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938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秘书长摇了摇头说:“通知都已经发过来了。我已经向张省长也做过汇报了,张省长也同意了,没有说什么,说按照省委的要求来。”原来,领导都已经知道并同意了。但是,梁健还是很好奇,张省长竟然没说什么就同意了。
  竟然领导都同意了,他也就不用多操心了,否则就是皇帝不急急太监了。梁健要做的就是将明天下午的这次调研排入到张省长的日程安排中去。于是,梁健说:“既然领导都已经同意了,那我没有问题了,李秘书长我出去了。”
  李秘书长却道:“梁健,你等一等,有一个事情要跟你交流一下。”梁健只好重新坐了下来,问道:“李秘书长请讲。”李秘书长说:“刚才,魏雨到我这里反映了你的一个情况。”梁健想,果然没错,魏雨这个女人,到李秘书长这里来告状了。
  梁健看着李秘书长说:“她反映了什么问题?”李秘书长说:“她反映,你利用在领导身边的优势,收受他人钱财,被她撞见之后,还对她凶。”梁健一咬牙关,心道,这女人还真够狠的!梁健说:“魏雨到底怎么回事?见风就是雨啊?她这么说话,真是很不负责任。”李秘书长说:“梁健,魏雨的情况我也了解,这姑娘有些方面的确有些缺点,不过你也多担待点,她是有情况的人。”梁健说:“再有情况,也不能把情绪带到工作上来,这是我的意见。”李秘书长说:“你说得没错,我会再找她谈谈。不过,梁健,你也要注意自身的形象,毕竟你是张省长的秘书。”

  梁健本想辩驳,不过心想,多说无益,与李乔去争论毫无意义,于是说:“我知道了。”这天接下来的时间,梁健的心情就受到了些小影响,不过他站在了窗子前,朝着外面抽了一支烟,心情好了许多。他告诉自己,那五万块钱,要尽快还给菁菁,反正是她留下的,如果她不要他就扔在那里走人,反正他是不想与这钱再有什么关系。
  这时候,电话响了起来,梁健接起来,说:“任秘书,今天怎么想到我了?”任坚说:“你有没有听到很多说法?”梁健觉得奇怪,问道:“什么说法?”任坚说:“人家都在传,张省长已经被惹毛了,在办公室里砸烟灰缸。”梁健说:“你听说的?这根本是无中生有嘛!”
  任坚说:“无中生有?没有这个事吗?大院里传得可逼真了,说张省长砸烟灰缸的时候,边上秘书办的女孩就在边上,被吓得直接哭着出来了。”梁健无语:“这都是些没根没据的话,张省长为什么发脾气,没道理啊!大家应该都了解张省长的脾气啊,他是轻易不发脾气的。”
  任坚说:“对啊,平时轻易不发脾气,但是一旦真的发起了脾气来,那是不得了的!大家都说,这次张省长是被新来的华书记气着了。华书记一来,确定的第一个调研单位,竟然是省政府党组,显然是把省政府当成是一个部门了!这还不把张省长气晕掉啊?”
  梁健竭尽所能进行辟谣:“我知道,还是外面的人知道啊。反正,我知道张省长不会轻易乱发脾气,否则也就不是张省长了。”听到梁健说得这么确定,任坚也有些相信了,他说:“这倒也是,在整个省四套班子中,张省长的涵养应该是最高的,我始终这么认为。”梁健想,两个秘书,在电话里议论领导总不是好事,梁健说:“如果还听到有人说那种话,你也帮助辟谣一下,否则人为制造领导之间的不和睦,对大家都没有好处。”任坚说:“明白了。不过,我说实话,有些心怀不轨的人,是专门喜欢看领导斗法的。”

  梁健放下了电话,心里也不得不承认,任坚说的有道理。有些人就是觉得,两个主要领导之间,应该相互谁都不鸟谁,于是开展一番龙争虎斗。只有这样,那些人才有队可站,才有空子可钻。
  不过,现实中,特别和谐的一二把手也真的不多。多多少少在别人的传闻中都会有些问题。梁健知道,张省长的胸怀并不在这些小争小斗上,他的心胸是放在事业上的,为此他肯定也不喜欢那种内部的角力和争斗。只是,今天是省委那边,主动发起了某些挑衅。
  梁健还没去张省长办公室,不知道张省长反应如何。梁健拿起了手头的一些材料,敲门走进了张省长的办公室。随时掌握和了解领导的精神状态,也是一个秘书应尽的义务。只见,张省长站在窗口,望着窗外,给梁健看到的是一个宽厚的背影。张省长的视野当中,就是风景优美的东湖。
  梁健称呼一声“张省长”。“嗯”,张省长答应了一句,并没转过身来。为此,梁健也看不到领导的脸孔。看到张省长在看风景,梁健就将材料平放在领导的桌子上,说:“张省长,那我先出去了。”张省长却说:“梁健,你等等,今天东湖那边风景怎么样?”

  梁健走到宽阔的落地前,顺着张省长的目光看过去,已经接近黄昏的东湖湖面上,波光粼粼,游船点点,是一幅自然的风景画,这入夏时节的黄昏,向来是东湖别具风情的时候。梁健说:“风景很好。”
  张省长说:“我有时候想,我们在这么好的环境里办公,享受这么好的待遇,坐拥这么好的风景,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梁健听了,感觉出张省长话里有话,就说:“我是挺满意的,当时,我的目标是到省里工作,如今能够在省政府办公厅工作,我只要把工作干好就行,其他的,我都觉得挺好了。”
  张省长转过了身来,看了梁健一眼说:“可是,在这个省委省政府大院当中,又有几个人,跟你梁健一样,心怀满足呢?”梁健不知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就干脆不回答了,在一旁陪着张省长。张省长说:“说实话,我有时也很不满足,这就是心魔啊!”
  梁健说:“有时候不满足,也是人前进的动力,这可能也是人性。”张省长朝梁健看了一眼说:“对,人性。为了应付我们的人性,有时候必须花费很大的成本,比如斗争也是人性,有时候我们不得不应战。”
  梁健不知道张省长这话,是不是有所指?但是显然,他也不能去挑明。挑对了还好,挑错了,就不妥当了。梁健试探到:“张省长,那么明天下午,就是省委华书记来调研,我把日程给排进去了,可以吗?”
  张省长听了从窗口走回自己的位置上,说:“可以,就这么定了。华书记,可能是想多了解一些政府方面的情况,第一站来调研省政府党组,也是对政府工作的关心。我们要认真配合好华书记的调研工作。”
  梁健至始至终没有看到张省长脸上的怒意和不快,这足以说明外面的传闻是低估了张省长。
  很多人低估了张省长,但是梁健感觉自己低估了华书记。第二天下午,新任省书记华剑军在省委副书记马超群和省委秘书长丁伟的陪同下,来到省政府开展调研。名义上,是来调研省政府党组。
  但是省政府班子九人,非党的只有一个副省长。省政府这方面,当然也不会排除那个非党的副省长,让他也一同列席了会议。所以,名义上是到省政府党组调研,其实等同于到省政府来调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