泰然,应该没发生什么意外,悬着的心已经放平了,他也就不再多虑。就主动承认说:“华书记,不好意思,是我心急了一些。”华剑军点了下头说:“也没事。我和胡书记正好已经谈完了。梁健,那你进来吧。”

  胡小英和梁健的目光一交错,她知道,梁健不顾规矩在外面猛烈敲门,为的就是她,心中不免有些暖意洋洋。胡小英转身对华剑军说:“华书记,那我回去了,您早点休息。”华剑军也点点头说:“再见。”继而对梁健说:“那到我房间吧。”
  梁健对胡小英和华剑军的对话内容,还是很好奇。但是,刚才他说急着找华书记有事,现在华书记让他进去说话,他没有理由不去啊。为此,只能与胡小英交换了一下眼神,走入了华书记的房间。
  坐了下来,王道很不情愿地给梁健倒了茶,退了出去。王道又嫉妒,又愤怒。华书记到底是怎么回事?对梁健如此客气。梁健所做的事情,屡屡犯冲,但是华书记似乎一次一次的谅解梁健,这也太能忍了吧!难道就因为梁健的岳父是北京的高官?
  想到这一层,王道就气不打一处出:在这个鸟官场就是这样,你有了后台,就能横着走。梁健就因为有一个好的岳父,省书记和省长都要给他三分薄面。王道,心想,什么时候自己若是也能捞到这样一个老岳父就好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