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964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天横申印染的老总培友人突然打电话过来,问道:“梁处长,今天晚上有没有空啊?”梁健这两天都比较忙,同时他也不想培友人一叫自己就去。他说:“晚上啊?有事情啊!”培友人说:“和菁菁过两人世界吗?”这两天,菁菁一直在医院陪同她的弟弟,梁健根本没有见到过她。但是听到培友人这么说,似乎他给菁菁打过电话,菁菁找了与梁健在一起的理由,拒绝了培友人。
  梁健之前对菁菁说过,如果培友人再找她,可以用他当挡箭牌。于是梁健就模棱两可地说:“培总,你也知道我平时很忙,好不容易有了点时间……”培友人赶紧说:“那当然,梁处,我当然不会这么狠心,打扰你们的两人世界。不过,老哥是真心想你,给你带了些滋补的东西,一点小心意,已经让冯处长带给你了。有空去拿一下哈,别忘记了!”
  梁健说:“不用了,培总。”培友人说:“我们是兄弟啊,别跟老哥客气,否则就生分了。就这样,我已经嘱咐冯处长一定要给你带到。下次我邀请老弟,一定要给个面子聚聚哈。”培友人是想让梁健帮忙在张省长面前讲话,梁健不一定他邀请一次就去,但是如果两次三次不去,培友人恐怕就会认为梁健是不想帮忙。
  毕竟,梁健为不让培友人去伤害菁菁,以缓兵之计收了他的五万块,这些钱还在自己手头上,如果菁菁的事情得不到妥善解决,这些钱他必须如定时丨炸丨弹一般拖着。在培友人确信他不会帮忙之前,这些钱是没有问题的。一旦培友人确信梁健是在耍他,那么他就会被告之以受贿。
  为此,这段时间,梁健还必须与培友人虚与委蛇。梁健说:“培总,感谢啊。”培友人说:“我催催冯处长,让他及早跟你联系。”
  果然不一会,冯丰就打了电话给梁健:“有空吗?到我这里来一趟行不?”梁健说:“等会我就过来。”工作安排暂时不用陪着张省长,梁健就向省委大楼走去。还没到大门口,梁健就看到一辆黑色轿车停了下楼,从上面走下来的人,让梁健的瞳孔本能地收缩了一下。
  这入夏时节,温度明显升高。从黑色轿车出来的人,都身穿藏青色西裤,黑色皮鞋,不同的只是其中一人穿着白色短袖,一人穿着白色长袖。穿短袖的就是镜州市委书记谭震林,穿长袖的是镜州市常务副市长甄浩。这两个人在镜州市,对梁健都不待见。

  为此见到他们,梁健本能的脚步一滞。他们在这个节骨眼上到省里来,到底为什么事情?不为了市长这个位置,又会是为了什么呢!两人出了车子,好似赶时间一般,快步朝大楼里走去。两人若是在镜州时,走路时一直都是闲庭信步,自信心爆棚的样子。但是在省委大楼之中,就显得颇为急促。
  梁健的脚步只是一滞,又向前行去,紧跟在了他们的后面。等梁健也进了大厅之时,谭震林和甄浩都已经进了电梯。大厅之中有两部电梯,几秒钟后,边上另外一部电梯也来了,梁健就进入其中,直接按了6楼。梁健猜测,这两人应该就是去华书记的办公室。
  到了六楼,电梯一打开,就瞧见了谭震林和甄浩的背影。他们果然是在向着华剑军书记的办公室方向走去。看来,这两人是为市长之位来行攻关之事的。事情已经清楚,其他的事情,他也就不想太过关心了。梁健之前听张省长说过,华剑军在市长人选安排上,偏向于甄浩,这下就可以理解了。
  省委副书记马超群的办公室也在六楼,冯丰自然也在边上。梁健进了冯丰的办公室。冯丰从抽屉里拿出了一罐子东西,交给梁健。这是一盒冬虫夏草,价值估计上万。梁健没有接,对冯丰说:“冯大哥,这种滋补品,我平时不大吃,你留着喝茶吧。”冯丰玩笑说:“我倒是想留着,可是人家陪老板不让啊。他说,这一份一定要送到你手中,说你老弟最近那方面辛苦,需要补一补。”
  说着冯丰就看着梁健笑,“你跟那个女大学生是不是真的发生故事了?”梁健笑道:“故事当然是有,但可能就不是你想象的那种故事吧!”冯丰说:“收着吧。”梁健见无法推辞,就将这一盒东西,塞入裤袋,显得很是突兀。冯丰说:“你别这样拿回去,大家指不定就会胡猜你带着什么东西呢!”
  梁健问道:“那我怎么拿回去?”冯丰从边上书柜下面取出了一个大档案盒子,交给梁健说:“装在这里面吧。”梁健接过了档案盒,将冬虫夏草装入其中。他又若无其事地问冯丰:“冯大哥。你到底和培总是什么关系?好像很铁的样子!”冯丰说:“上次我好像跟你说过,我在党建研究室的时候,培总对我还不错。另外,培总和马书记的关系也很不错。”梁健说:“他的企业到底如何?上次,张省长去横塘江边检查,就发现了他们企业在排放污水。”

  冯丰看了看梁健道:“这倒有可能是真的。但是,实事求是的讲,这也绝对不会是横申印染一家企业的问题。梁健,你是从基层上来的,你应该知道,目前的情况看,到底有多少企业没有涉及偷排漏排呢?真的很难说。这跟我们是初级阶段的现状有关系,跟我们整个粗放型的经济形态有关。关于张省长检查到横申印染在偷排污水的事情,我也觉得不能仅仅针对横申印染,否则也是一种不公平。梁健,你说是不是?”

  冯丰的话虽然在理。但是,偷排漏排并不能因为这是普遍现象就不加治理了。梁健听出冯丰刚才的话带有替横申印染求情的意思。在这事情上,梁健真有些担心,冯丰到底有没有拿横申印染多少好处?他也担心,如果在对横申印染方面,与冯丰的意见有太大差异,会不会影响到两人的关系?
  对于冯丰的问题,梁健没有明确的回答,他只说了一句“我相信领导会据具体情况,做出具体分析”的,然后拿着档案盒从冯丰的办公室出来了。
  刚回到办公室,就只听到高跟鞋的脚步声走了进来。梁健抬头一看,是身穿蓝色长裙和白色高跟鞋的魏雨。魏雨走进来说:“这是领导批示,请你看。”说着就把文件夹在梁健桌上一搁,就马上转身往外走。
  梁健的目光在魏雨的背影兜了圈。这女人拥有一副魔鬼身材,没想到性格也跟魔鬼一样,让人接触起来很不舒服。梁健就搞不懂了,这个世界上,怎么就会有这样的女人,仿佛这个世界就欠了她一般?梁健将目光从她裙摆下翘挺的臀部移开,翻开了文件夹。
  这是省委办过来的一个便函,需要省政府派员陪同省书记去镜州市调研。奇怪的是,在这个便函上,领导的批示存在出入。最先的省政府秘书长批示上,是建议由一个副秘书长唐准陪同的。但是,张省长的批示,却将唐准换成了梁健。
  这就有些奇怪了。这奇怪的是两件事情。第一件是省书记去调研,竟然邀请了省政府派人陪同。一般省委和省政府主要领导的调研,都是各行其是,不会交叉。省委邀请省政府派人参加的事情,没有惯例,少之又少。第二奇怪的事情是,既然李秘书长已经建议请唐准副秘书长参加,张省长为什么又指定了由梁健去呢?
  日期:2015-07-03 06: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