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925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很快,他们就来到了那个管道口,张省长也已经站在了巨大管道的上面。往下看,却是没有出现他们想象中的大量污水直接灌入江中的场景。取而代之的是,管道中只有娟娟溪流,也不是很严重的污水。张省长有些奇怪的问道:“就是这样?”

  梁健在基层干过,知道一些企业使用一些小伎俩,就是用来蒙混领导和应付上级检查的。这里的排放管道,就是派的这种用场。这么大的企业,排放这涓涓细流般的污水,有可能吗?梁健笑道:“不可能,肯定在其他地方排放,”
  梁健在周围望了望,就瞧见了不远处有个地方在升腾些许的热气。梁健对张省长说:“应该是在那里!”说着,就朝堤坝一个相对隐蔽的地方跑过去。向下一望,只见从江面上一阵阵乌色水流翻滚着涌入江心。如果水流在湍急一些,几乎就看不清有污水正在直接排入江中。
  张省长也已经看清楚,望着直接排入江中的污水,沉默无语,一会儿,他对梁健说:“这就是我说的‘恨之深’啊!企业为什么就不能严格按照国家的标准排放污水呢?偏偏是要这么偷排漏排呢?梁健,你用手机,把这里拍一个照片下来。”
  “好的。”梁健就用他的苹果手机,对着污水拍了一张照片。这时候,他们忽然就听到了身后传来了人声。只见有五个人正朝他们跑过来。梁健看到这几个人似乎来者不善,就挡在了张省长的前面。
  那五个人已经走近了。其中一个五短身材,挺着大肚子的男人喝到:“你们是谁?在厂区周围干什么?”梁健答道:“我们随便看看。”五短男人身后,一个穿着门卫服装的男人说:“我看他们鬼鬼祟祟,说不定就是什么无良记者,想要拍几张照片,来敲诈我们企业的。”

  五短男人点着头,打量着眼前的两个男人,他不断打量着张省长,感觉这人有些眼熟,但是又记不起在那里见过。从张强气度上,感觉他不是一个记者,而是一个领导。但是,如果是大领导的话,也不会就这么在厂区周围晃荡了。
  五短男人说:“我们不管你们是谁?我们的人,刚才看到你们用手机在拍照,请你们把手机给我们,把那些照片删除,我们就让你们走。”梁健冷笑着说:“为什么要删除,我们拍的是松塘江,这碍到你们了吗?”
  五短男人很不客气地说:“你们在我们厂区附近拍照,就是不行。”张省长威严地说:“如果你们没有鬼,又为什么怕人家拍照呢?”五短男人说:“这你没有必要知道,反正在我们厂区,五十米内拍照都不行。”梁健想,有必要在此刻亮一亮身份了,他说:“我们是省里的人,叫你们老总出来一下,我们有话要找他谈。”
  五短男人边上的保安说:“看吧,就是无良记者,找老总就是想要敲诈。”五短男人说:“我们老总是你们随便想见就能见的吗?你们说是省里的,有证件吗?没有的话,就把刚才拍照的手机,拿出来!否则就休怪我们不客气了。”
  他示意了手下,边上那些保安就朝梁健和张省长围了上来。
  这真的已经是一个没有凭恃、没有身份,就寸步难行的社会了吗?张省长不带一批随从,不事先通知企业,就要被看做无良社会人员来对待!张省长很是愤怒,喝道:“你们敢!这个社会还有没有王法了?”
  五短男人笑了笑:“这个社会,讲的是实力,少给我书呆子似的讲王法!上,把他们的手机给我抢下来!”张省长原本是在梁健身后,此刻他走上前,站在梁健身侧,对梁健说:“我也练过几年的拳,好久没用,这次正好来试试。”
  梁健没想张省长也会如此血性,就说:“好,张省长,我们今天就当练练手吧。”等到一个保安来抓他衣领的时候,梁健脖子微微往后仰去,右手的拳头扬起,击中对方的脖子里,那人吃疼,差点摔倒在地。
  边上向张省长扑去的人,被张省长瞅准了部位,一脚踹在了腿弯,直接单膝跪倒在地。张省长和梁健交换了一下眼神,说道:“还行吧!”梁健笑说:“张省长,你真的是练过的!身手很不错!”五短男人看到梁健和张省长似乎很有两下子,并不是身边的四个保安能够制服的,就一个电话打到了企业里。
  一会儿功夫就有数十人出来了,都是厂里的保安人员和车间管理人员,将梁健他们团团围住了。这些人手里,都握着棍棒或者器械,对张省长和梁健虎视眈眈。梁健和张省长尽管是学过一些防身之术,但毕竟都不是专业武者,更不是中南海保镖,双手难敌十掌,梁健感觉,现在问题有些严重了。

  由于他们刚才已经离开车子,驾驶员的视线也被厂区的建筑挡住,如果这些厂里的人真对他们动粗,打伤了张省长,那该怎么办!不给他多想的时间,
  就听到五短那人说:“给我收拾他们!”
  接着那些棍棒就朝着梁健他们招呼过来,梁健不管太多,看到一个棍子朝张省长那边敲下,他抢了过去,用手臂遮挡,听到“砰、嗙”的声音,棍子直接打在梁健胫骨上,钻心之疼,刺激着梁健的神经,但是他强忍着,庆幸没让棍子达到张省长的身上。
  那些人还不满足,身边一圈棍子,又向他们两人招呼过来,这次出手的人太多,梁健也感觉无能无力,张省长可能也要挨棍子里。梁健只能张开手臂,尽可能地替张省长遮挡一番!
  “都给我住手!”“散开!”“混蛋,你们都在干什么!”忽然从那帮人身后,想起了怒斥声。由于听到其中一个声音,是横申印染老总的声音,那些保安不敢再动了,拽着棍子退开
  。这才避免了张省长挨到了棍子。

  梁健和张省长这才看到,有一批人已经急匆匆的赶到。里面赫然有市政府秘书长李乔,竟然还有宁州市长潘家盛和区里的主要领导,另外一个人的行为非常显眼,这人五十岁的年纪,个子并不高,
  脸上有些坑坑洼洼,他当着大家的面,就给五短男人一个巴掌,喝道:“你是瞎了眼了,敢不经我的允许,在这里企图让保安打省长!从现在开始,你不是我们横申的员工,你被炒了!”
  五短男人一声不敢吱,任由脸上有些坑洼的男人打骂。坑洼男人对那些人喊道:“还不给我赶紧滚蛋,在这里作死吗!”那些人看都不敢看张省长和梁健,都感到自己今天是碰上硬钉子了,这饭碗可能真的是要保不住了,赶紧都退了下去。
  坑洼男人感激赔礼道歉:“张省长,我是衡申老总培友人,都是我对职工管教不严,向张省长请罪了。”张省长冷笑一声:“恐怕是培总管教的很好,所以你那些管理人员和保安才会对你这么忠心耿耿,对于别人才会这儿飞扬跋扈吧!”
  日期:2015-06-28 17:3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