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960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说:“我会抽空过来的。”由于里面还在开会,说不定张省长会临时找他有事,于是不再多说,梁健就回进会场。汇报还在进行当中,张省长并没有找自己,梁健放心了下来。这时候,手机短信亮了起来。
  短信中写着:梁处长,下午张省长有时间吗?可以安排我见张省长一面吗?果真是金伯荣来找他了,梁健回复道:正在调研,调研之后,要去见华书记。金伯荣再次回过来的短信写着:只要五分钟就行,麻烦帮助安排一下吧?梁健只好回道:我会跟张省长汇报,看领导的意思之后再跟你联系。金伯荣回复:太感谢了。
  张省长所提的要求很简洁和直接,用时也不长。从安监厅出来,梁健向张省长汇报了金伯荣的请求,张省长听了之后说:“那就让他等着,我要先回办公室去一趟,给他五分钟时间吧。”
  梁健陪着张省长到办公室时,金伯荣正等在梁健的办公室。之前,是梁健让手下的人帮助打开了办公室门,让金伯荣在里面等的。梁健送张省长进了办公室,倒了茶水,才出来见金伯荣。金伯荣看见梁健说:“梁处长,谢谢你帮助安排了时间。”

  梁健说:“没什么。张省长说,五分钟时间,然后他要去见华书记。”金伯荣说:“五分钟时间足够了,其实也就是那句想要调动的话。”梁健就带着金伯荣走进了张省长的办公室。张省长也有些口渴了,正在喝梁健泡的茶。看到金伯荣走进去了,他又喝了一口,才说:“伯荣来了?进来坐吧。”
  梁健说:“我给金市长泡杯茶。”金伯荣就说:“刚喝过了,我说句话就走,梁处长真的不用泡茶了。”由于谈话时间只有五分钟,梁健也就不客套了,就说:“那好吧,下次来喝茶。”说着,梁健就走了出去,带上了门。
  金伯荣在张省长的办公室里,还真只呆了五分钟,没有拖延时间,就从里面出来了。金伯荣又在梁健门口打招呼:“梁处长,我谈好了,谢谢了,我这就走了。”出于礼貌,梁健从办公室里出来,陪同金伯荣到电梯口去。金伯荣倒也没有推辞,他笑着对梁健说:“说不定,什么时候,我又能和梁处长在一个食堂吃饭了。”
  梁健朝金伯荣看了看问:“张省长已经答应让您回来了?”金伯荣说:“没有答应,但是他会向省委提出来。我把位置腾出来,这肯定能行的吧?我相信应该会答应。”梁健说:“那就期盼着哪一天,能在省机关食堂见到金市长了。”金伯荣与梁健重重地握了握手说:“谢谢。”

  人就是如此,有些人想要上来,有些人想要下去。这官场不是围城,而是电梯。上去的人,总有一天要下来。
  送走了金伯荣,梁健到张省长办公室问道:“张省长,需要我现在打给到省委那边吗?”张省长说:“好,如果华书记在的话,我就过去。”于是梁健就打给王道,王道没好气地说:“不是上午说好的吗?华书记当然在。”梁健没跟态度不佳的王道多说什么,陪着张省长去省委。
  省委大楼在草坪的北面,省府大楼则是在西面。穿过一角林荫道时,有一阵微醺的香樟树香飘过来。张省长说:“很快夏天了。”梁健说:“是的。”张省长说:“半年度工作很快就过去了,时不我待,工作还是得抓紧。”梁健说:“张省长,你的工作已经抓得够紧了。”张省长说:“还不够啊。”
  梁健很是奇怪,新省书记的到来,原本会让张省长不快才对啊。如果换做梁健,他知道自己肯定没有如此洒脱。原本应该是自己当省书记的,上面却派了一个新人来,即便闹点脾气、工作松懈一段,那也是正常的事情。
  但是这些负面的情绪,在张省长这里,却完全看不出来。张省长还在认真工作,精力也主要花在抓好工作上面。有时候,梁健甚至认为,张省长会不会是工作狂?以工作来逃避心里的不爽?可是,张省长生活很规律,每天尽量回家吃饭,由此看来,又没有工作狂的征兆。
  也许,张省长就是心态好。进入了省委大楼,上了六楼,梁健就走在前面。他先进入了省书记秘书王道的办公室,说:“王秘书,张省长已经来了。”这就是,梁健为什么要陪同张省长过来的原因。这样张省长就不需要亲自问王道,华书记在不在,也就没有了一种低华书记一等的感觉了。

  王道朝梁健看了一眼,也没说什么,就去华书记的办公室请示,出来之后,他就对梁健说:“华书记说,请张省长进去。你就在这里等吧!”梁健才不想面对这个王道,他送张省长进了胡书记的办公室时说:“张省长,我待会自己就先回去了。”张省长说:“你回去好了,这里也没其他什么事了,谈好了,我会自己回去。”
  其实,张省长也是非常狐疑,今天华剑军找自己,说要谈事情。华剑军到底会找自己谈什么?华建军到达江中省也已经有段时间了,但是到目前为止,还有没什么动作。这与大家的预期相差的确是太大了。
  张省长对华建军的做事风格,是有所了解的。从华建军在东北广安省和国家部委的任职情况看,他不是一个低调的领导。他的行事风格还很高调,能抓住上级领导和下级群众的双重眼球,形成影响力,掌握工作主动权。可从目前华建军的低调行事来看,与他一贯的作风很不相称。
  华建军的办公室在东面,格局和张省长的办公室差不多。华建军到了江中省之后,张省长还是头一次进入这间办公室。进入办公室内,张省长就感到一丝奇怪,那就是办公室里的光线有些异样。虽然明亮,但是光线似乎有问题。一观察四周,才发现,原来东南两面有窗的墙壁,全部已经被窗帘遮蔽,房间里取而代之的是电灯光。
  尽管灯光亮如白昼,但是灯光就是灯光,并非太阳光。秘书王道给张省长倒了水就出去了。华书记似乎在埋头看文件,抬下头对张省长说了一声:“坐一会。我很快就好。”然后,又埋头去看文件了。张省长猜,华剑军是故意让他等待。

  让人家等待,就是权威的一种表现。据说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就是有种不准时的习惯,凡是开会都会迟到十五分钟,老是让人家等待。我们平时教育自己或者教育别人,总是称要准时和守时,似乎这是信誉的开始。但是在官场恰恰并非如此,拖延时间也是体现权威的管用做法。为此,领导总是比别人晚来。
  华剑军还是一板一眼地在看文件。尽管先前的那句“坐一会。我很快就好。”仿佛是挺客气的,但是张省长感受到的却是一种小气。因为上午,华书记让人来约张省长下午见,但是张省长没有推掉省安监厅的调研,为此而让华剑军等了自己。现在,华剑军马上要还回来,这不是小气又是什么?
  张省长不想被小气的人玩弄,就带着开玩笑的口吻扯起来:“华书记,这房间里的窗子为什么都关了?用灯光有什么讲究吗?”华书记看张省长一眼,说:“我习惯于灯光下办公,主要是以前加班加点比较多了,晚上要工作到很晚,后来就习惯了白天也开着灯。这都是加班加出来的毛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