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谋划,终于走出一条官场的康庄大道》
第197节

作者: 青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想来想去,叶平宇觉得如果这一关过不去,以后的工作将更困难了,村民们以为稻米还会卖出更好的价钱,迟迟不向碾米厂送,等到将来囤积过多,稻米价格必然会大幅度下降,最后受到损害的还是他们,而到那个时候,他再来想法解决这个问题,就更困难了,群众可以不理解他,但是他不能不理解群众,所以他必须想法说服群众,解决这个难题。
  叶平宇想了想,便直接留在村里,进行一家一户的说服,而不只是安排别人来做这个事情,作为乡长进一家一户的说服,这种态度确实是难得的了。
  本来都是村里的叔叔大爷,叶平宇来到他们家中,就向他们说明现在厂子发展的情况,而且还有五百万的投资,将来会发展的越来越好,现在还是按照以往的价格进行收购,等到企业发展好了,肯定会补偿他们的。
  村民们虽然顾及小利,但是也撇不开情面,叶平宇一个大乡长都来找他们了,和他们谈话了,他们还怎么好意思继续要求提高稻米的价格?况且听说五百万要投资,厂子越来越大,那可是一件对他们非常好的事情,有了这样的前景,他们也是通情达理的。

  经过几天的走访,叶平宇基本说服了他们,当然这只是金湖一个村,其他村现在也种值金湖贡米品种,为此他又到别的村去,不过由于有金湖村的带头,工作就好开展了,经过他的一番努力,稻米收购终于又顺利开展下来,没有影响到厂子的生产。
  张伟拒绝了叶平宇的配合要求后,本来是想看他的笑话的,赵元功知道后,心里也是暗自得意,想看看叶平宇最终会怎么办,但没想到叶平宇会亲自出马,直接去处理这件事,而那些群众也听从了他的劝说,又与碾米厂进行交易了!
  两人都感到非常失望,叶平宇说服群众之后,紧接着就主持这五百万的投资问题,由于有了祝子船的发话,他不愿意再让别人插手这事,乡两委会也不再开了,一切由他来全权支配,这从事理上也是如此,因为这五百万是他代持的,怎么投资,乡丨党丨委政府无权过问,现在他一个人来投资,别人也无权说三道四。
  五百万的资金现在让叶平宇一个人掌管着,这可是一块大肥肉,赵元功心里就感到不舒服,一切都由叶平宇说了算了,他这个乡委书记算什么?投资这么重大的事,怎么能不召开两委会研究?
  赵元功就把叶平宇找来,想问一问有关投资的事,那意思就是要过问一下,不能完全由叶平宇说了算。
  叶平宇本没有这种独断一切的打算,但是稻米收购这件事让他看清了一些人的嘴脸,他不愿意再让别人插手这事,现在赵元功想过问这事,他当然不会再答应,直接告诉他,一切按照投资人的意愿行事,乡里不需要再过问了。
  看到他这种态度,赵元功就说道:“现在投资人并不在这里,那个碾米厂还是乡里的企业,乡里怎么能不过问?叶乡长,有些事情还是摆上桌面研究一下为好,不要个人说了算。”

  明白赵元功的意思,叶平宇道:“该摆上桌面上的,肯定要摆到桌面上,但不该摆桌面上的,我们不能揽权过多,投资人虽然没有在这里,但不代表他们没有意思表示,我这是在按照投资人的意志行事!”
  赵元功哼了一下道:“投资人我没有见到,不知道他是如何表达意志的,即使他表达了意志,这也是在我们的地盘,也得经过我们同意,不经过我们同意,就想投资,我们也是不允许的,叶乡长,这个道理你不会不懂吧?”
  明显着就是要夺他的权,叶平宇现在对赵元功的表现越来越失望,本来认为他这个人还是可以的,但自打他搞出了碾米厂,引起了各方的注意,这次又吸引来了投资,感到他在自己面前越来越过分了,他是乡委书记,有些权力自己也是不与他相争,但是根本的原则他不能放弃,现在总想着打压自己,把持着一些不属于他的权力,这是他所不能容忍的。
  想了一想,叶平宇当即反驳道:“这个项目是祝书记定下来的,怎么还需要我们的同意?难道我们敢不同意?”
  直接把祝子船搬了出来,赵元功一听脸色变得铁青,叶平宇动不动把祝子船搬出来,明显是故意用祝子船来压他,祝子船是县委书记不错,但他也是有厚台的,祝子船也不是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大不了不干这个乡委书记是了。
  这样一想,赵元功脸色一抖,说道:“祝书记只是同意这个投资,但怎么个投资法,怎么个使用法,他可是没有定,难道我们就不能研究一下具体的细节?”

  看到他有些气急败坏,叶平宇倒是一时心平气和起来,看向他道:“如何使用这笔资金,怎么投资,这是人家投资人的事,我们政府所要做的是为他们提供好服务,需要我们研究的时候,我们再研究,不需要我们研究,我们有什么权力研究?如果我们研究完了,把钱花了,将来赔钱了,政府负责赔偿吗?现在要实行政企分开,国有企业尚且这样,人家投资的企业岂能再由政府来干涉?”
  明知道叶平宇是不想把五百万的权力交出来,但是赵元功却不能直接点出此事,两人都是在隔空过招,而总感觉叶平宇技高一筹,说出的理由让他反驳无力,如果按照叶平宇的说法,他根本没法染指此事,但他又心里不甘心,所以只好**裸地说了一句:“叶乡长,这五百万是不小的数目,如果由乡里来研究,到时候没人会说闲话,可是如果由你一人全权负责,将来出了什么事,你能承担得起吗?”

  目的非常明白了,盯着的就是这五百万的投资,说实在的他也想将钱置于乡丨党丨委的监督之下,但是一方面这钱不属于乡里所有,而另一方面是乡里太多掣肘的力量,如果让乡里来插手此事,说不定会搞成什么样,所以他必须负起全部责任,不论别人说什么,他只要搞好投资就可以了。
  因此听到这话后,叶平宇并没有为其所动,而是平静地说道:“闲话每天都有,有人愿意说让他们说就得了,这五百万与乡里无关,我也要听从投资人的,谢谢赵书记对我的关心,在此多谢了!”
  话说到这份上,赵元功知道他是没法插手这五百万的事了,气得他回去以后,就开始琢磨着如何搞点事,好让叶平宇知道他的厉害,与张伟商议了半天,决定还是拿这五百万说事。
  没过几天,张伟专门向县纪委和市纪委寄送了一封匿名信,举报叶平宇身为领导干部,替别人代持企业股份,严重违反党员干部纪律,请求市纪委和县纪委进行处理。
  张伟知道县纪委在祝子船的控制之下,光寄送给县纪委没用,还要给市纪委寄送一封,这封信寄送到县里之后,县纪委书记刘志新收到之后,拿在手中看了看,本来像这种匿名的信,没什么调查的意义,随手扔到一边也是可以的,但是他看到举报的是叶平宇,祝子船的秘书,他觉得得卖个人情给祝子船,便拿着举报信来到了祝子船的办公室。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