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958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省长的调研时间并不是很长,但是他提出的要求,在班子成员之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给人的感觉,是一种崇尚实干新作风的开始。梁健的感触更加直观,他直接感受到了,张省长已经开始在慢慢的行动,坚定推动着他的工作。
  这天晚上,梁健在回家路上,接到了省经信委主任蒋竟成的电话,对方说:“梁处长,这次真是多亏了你。”梁健谦虚道:“我没帮上什么忙。”蒋竟成说:“怎么没有帮上忙呢。这回你是帮上大忙了!本来,我是打算照本宣科、事无巨细都汇报的,听了你的话,我才准备抓住重点。所以,这次真是怎么感谢梁处长都不为过的。”
  其实,梁健如果没有张省长的许可,也不会对蒋竟成直接说,让他脱稿汇报。梁健甚至感觉,张省长是故意让梁健把这个透露给蒋主任,让人家来承梁健的情。不过这也只是梁健这么想想的,他不清楚张省长是否真有过这样的考虑。
  蒋竟成说:“梁处长,哪天晚上有空?我们碰一个头。”梁健说:“不用这么客气,蒋主任。”蒋竟成说:“只是聊聊天,熟悉熟悉,也没别的。等远亮市长从闻城回来的日子,怎么样?”梁健其实也想要与蒋竟成有进一步的了解,他这样重量级的省厅一把手,对梁健今后的工作肯定有好处。梁健说:“那好。”
  调研结束之后,梁健猛然想起还有一个电话必须打。这个电话,是要打给横申印染老总培友人的。否则江中大的女孩菁菁和她家人恐怕就会有麻烦。电话打过去,不久就接通了,横申老总培友人,果然是老江湖了。尽管梁健上次对培友人不是太友好,但是此刻培友人丝毫的没有在意,声音之中照样的热情洋溢:“梁处长,你好啊。你能打电话过来,我真是太开心了。”
  梁健对这种夸张的言辞,已经不觉奇怪了,梁健说道:“我打电话来,是想说,谢谢你昨天让菁菁来看我。”培友人一听说:“哦,菁菁这女孩来看过你了?”梁健说:“没错。来看过我了。菁菁很不错。”梁健的话语之中,也隐含着某些暗示。培友人听了之后:“菁菁可是百里挑一的女大学生啊,梁处长觉得不错就行。梁处长,最好有空我们见一个面吧,有些事情需要当面沟通啊。”梁健本是不想与培友人有过多接触的,但为了解决好菁菁的事情,他就必须与他打交道了。

  这天晚点时间,菁菁打了电话给梁健:“梁健,谢谢你为我做的。我会在心里记一辈子的。”梁健说:“你最好与培友人保持距离。”菁菁说:“可是我拿了他的钱,恐怕他不会就这么放过我的。”梁健说:“这段时间,如果他找你,你就说要来见我,或者跟我在一起。其他的事情,等过段时间再说吧,先照顾好你的弟弟。”菁菁说:“等过段时间,我弟弟动过了手术,我再来感谢你。”
  梁健陪同张省长要去调研的还有省审计厅
  、省科学技术厅、省环境保护厅、省水利厅、省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省经信委调研结束之后,其他几个单位的一把手,纷纷都打电话给梁健,向他请教汇报方面需要注意的问题。
  这主要还是省经信委蒋竟成宣传的功劳,他说梁健这个省长秘书靠谱、热情,问问他没错。于是他们都给梁健打了电话。梁健倒也是挺有耐心,将要注意的事项都跟他们讲了一番。这是顺水人情,花点时间送给了人家,人家就会记在心里了。最明显的两个好处,一个是对以后梁健的工作创造方便;另外一个是对于搞好这些调研工作也有帮助。
  张省长的调研工作,在按部就班地进行着。张省长的调研工作,在省厅当中形成了一定的影响,他提倡的实干作风,让其他没有被调研的单位,也警觉了起来。这天下午,省书记秘书王道,到省书记华剑军办公室的时候,有意无意地提了一声“书记,这段时间张省长在几个政府部门调研,大家议论得比较多。”
  王道原本就是省委办公厅的干部,这次新的省书记到来,他做了秘书,工作方面还是表现的尽量积极,他的意识当中,书记和省长之间不可能相安无事,为此对于张省长的一些工作动向,他也想要及时报告华书记,以示自己工作方面的认真。
  华书记没有抬头,问道:“议论什么?”王道赶紧说:“张省长到那些单位调研,要求各单位汇报都不用书面稿子,他自己讲话也不用事先准备的稿子。有些人说,张省长是在树立自己的威信,是在抢……风头。”王道本想说抢华书记的风头,但是临到嘴边,他又省略了。
  华剑军看了眼王道说:“这些议论,我们最好别参合进去。我知道这个事情了。如果有人在你面议论,你就说,我华剑军也非常支持张省长的做法。以前战争时期的国家领导人,讲话都不用稿子。这是值得提倡的。”
  王道听了华剑军的话,心里咯噔一声。本来,还以为华剑军听了张省长那种做法,会很不高兴。没想到他还支持。看来自己对华书记的性格还没有摸透。他点头:“知道了,我一定按照华书记的要求去做。”
  华剑军说:“正好,你给张省长那边联系一下,看看下午他有没空,如果有空,让张省长过来一趟,我想和他商量一个事情。”
  最后两个单位的调研时间已经排定。在省水利厅调研时,省水利厅厅长周云龙也作了充分的准备。他也是脱稿汇报,从水资源开发利用、指导基础设施建设、指导农村水利工作、水资源保护和节约用水等方面进行了汇报。思路也是非常清晰的,
  提出的问题也比较中肯,对策也比较具体。汇报完了,就等着张省长讲话提要求了。
  张省长却从位置上站起来说:“我不说多余的话了,我们去看松塘江吧。”张省长站起来了,其他人也就没办法再坐着了,大家也都从位置上站起来,跟着张省长出门。梁健问张省长:“还是去上次的松塘江河段吗?”张省长说:“离这里最近的河段就可以,松塘江在宁州的流域,都已经差不多了。都是严重污染。”
  车子到了河堤上。张省长面向河流,站在堤坝之上,张省长说:“我们不多说了,大家看看这松塘江的水吧!我想,我们这辈人,应该都记得,小时候河里的水,舀上来就能喝,跳进去就可以游吧?松塘江是我们宁州最大的水体,大家现在看看这里的水吧?有人敢舀这江里的水喝吗?有人敢在这样脏的河里洗澡吗?我反正是不敢。
  “水是我们的命。松塘江只不过是我们大大小小河流中的一条,其他很多河流都没有比松塘江好到哪里去。在其他很多国家,水安全和国家安全是相提并论。水、粮食如果出现危机,那么国家想要稳定是不可能的。作为江中省,历来以鱼米之乡和青山绿水而著称,这是我们最大的资本。如果丢了这个资本,我们就等于没有了立锥之地,丢掉了一切的特色。

  日期:2015-07-02 06:3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