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953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蒋厅长甚至整个省经信委班子,第一关心的也就是这个汇报材料的事情。按理说,一个省厅的自然有办公室的一个写作班子,应付领导的调研应该不成问题。但是这次的特殊情况是,一方面时间特别紧,另一方面张省长对省厅的要求比较严格,他们担心会不对张省长的要求。
  梁健能够感受到蒋厅长的压力,他说:“蒋厅长,我听张省长说,明天的汇报,他不想看汇报材料,他是希望蒋厅长能够把重点的工作和存在的问题,讲清楚,讲透,并不一定要按照稿子上来的。”蒋厅长一听之后说:“啊?张省长有这样的要求啊?好在我给梁处长打了电话。你的意思是,我应该脱稿讲?”
  梁健感觉蒋竟成这个人,是一个自己应该结交的领导,

  而且这次是他自己打电话上门,于是梁健就不吝多讲几句:“我的建议是,蒋厅长的主要精力,可以不放在稿子的文字上,而是放在重点梳理今年以来的重点工作和问题查找上面,对下一步的工作要有具体的举措,最好不要泛泛而谈……”
  听了梁健的这话,蒋厅长非常地感谢:“梁处长,这次我打电话过来,算是打对了。我一定按照你说的,好好去准备。梁处长,等调研完成之后,我打电话给你,一定要好好感谢感谢你。”梁健说:“哪里,哪里,这本来就是我应该和蒋厅长汇报的事情。”
  蒋厅长再次表示了感谢,并说过两天一定要打电话给梁健表示对他的感谢。梁健也就先行谢过了。
  时间已经到了晚上六点左右,横申印染企业老总培友人办公室的灯还亮着。令培友人愤怒和惊讶的是,江中大学的女大学生菁菁今天竟然没有出现在他的办公室。这绝对是反常的事情,不,是反了的事情!
  昨天,他就打电话给了菁菁,让她今天自己到他这里来谈事情。他其实就要质问,交给她办的事情,他到底有没有办成?那天省委副书记冯丰也在的饭局之后,培友人就交代菁菁,这天晚上一定要把梁健骗床,并把那五万块钱送给梁健。
  事后菁菁给培友人的回复是,这两件任务都已经被他顺利完成了。培友人高兴了,尽管损失了菁菁这样漂亮的处,但是换来的却对梁健这样重要人物的控制。以至于昨天晚上,他是满怀信心地给梁健打去电话

  ,想要将自己的底牌打出去,让梁健乖乖听自己的话。
  没想到,梁健根本就没有鸟他。并非常肯定地告诉了他,他跟菁菁之间根本没关系,还有那五万块钱,他也已经还给了菁菁。这让培友人很是失望,他倒是想要问问菁菁到底那天晚上是怎么回事!
  然后,那个菁菁却没来。从五点多到现在,培友人已经给她打了十来个电话,都是关机的声音。这个菁菁在搞什么?难道她认为关机就没事了吗?他培友人在她身上的五十万,难道她以为关机就能解决问题了吗?除非她给她自己的人生也关机了。
  培友人拿起了电话,给一个人打了过去:“到明天中午之前,一定要把那个菁菁带过来见我。这妞,真是吃了豹子胆了!如果她真的没和梁健有过任何的关系,那我正好先破了她!”
  对方听了说:“是,老板,我马上去。”
  自从昨天晚上,接到培友人的电话之后,菁菁就开始心神不宁了。她之前接受了培友人的任务,但是她后来后悔了,她不想就这么把自己的身体给出卖了,毕竟她也是父母辛辛苦苦供养长大的大学生,她不想就这么糟蹋自己。
  然而,她也没得选择。她必须不管用什么手段,都要筹得五十万,这是为她那个需要换肾的弟弟。否则他的弟弟就要废了。为此,她必须拿到培友人答应给的五十万。

  原本她真的打算把自己给买了,和梁健在黄龙酒店里过一夜,也就是闭上眼睛,让人家在自己身上弄几下,她想把这个事情看淡,不带任何感情彩。但是,梁健并不像其他男人,喜欢乘人之危,趁女孩醉酒就把人家办了。他非常正人君子,在沙发上睡着了。于是,菁菁就抱着侥幸心理。将五万块放在梁健的身上就走掉了。
  她的这种侥幸心理,也并不是完全没有道理。第一个道理是,也许梁健并不喜欢她,所以见她醉酒,躺在床上,也没有起邪念,或者梁健根本对女人没兴趣。第二个道理是,毕竟她已经把五万块放在梁健的身上,官场中人贪财,他拿了钱,说不定对其他的事情就闭口不言了,也不会再来找她的麻烦,他应该担心事情会闹大。
  她唯一没有想到的是,梁健竟然还会来找她,不为别的,为的是把钱还给她。这真是太出人意料了,也让她的侥幸落空,事情变得很复杂了。
  她知道培友人要见她,就不会是好事,她害怕,所以拖延没有去。
  时间已晚了,她坐在病床上的弟弟身边,忽然听到病房的门被打开,她如坠冰窖一般浑身哆嗦了一下。
  菁菁转过身来,只见病房门口站着一个黑色的身影。菁菁的心里一紧,不由就想起了那句话:“出来混是要还的。”
  只听到那个黑色身影说:“是菁菁小姐吧?我们老板想要见你。”菁菁猜测,这个黑色身影,肯定是去她宿舍找过了,也去她经常去的教室和超市找过了,最后动用了各种手段,才找到这里来的。

  她可以选择不从,可以大喊大叫,惊动医院里的医生护士和其他病人的家属,这样至少在这一刻,她是不会有事的,这个黑影肯定无法就这么将她带走。但是,他可以轻易的将她留下,不仅仅是她
  ,还有她的病床上的弟弟,将她们两个人永远留在这所医院,对他来说,应该也不会算是难事。
  为此,她只能站起来,为了家人站起来,走向黑影说:“我知道了,我这就跟你走。”菁菁与护士交代了一声,跟着黑影乘坐电梯走了出去。
  几十分钟之后,菁菁已经在另外一架电梯之中向上升,
  又过了两分钟,那个黑影将菁菁送进了培友人的办公室之后,就消失了。培友人本来正靠在老板椅里,双腿架在老板桌上,正在起劲地玩着一款叫做“打机飞”的手机游戏。
  见到菁菁进来之后,培友人将手机平放在了老板桌面上,站起身来,对菁菁说:“来了?”没有愤怒,没有狂暴,没有谩骂,看着菁菁的眼睛,甚至还带着一丝捉摸不透的笑意。这让菁菁不寒而栗。
  培友人走到菁菁面前,目光贪婪地在菁菁身上一动,嘴里说:“听说,你没和梁健睡过对吧?”菁菁被培友人看得浑身不自在,但是她的脚就如被钉在地上一般,一步也挪不动。因为她知道,逃跑是没有前途和希望的。她唯有什么都不说。
  培友人伸出手,将菁菁圆润的下巴轻轻抬起,说:“梁健这家伙,怎么会这么不解风情呢?这么极品的女人,都不想上,这家伙到底是不是男人?”菁菁说:“我也怀疑。”培友人说:“那你脱吧。”
  菁菁身体一抖,问道:“什么?”培友人笑看着菁菁说:“既然梁健这家伙,无福消受你的身体,那我只好自己来享受了,毕竟我已经为你的身体付了几十万了,总不能白花吧?我可没那么大方。怎么了?你为什么身子抖啊,我有这么可怕吗?很多女人,想要求我上,我还不愿意呢,你算是幸运的一个。”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