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952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熊叶丽说:“我知道你当过组织部长,保密的事情我就不多强调了。如果部里知道我把涉及到省管干部的个人信息不经批准透露了出去,后果会很严重。”梁健说:“这点我明白,你就放心吧,这点保密的意识我有。”
  回到办公室里,梁健将熊叶丽给的宝贝在藏在了随身携带的包里,这样他可以在空的时候,随时拿出来翻翻,用以记住那些名字。下午三点钟,副处长萧正道在开着的门上敲了敲进来了,他拿着那份草拟的通知,神色不痛不痒地说:“梁处长,这份是我起草的通知,请你把关。”
  梁健接了过来,心想,这些通知之类的,都是例行公事的行为,只要套个模子,再看看具体的事项不要搞错就行了。但是,萧正道既然拿了过来,他也就得看看,过目之后,梁健发现语句上可以改进,就对字句进行了调整,就说:“萧处长,这个通知就这样好了,进入办文程序吧。”
  萧正道见自己的通知就通过了,心里一乐。再看看梁健修改的那几个字,这些用词,也都是从以前的通知上套用过来的,以前都这么用。但是一看梁健修改的,果然更加妥帖了,不由对梁健还是有些佩服的。
  萧正道想,果然是新来的和尚好念经。这不是说,新来的和尚有什么十分的了不起,而是新来的没有太多的条条框框,有些地方改了也就改了,不会有太多的惯性思维。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梁健担任这个处长的可能性在百分之七十以上。自己是否要摆正位置,与梁健搞好关系呢?但是,想到自己等了这个处长等了这么久,现在却又被梁健抢走了,心里的不甘是不可能一下子就消除的。
  萧正道接过了通知的那张纸,说:“我现在就去走程序。”梁健看着走去外面,又比自己大七八岁的萧正道,心想,官场就是如此的,很多人一辈子都在想着一个位置,可这个位置却就是没有给他,于是他就会慢慢消极下来,到了后来就会想一些歪心思。
  这个萧正道,工作能力上应该也不算弱,他的积极性调动与否,就会呈现出两个不同的面貌。他现在的懈怠状态,也不是天生如此的,为此,梁健想要想想办法,
  先把这个人的状态给激发出来,这样自己会省心不少,毕竟工作都要靠下面的人去做的。
  俗话说,将帅无能累死三军,但最后累死的还是将帅自己。为此,手下一帮人的问题,梁健打算下功夫去解决好。

  到下午五点钟的时候,办文都已经结束了,由秘书办向省经信委、省审计厅
  、省科学技术厅、省环境保护厅、省水利厅、省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五家厅级单位,发出了调研通知。在下班时间,接到这个通知的单位,叫苦连天,顿时进入了忙碌状态。
  按照日程安排,第二天下午就会到省经信委去调研。省经信委的主任,首先是忙坏了,一边抱怨着“这是怎么搞的?说来就来,让我们怎么准备啊?”一边又抓紧着急班子成员开会,商量汇报材料如何起草。
  商量了半天,有些茫无头绪。其中一个班子成员说,不知道我们班子中,有没人与张省长的秘书熟悉的?如果能问一问情况就好了。

  有人说,只要通过六个人,就可以认识全世界任何一个人,这就是人际关系学的魅力了。更何况在一个省政府的直属机关内部了,要找到认识梁健的人还不容易啊?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把张省长原来的秘书从远亮拖出来,让他帮助问问。
  从远亮对省经信委主任说,你最好单刀直入,自己打电话过去与梁健联系,以后认识了,工作就好沟通过了。省经信委主任蒋竟成想想这话也对,与其让从远亮去问,还不如自己去问的清楚。
  快下班的时候,梁健到张省长办公室汇报了调研准备工作,张省长问道:“那些调研单位有没有打电话给你啊?”梁健回答说:“目前还没有。”张省长说:“他们很快就会打电话给你了。如果他们问你,你就告诉他们,主要领导汇报,都不需要准备稿子了,只要将重点工作和问题以及下一步打算怎么做说一下,不要念稿子,也不要长篇大论了。”
  梁健说:“知道了,张省长。”梁健心想,那五个部门的一把手都跟自己不是特别熟悉,应该不会打电话过来向自己询问。刚转过这个念头,自己的电话就响了起来,由于在张省长的办公室里,梁健不接。

  张省长说:“你接电话吧,没关系。”梁健这才接起了电话,看到的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听到的是一个陌生男人声音。梁健说:“请问是谁?”对方说:“梁处长你好,我是省经信委蒋竟成。”
  梁健当然知道省经信委主任叫蒋竟成,他也翻阅过省管干部名册,脑海里立刻自动调取了蒋竟成的形象,身材微微有些矮胖,阔脸大耳,很有些官相。蒋竟成不是一个简单的官员,曾经担任省会城市宁州的常务副市长,在城市建设方面也做出过比较明显的贡献,后被提到到省经信委主任的位置上。
  如今他亲自给梁健打电话,毫无疑问,就是跟张省长明天去调研有直接的关系。如今梁健在张省长的办公室,张省长又在边上,于是梁健就敞开了说:“原来是省经信委的蒋主任,你好啊。有什么事情我可以帮忙的吗?”梁健这么一说,张省长就知道了给梁健打电话的人是蒋竟成了。
  蒋竟成在电话中问道:“梁处长,有一个事情想要向你请教一下,不知方便不?”梁健说:“我正在张省长办公室汇报工作呢。”蒋竟成一听忙说:“那好,我晚些时候再打过来。”梁健不想在张省长办公室打电话打很长时间,就说:“那好。”

  说着,就挂断了电话,回头对张省长说:“张省长,你猜得真是不错哎!蒋竟成真的打电话过来了。”张省长说:“猜得着。其他人还会打电话给你,你就把我的意思告诉他们吧。这次调研,我们是去解决问题,不是去作文章。”梁健说:“我明白了。”
  到了办公室后,梁健就给蒋竟成打了电话过去。接到梁健的电话,蒋竟成相当热情,说:“梁处长已经忙好了?真是不好意思,打扰你了。”梁健说:“没什么,蒋厅长有什么就请尽管吩咐吧?”蒋厅长说:“说实话,这次的调研,时间非常紧张。”
  梁健表示理解,说:“的确是紧张了一点,辛苦蒋厅长了。”蒋竟成说:“梁处长,辛苦一点,真是无所谓的。张省长也是难得到我们厅里来调研一次,我们高兴还来不及,就算是一个通宵不睡,也是应该的。今天接到了通知,我就召集了班子成员来开会,共同商量这个汇报材料怎么弄。商量了一个多小时,都没有商量出一个所以然来。
  “我们就是担心,时间紧张,弄出来的材料不是领导希望看到的那样,那就麻烦了。毕竟张省长一年也就来这么一次,材料不对口,也就是等于领导想要了解的情况没有了解到,那就是我的失职。所以,我就只好来打扰梁处长了,你来给我们指点一下吧?材料方面,应该怎么弄才好?”
  材料!文字材料!向来都是官场最伤脑筋的事情,也是领导最为关注的事情。我们国家,从历史上,就特别注重“做文章”这个事,说,文章,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把做文章,拔到了一种无与伦比的高度。越是上面的领导,也就越是注重文章这个事情了。文章,现在统一都叫做材料。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