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926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遭到张省长的讥讽,培友人却极其圆滑地道:“张省长批评得对!不过今天的举动,肯定是这些家伙吃错药了,跟我培友人真的没有关系。今天我就开除他们,这种害群之马不能留。”
  梁健却忽然插话:“这种害人之马,培总还是留着自己用吧,开除放到社会上,无非是给社会增加负担。”宁州市、区领导,很惊讶梁健在领导说话的时候,却随便插话进来,或许会引得张省长反感。没想到张省长非但没有反感,还很赞同梁健:“我觉得梁健说得很对,这种害群之马你就留着自己消化吧,不要给社会增加负担了!”
  培友人说:“我按张省长的意思办。另外,我想请张省长到我们企业参观一下。”宁州市长和区主要领导,也都希望张省长能够消消气,
  今天的事情最好能找到一个办法,得到弥补,否则张省长对宁州市和这个区的印象是差到极点了。于是劝道:“是啊,张省长,既然来了,请到企业里考察一下吧?”
  张省长朝市、区领导扫了一眼说:“等这家企业的周边,没这么臭不可闻了,我再去考察吧。”李乔秘书长看出张省长的意思,就对市和区的主要领导说:“张省长要回省里工作了,今天不再考察。刚才张省长所说的话,你们要记在心上,回去之后好好研究,提出整改举措!今天这到底是什么事!”然后,李乔微微曲了下身子,对张省长说:“车子就在那边,张省长我们上车吧。”

  张省长和梁健上了车,留下宁州市长和江侧区的主要领导傻在那里。市长颇为恼怒地对横申印染老总培友人说:“你们企业怎么搞的,敢对省长动棍子!”培友人一副很冤的样子:“谁知道他们俩,会是一个省长和一个省长秘书呢!哪个省长下来,不是身后跟着一班人的!”
  市长道:“你根本不了解张省长的作风,很多地方他都要亲自去看。现在,你得罪了张省长,也让我们这些市、区领导跟着你得罪张省长!这件事怎么弥补!”这个培友人还不以为然地道:“我以前又不是没有得罪过领导,最后不都是解决了?官场上的事情,没有什么是钱解决不了的,到明天给他那个秘书,塞个几万块钱,事情肯定就解决了!”
  市长说:“我不管你用什么手段,反正你得把事情给我平息了,让领导把怒气给消了!”培友人说:“没问题,交给我!”
  张省长和梁健回到了办公室,梁健给张省长倒了水之后,主动认错道:“张省长,今天是我考虑问题不周,差点害张省长被那帮子人给打了。我这个秘书没当好,请张省长批评。”张省长摆了摆手说:“这不是你的错。你已经帮我挡了人家的棍子,手臂没有什么大问题吧?”

  梁健说:“没什么大问题。”张省长说:“接下去,你要注意了解这松塘江边,到底有多少企业,就跟这家衡申印染一样,在私下排污?一方面,你可以让环保部门去检查和统计,我呆会就会给你有关批示;另一方面,你也要掌握第一手的资料,不能省环保部门说了什么,就认为是那样了。”
  梁健说道:“我知道了。我会细细掌握这个数字!”张省长看了看梁健说:“还有什么事,要对我说吗?”梁健说:“这个周末我要去一趟北京,将我妻子送回她父亲那里。”张省长说:“哦,对,我听说过,你夫人是北京人。应该的,是应该经常回去看看家里人。你好好地把人家送过去吧。如果时间来不及,周一不来也没关系。”梁健说:“谢谢张省长,周一,我应该能够正常上班的。”

  梁健刚刚从张省长的办公室走出来,就在走廊中碰到那个不讨人喜欢的魏雨。梁健本就心情不太好,又见到这个女人,就没跟她打任何招呼,朝自己办公室走去。没想到魏雨从后面喊梁健:“梁秘书,李秘书长让你一从张省长办公室出来,就去他的办公室。”
  梁健心想,这下糟糕了,
  今天害得张省长被打,李秘书长肯定要批评自己了。梁健赶紧去李秘书长办公室敲门,推门进入。男子汉有错敢担当,梁健一进入李秘书长办公室就道:“李秘书长,真对不起,今天是我考虑不周,若不是你及时替我们解围,可能后果会很严重。”
  李秘书长在椅子里看着梁健,等他说完之后,才道:“梁健,你认识还是及时到位的,我就不再多说你了。不过,作为在省政府办公厅呆了这么几年的老干部了,我想跟你说两句话,一句话是,有时候领导会有一些想法,会很新,也是为了掌握实情,但是我们要替领导多想一点。领导是只有在位置上,才是领导。领导只有众人的簇拥下才是领导。不能随便让领导单独行动,关键是如果不通过组织,不通过一层层向下传递,很可能人家根本就不知道领导是哪个级别的领导,或许根本不相信。这样的话,领导的威严和安全都会得不到保证。这后果会很严重。掌握事情是小,如果领导的威严和安全受到了威胁,那就得不偿失了!

  “第二句话,那就是遇事多汇报,总是没有错的,你说对吧。这等于是多了一个人为你分担责任,梁健你认为我说得对不对?能听得进去吗?”
  “能听得进。”梁健只能回答。
  对于李秘书长,梁健感觉现在还有些摸不透。在心里,梁健也多次将李秘书长与镜州市政府秘书长肖开福作比较。李秘书长显得更加温和,但是这并不说,他没有脾气。这次梁健和张省长微服私访的事情,没有告诉李秘书长,电话中他好像明显就不开心了。
  但是,李秘书长对于事情的判断,似乎的确也有高人一筹的地方,在横申印染厂外,若不是李秘书长带人过来了,恐怕是真要出事了。刚才李秘书长对梁健的批评,似乎也是合情合理的,建议也没有非常离谱。
  只是梁健还不能完全信任李秘书长这个人,可能也是对肖开福的印象,在影响梁健对李秘书长的判断。梁健告诉自己,不用去多想了。他现在要多注意的,是对张省长交代工作有关情况的收集。

  作为从镜州市上调的干部,梁健有熟悉基层情况的优势,但他也感觉到自己明显也有自己的劣势。那就是对省直各部门有关情况的不熟悉。在机关里,工作是要靠人来干的,信息也是通过人来传播的,如果没有触角,很可能就掌握不了各省直部门、甚至全省的真实情况。停留在书面报告中的情况和具体人所掌握的情况,向来是不对等的。
  梁健感到自己必须尽快与各部门有关人员熟悉起来,形成自己的触角,这样才能完成好省长交办的工作任务。梁健正这么想时,省委副书记秘书冯丰的电话打进来了:“梁处长,有空说话吗?”梁健说:“冯大哥,叫我梁健。还空着,可以说话。”冯丰说:“”有人想请你吃饭,有空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