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谋划,终于走出一条官场的康庄大道》
第194节

作者: 青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但考虑到龚胜大小也是县领导,祝子船压下心中的火,并且安慰叶平宇不要管这件事,明天他就去一趟草岭子乡,先把这件事给定下来。
  有了祝子船的支持,叶平宇什么都不用怕了,龚胜虽然属于地方实力派,但祝子船是县委书记,就是再大的实力派,想要与县委书记抗衡,那也是要掂量一番的。
  龚胜紧跟着也回到了县城,不过他找的不是祝子船,而是郭明海,郭明海是县委副书记,分管政工,如果要处分叶平宇的话,得经过他这一关,他虽然说要向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汇报,但他那只是说说,真要办这事的话,得先一步一步来,先争取郭明海的支持,然后再说其他的话。
  郭明海与他关系不错,先来找他,也好把事情说清楚,来到县城后,他就直接来到了郭明海的办公室。郭明海一看见他,便让他走了进来,笑着问他有什么事。
  龚胜便叹声说道:“郭书记,现在没有王法了,下去视察工作,居然惹了一屁股的骚,你说这事可气不可气?”
  郭明海不明所以,问道:“老龚,怎么了?唉声叹气的,有什么事惹得你不愉快了?”

  龚胜便道:“别提了,到草岭子乡视察工作,结果让人家一顿训,没视察到人家的工作,反而是让人家给视察了,你说这还有王法吗?”
  一听到他这样说,郭明海便感到是不是有人顶撞他了,让他觉得没有王法了,便直接问道:“老龚,你就直接说吧,什么事,我给你作主!”
  要的就是他这句话,龚胜便道:“草岭子乡的那个叶平宇,公然在会上顶撞我,不听从我的安排,说完话直接离席而去,没有一点礼貌,他这种目无领导,不服从县委县政府领导的行为,郭书记你一定要处理一下,杜绝这种行为再次发生。”
  一听到是叶平宇与他发生了冲突,郭明海便感觉有点不好,叶平宇与祝子船的关系十分密切,现在龚胜来找他,他如果直接处理了,祝子船那里不好交代,所以这事得向祝子船汇报一下。
  想到这里,郭明海便道:“老龚,你先消消气,叶平宇顶撞了你,实为不该,不过这件事我得向祝书记汇报一下,看他什么意见,然后我再给你回话怎么样?”
  龚胜看了一眼他,说道:“我知道这小子是祝书记的秘书,但是他也不能目无领导,不尊重上级,如果祝书记袒护他,我就直接去找他,问问他下面的干部如果顶撞了他,他是什么滋味!”
  听着龚胜发狠的话,郭明海没有再表什么态,祝子船的背后是平远朝,现在非常受到平远朝重用,有心在东林县大干一番,现在正是其锋芒正露的时候,连张铭顺现在都不敢与其相争,他作为县委副书记,更不能没有头脑地给龚胜背书,现在只能向祝子船汇报一下再说。
  把龚胜给劝走了,郭明海想了一想,该怎么向祝子船汇报这事,想好之后才走到祝子船的办公室去汇报这事。
  看到他来到,祝子船客气地让他走进来,让他坐下,郭明海想了想没有坐下直接说道:“祝书记,有件事想向你汇报一下。”
  祝子船双目炯炯有神地看向他道:“请说,我听着呢!”
  郭明海便把龚胜来找他的事说了出来,一听到龚胜居然找到他反映这事,祝子船对他与龚胜之间的关系产生了怀疑,一时警惕地问道:“龚胜来找你,你是什么意见?”
  看到祝子船警惕的模样,郭明海犹豫了一下说道:“龚胜是副县长,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我们是要给他一个说法才行,但是具体给什么说法,请祝书记下指示!”
  看到他这样表态,祝子船感觉他没有完全站在龚胜一边,脸色好了一些,便说道:“我们现在不兴戴帽子,打棍子,什么目无领导,不尊重上级的帽子,我们要少扣,这是我的一个意见,第二个意见是有理说理,没理不要硬说,发表重大个人意见要向县委县政府汇报备案,第三个意见是,等明天我会给他一个说法,如果他还有什么想不通的地方,请他直接来找我!”
  祝子船态度鲜明地表达了自己的意见,郭明海听了之后心里就是一惊,因为他明显听出祝子船的话不是有利于龚胜的,很显然站到了叶平宇的一边,幸亏他事先过来请示一下,否则直接把叶平宇叫过来批评一顿的话,那可是要遭祝子船的忌了。
  “祝书记,那我明白了,我会把祝书记的话转告给他。”郭明海听到祝子船的指示后便转身离去。
  等离开祝子船的办公室后,郭明海便打电话给龚胜,让他晚上出来一下,谈一谈这个事情。

  到了晚上,龚胜便请郭明海吃饭,一见到后,便感觉不妙,郭明海的脸色明显不大好,如果是好消息的话,那一定会是非常开心的样子,但现在看来不是那么回事。
  “郭书记,什么情况?”龚胜坐下后就问道。
  郭明海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停了一下才说道:“老龚啊,叶平宇的事你就当作没发生一样,不要再想着这事了。”
  龚胜脸上一怒道:“郭书记,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我白白让他给欺辱了?”
  郭明海道:“什么叫欺辱啊!不过是顶撞了你一下,你要大人有大量不要计较,这不是我个人的意见,而是祝书记的意见,叶平宇是他的小红人,你就不要再揪着此事了!”

  没想到祝子船果真袒护叶平宇,龚胜脸色顿时涨起来道:“他这是什么意见?难道因为是他的秘书就不处理了?如果这样的话,我去顶撞他一回,看他是什么反应?老郭,他祝子船是县委书记不错,但是没有我们这些人的支持,他算什么?如果他这样做事不公,我们干嘛要听他的?你是县委副书记,得有自己的担当!”
  一听到他这样说,郭明海的脸上便不大好看,不过看在老关系的份上没有生气,而是连忙劝道:“老龚,防止隔墙有耳,你这话要是传到祝书记的耳朵里,可是不大好,不论怎么样,我们都是党的干部,服从组织服从领导是必须的,既然他这样表态了,你就不要再争了。”
  龚胜还是不服地道:“我们现在服从组织服从领导,那个叶平宇为什么不服从组织服从领导?我级别比他大,反而要受他的气,你说我能咽下我这口气不?”
  看到龚胜情绪激动,而且纠缠不休,郭明海担心事越闹越大,他感觉祝子船并非是完全袒护叶平宇,如果真是叶平宇顶撞他的话,祝子船大概不会发表这样的意见,很明显祝子船也接到了叶平宇的汇报,认为龚胜发表了一些不当的意见,所以才会说发表个人重大意见要向县委县政府汇报的话来。
  想到这里,郭明海便说道:“老龚,我现在问你,叶平宇为什么要顶撞你?他不会无缘无故地顶撞你吧?”
  这一问,倒是把龚胜给问住了,光觉得自己面子上过不去,但要问一问,人家为什么要顶撞你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