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20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经过长时间的讨论和协商,最后有两个人站了出来。
  白杨和彭玲。
  就是之前车震的那一对,他们今天正好就与小马同车,尽管大家觉得此事都是小马自己的问题,不过彭玲始终觉得是自己当时太过于惊慌,并且拒绝对小马进行人工呼吸,导致的这种严重后果。
  再加上自己的车上死了人,两人对进藏的旅程蒙上了强烈的阴影,所以提出由他们两人留下来,等待小马的家人到来,处理后事。
  他们的决定得到了大家的敬佩和掌声,而我却有着另外的一种想法。
  呃……

  这想法太过于龌龊,我还是把它藏在心里算了。
  我本来都已经装作不知道,不过小郭姑娘却忍不住地捅了捅我的腰,然后朝我挤眉弄眼,弄得我都忍不住想要笑。
  这家伙……
  计划不如变化,我们在泸定县停留了两天,这期间有丨警丨察过来跟我们进行了询问,并且还录了口供,因为楚领队有着丰富的处理预案,所有后续倒也不会有多费事。
  不过我感觉到五哥的眉头,一直紧锁着。
  当天晚上的时候,我找到了五哥,跟他谈起了一个情况。
  在锦官城停留的那一天,小马就有些不正常——他在酒吧的厕所里,与一个长相妖艳的女子苟且,随后又夜不归宿,一直到凌晨五点多才起来,而后又睡了整整一天;等到这天出发,也几乎是疲惫不已,我找他说过一次话,都不爱搭理我。
  我有些怀疑,小马并非死于所谓的急性癫痫所引发的窒息性死亡,而是被人给害了。
  听到我的讲述,五哥的眉头皱起,沉默了许久,方才问我凭什么认为跟小马一起苟且的那个女人有问题?
  我说我曾经被一个与她差不多模样的女人给害过,那个女人,是一个养蛊人。
  五哥一愣,说你还知道养蛊人?

  我点头。
  他又沉默了一会儿,方才问道:“你觉得,小马是中了蛊毒?”
  我摇了摇头,说白天我们俩人给他收尸的时候,大概看了一下,觉得应该是没有。
  他点头,说是,小马的死很复杂,我同意你部分的判断,也觉得他的死,跟他那天出去疯狂风流有关系;不过这些都只是你我的臆想,并没有证据,现在的问题是,丨警丨察已经结案了,我们就不要节外生枝了,免得影响大家的行程,你可知道?
  五哥的话语我听懂了,他的言下之意,是领队和几个头儿都反复讲过了不要胡来,结果小马和另外几个人还是跑去花天酒地了。
  既然如此,那他们就该为自己做的事情负责任。

  我点了点头,说懂了。
  五哥拍了拍我的肩膀,不动声色地说道:“我估计这一趟旅程会很不平静,我不希望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这需要你的帮助,陆言,你可以帮我的,对么?”
  我认真地点头,说对,我尽力。
  再次出发,车队里就没有了之前那种欢声笑语,很多人更愿意沉默,使得气氛变得有些僵闷,每个人的心头都沉甸甸的,颇为压抑。
  这气氛一直到了康定城,方才散开了去。
  跑马溜溜的山上,一朵溜溜的云哟……
  端端溜溜的照在,康定溜溜的城哟……
  一曲《跑马溜溜的山上》,将这康定情歌唱响了五湖四海,也让无数人认识到了这个川藏咽喉、茶马古道的重镇。
  望着那高高的白塔和那极富藏族气息的种种建筑,以及身边来往的汉、藏族人,这些人文风情让众人的心情顿时就豁然开朗了起来。

  我们走了几千公路,可不就是想要看到这些令人神往的风景和人文风情么?
  我们在康定休整了一天,找了一个烤肉摊子,众人围坐一团,一边吃着烤牛肉,一边唱着歌子,分享着白天拍到的风景,有人在抱着笔记本写起了博客和日记,也有的人刷起了微博,其乐融融。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融入不了这气氛里面去。
  在人群之外,我抱着一支啤酒在喝,没一会儿,小郭姑娘找到了我的这边来,提着一大把的烤牛肉串儿,递到我的面前,说你可真懒,给你的。
  我诧异,说这么多?
  小郭姑娘嘿嘿笑,说我把刚烤好的都给拿过来了。
  我回头望去,发现路涛等几个有些喜欢小郭姑娘的男子都朝着我这里投来不善的目光,不由得苦笑一声,说老妹,你别这样故意对我好行不?搞得我都成了众矢之的了?

  小郭姑娘说有女孩子对你好,你还不乐意?
  我说我可是有女朋友的人了,对于一切单身女性,都得保持一段距离,你懂的。
  小郭姑娘瞪着眼睛,说啊,你真的有女朋友了啊?
  我说对,千真万确。

  小郭姑娘说我不信,让我看看你女朋友到底长啥样,来,给我瞧一瞧……
  我摇头,说没有呢。
  小郭姑娘哈哈大笑,说得了吧,你要是有女朋友,那不得手机里、qq里、微信里、邮箱里,哪儿都得存上几张,没事儿瞻仰一番?有就有,没有就没有,你可别假虚荣——再有了,我承认我对你挺感兴趣的,不过那是对你的身手,对你这人——啧啧,像你这种吊丝,本姑娘暂时还没有兴趣……
  吊丝?
  我擦嘞——自己称自己是吊丝,那叫做自嘲,富有娱乐精神,而被被人称之为吊丝,那就实在是有些丢面子了。
  我当时就有些发火,而小郭姑娘则笑嘻嘻地将牛肉串往我手里一塞,嘻嘻笑着离开。
  我不好拿小郭姑娘撒气,只有将目标对准了面前的这一大把牛肉串,恶狠狠地啃着,这时五哥走了过来,坐在我对面的石头上,冲我点了点头,笑着说道:“芙玲对你还挺好的。”
  芙铃?
  在这驴友群里面,大家一般都是用网名来相互称呼,譬如我们都叫他五哥,叫楚领队群主,而小郭姑娘则被叫做郭芙蓉,很少有人知道她本来的名字。

  我诧异了一下,说五哥你原本就认识她啊?
  五哥点头,说对,差不多算是世交吧,她有一个哥哥,跟我玩得挺好的,之前的时候没事儿就跟我们一起混,不过自从去年结婚了之后,就少出来玩了,本来这一次他准备来的,结果媳妇生孩子,就来不了——你们两个的名额,其实就是她哥留下来的。
  我说“哦”,点了点头。
  原来如此,我说怎么群主好像挺优待小郭姑娘的,也没有给她安排什么任务,还让五哥带着我们,原来是看在她哥哥的面子。
  五哥问我,说陆言,这一次进藏,你应该并不仅仅只是过来旅行的吧?
  我点头,说了一半:“对,我的目的地是去日喀则地区,所以到了拉萨之后,我可能还要继续往西行,不能跟大家一起回来了。”
  五哥问我,说冒昧问一句,你去藏边干嘛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