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24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继续说道:“小马,我知道的,你现在也说不了话,都是别人传音的,你要么呢,现在回去,躺着,要么就上门来,老子就等在这里,有本事就来索我的命。”
  我说得坦然,而这时走廊那边传来了一个幽幽的声音:“你跟夏夕说的,还真的不一样呢;只不过,不知道聚血蛊还在不在你的体内呢?”
  我笑了,说聚血蛊啊,在倒是在,不过就凭你,未必能拿。
  门口出现了一个拖长的身影,缓慢而至,出现在我面前的,果然就是那天在酒吧厕所里跟小马苟且的锥子脸女人,她走到跟前来,望着我,说瞧你这样子,好像暂时止住了聚血蛊的毒性呢,不错,不错。
  这女人穿着一身白裘,雍容华美,跟九分女夏夕的气质十分相像,是那种让男人望一眼,就忍不住心头腾然生出一股火的女子。
  说句实话,算作是没有吃过亏的我,恐怕脑子里想的,就是如何扑倒这个女的,然后胡天胡地。
  不过此刻,我的心中,只有平静。
  再美的皮囊,都掩藏不住对方龌龊恶臭的灵魂。
  我左右一看,说除了你,没有别人了么?
  她温柔一笑,冲着抛了一个媚眼,说还需要别人么?我们两人,在一起可以做很多少儿不宜的事情,多一个的话,我倒无所谓,就是怕你尴尬而已。

  我也笑了笑,说这不就是第三个人么?
  她说鬼也算?
  我说怎么称呼。
  她说你叫我春姐就好。
  我说春、夏、秋、冬,你们难道有四姐妹?
  春姐笑了笑,说对呀,你好聪明,若是有机会的话,我们四姐妹一起陪你爽一爽,不过现在,你得跟我走了。
  我说既然来了,不如进来坐一坐?
  我回身往里走,春姐在我身后厉声喝道:“别敬酒不吃吃罚酒,给我上!”
  小马听到招呼,陡然拧身而来,结果刚刚进了屋子,立刻被绳索给束缚住,痛苦地挣扎着,那春姐脸色剧变,说你居然还有这手段?
  我没有再多犹豫,越过挣扎不休的小马,冲到了春姐的面前来,伸手就朝着她的胸口、哦,不,命门抓去。
  春姐向后退了两步,猛然一挥手,却有一道粉红迷雾弥漫在了整个走廊里。
  那迷雾一散开,立刻变成了无数细密的小虫子,朝着我兜头而来。
  春姐的脸上充满了笑容,得意地笑道:“学了点儿花花肠子,就想在我面前卖骚?你也是想多了,束手就擒吧,免得我手重伤了你!”

  她得意洋洋,而就在那些红色虫子即将笼罩于我的时候,我突然举起了手。
  一朵透明的东西将我的上空笼罩。
  红色虫子纷纷落地,而就我则一瞬间就冲上了前方来,与春姐激斗了几个回合,一举将她给拿下。
  当我将她给按在墙上的时候,她终于面露惊恐之色,大声喊道:“聚血蛊,你居然控制了聚血蛊,这怎么可能?你不是鼎炉么?”

  我一把将她给按住,低声说道:“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嘛。”
  我刚想将这女人给擒住,这时突然走廊那边又传来了一个声音:“放开她,不然我把这个小姑娘给杀了。”
  我扭过头去,瞧见梅蠹出现在了走廊尽头。
  而他手里,则抓着小郭姑娘。

  望着挟持着小郭姑娘的梅蠹,我心中其实是十分震惊的。
  我所说的钓鱼,所指的,有且只有被我勒住脖子的这一位锥子脸春姐,没想到梅蠹居然千里迢迢地追到了这儿来。
  他所为的,应该不是那一百万的钱财,而是另外一种东西。
  仇恨。
  唯有仇恨,才能让他这般不辞辛劳,只是问题在于,我可以说对这家伙充满愤恨,因为他曾经无端陷害于我,并且差一点儿就将我给折腾死了,但是我对他,又何曾做过什么过分的事情?

  没有!
  一点儿也没有,他到底是因为什么,从江阴省一路追随,跑到了这进藏的雅江县里来呢?
  小郭姑娘这个时候倒也挺坚强,对着我喊道:“陆言,你别管我,赶紧跑,这家伙好厉害的,你不要管我了……”
  她话儿说到一半,脖子给梅蠹一卡,就再也说不出口来了。

  我与梅蠹互看了一眼,然后说道:“什么仇?”
  相比之在茅山时的面瘫和威风凛凛,此刻的梅蠹就显得有些落魄,穿着一身皱巴巴军大衣的他就跟刚刚从牢里面放出来的饥荒贼一样,而且这军大衣也不合身,指不定是从那个保安亭里面把看门大爷的衣服偷过来的,透着一股古怪。
  梅蠹满肚子委屈,被我这般一问,顿时就将眼睛眯了起来,露出凶残的光,说什么仇?若不是你,我会落得如此下场么?
  我说怎么了?

  梅蠹说我堂堂一茅山刑堂主事,要地位有地位,要面子有面子,现如今,就因为你的这点儿破事,不得不逃出茅山,而且还要给茅山最臭名昭著的那帮刑堂黑子追杀,你说说,我不找你寻仇,又该如何?
  我诧异,说让你变成现在这样子的,难道不是你自己的贪欲么,与我何干?
  梅蠹勒住小郭姑娘,说你特么的少废话,耍嘴皮子这种事情,以前我比你玩得还溜,放开你手上那人,不然我杀了这小姑娘。
  我也掐着春姐,不理梅毒,而是低头说道:“春姐,你们认识?”
  春姐摇头,说不。
  我抬头,说人家都不认识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梅毒冷笑,说她不认识我不要紧,重要的是我救了她,这就足够了。

  我明白了。
  春姐和梅蠹,其实是两拨人,彼此都不认识,又或者说春姐不认识梅蠹,但梅蠹却应该是感觉到了春姐的存在,他只不过是想做那黄雀而已。
  之所以救春姐,那目的嘛——大家都是男人,我表示理解。
  不过大家手里面都有人质,凭什么我先放人?
  我表示不理解,说要放一起放。
  梅蠹有些气急败坏了,说你到底有没有搞清楚啊,现在是我在做主呢,信不信我现在立刻就掐死你这小情人?
  我一脸无奈,说大哥,你没事不要乱往别人头上扣帽子好吧,这话儿要是给我女朋友听到,到时候家庭内部闹矛盾,你帮我处理啊?实话跟你讲,你手上那个人质呢,跟我也只是刚认识不久,你若是把她给杀了呢,正好那车子就归我一个人了,挺好;另外我多嘴提一句啊,她可是执礼长老雒洋的亲戚,你若是把她给杀了,麻烦可不小……
  梅蠹冷笑,说老子现在就已经被刑堂满世界追着乱跑了,哪里还怕什么雒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