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146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5-12-26 18:35:20
  夜幕降临,战事稍歇。日军作战会议也在前线指挥部很快召开。会议几乎变成了步兵对炮兵部队的声讨大会:各联队指挥官痛陈炮兵的无能,连敌人的毛都打不着,打自己人却一打一个准。他们强烈要求炮兵应跟随步兵的进攻往前同步移动,保证对步兵持续有效的炮火支援。
  以内山、畑勇为首的炮兵军官虽然对步兵的指责心存愧疚,但对他们提出的要求却不得不一口回绝。上午为了摧毁苏军炮兵阵地一口气用去5000发炮弹,下午为了阻止苏军反攻又用去5000发,总计耗弹10000发。才打了一天时间,日军全部炮弹储备量的百分之七十就没有了。前面已经提到,当天的炮战已经使炮兵部队损失了几乎所有的牵引车辆和畜力。在机械或者畜力得到必需的补充之前,在松软的沙土地上移动几吨重的重炮谈何容易。即使勉强能够搬移,要在短短的一、两天内完成构筑既要隐蔽又要利于发挥火力的炮兵阵地也决无可能。畑勇少将不耐烦地说,“构筑火炮阵地,不像你们步兵那样随便在地上刨个坑蹲下就行了,一个晚上根本就干不了。”

  双方的争论最后由关东军副参谋长矢野少将做出现场裁决:两个九零式75毫米野战炮大队随步兵的前进向前移动,以压制苏军前沿火力点支援步兵冲锋。其余重炮原地不动,主要任务改为摧毁哈拉哈河上的浮桥,切断东岸苏军的增援。
  7月4日早上8点,充分利用苏军阵地正对太阳视力受损的有利时机,日军所有重炮对着哈拉哈河上的浮桥开始狂轰滥炸。苏军重炮指挥官高尔金少将命令所有的炮兵单位、包括前沿的师属团属火炮集中火力打击日军的重炮阵地。一时间日军重炮阵地被硝烟和爆炸揪起的沙土所笼罩,个别地方能见度只有两三米。但日军的重炮还是顽强地向苏军的浮桥射击,接二连三的重型炮弹击中了目标,苏军的浮桥登时断成了五、六节。消息传到指挥部,几天来一直眉头紧锁的小松原脸上终于露出了久违的一丝笑容。

  笑容还没绽放就迅速凝结,很快又变成了惊讶。日军前沿观察哨发来了新的消息:苏军坦克和运输车辆仍在不断渡河。小松原立即追问:难道苏军浮桥这么快就修复了吗?哨兵回答说:浮桥没有修复,也没有人去维修浮桥,只看见苏军的车辆贴着水面就开过来了,根本没有看到桥。这一下小松原呆住了,他怎么也想像不到苏军那几十吨重的坦克怎么可能贴着水面开过河来,难道老毛子使用的是水陆两栖坦克吗?

  不愧为陆大的“军刀组”成员,一边的辻政信立即发出了深度侦查命令:“让侦察兵认真察看苏军坦克的运动轨迹,如果运行轨迹是直的,那就说明它们借助的一定是桥!”
  “陆大探花”也绝不是浪得虚名,辻政信的判断完全正确。苏联人过河使用的果真是桥,但不是能看见的浮桥而是藏在水下的暗桥。苏军工兵利用暗夜事先把暗桥架在了哈拉哈河水面下30厘米左右的位置,如果不到桥跟前很难发现水下居然藏着这样的暗桥。忽然想起来南斯拉夫电影中的一句台词,——那真是一座好桥!
  这样的暗桥日军炮兵观察哨根本看不到,也就无法准确指示炮击的方位,只能以行驶车辆为参考指示一个大致位置。让日军炮兵无奈的是,炮弹只要不直接落在暗桥上,即使弹着点非常接近也无法破坏这样的暗桥。更气人的是这样的桥还不止一座,苏军工兵一共在哈拉哈河上修建了两座这样的暗桥,浮桥被毁根本无法切断河两岸苏蒙军的联系。
  那边对方没啥大碍,这边日军的重炮阵地已经被炸得一片狼籍。一件比天还大的事就在此时发生了。天皇陛下的女婿盛厚上尉正在指挥4门150毫米榴弹炮进行射击,一颗炮弹准确地落在第一门炮座后不远处爆炸,炮车轮子随即升上了半空。随军陪伴盛厚的宫内省属官当时腿就飞了。这时候那个被炸飞的大车轮子又重重落在了驸马的身边,虽然没有直接砸在驸马爷那娇贵的身体上,却还是擦伤了驸马的额头。这还没完,随着爆炸飞起的沙柱将驸马掀翻在地,落下来之后又把驸马活埋了多半截。十几个炮兵急忙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去,七手八脚地将驸马爷从沙里挖了出来。

  士兵甚至将军的死亡事小,驸马爷负伤事大。从驸马来服役就担惊受怕的联队长三鸠一郎大佐急的也顾不上向内山和小松原汇报了,直接越过好几级电告了关东军司令官植田大将,哀求将驸马爷速速调到其它非战斗部队去。
  其实植田司令官也正在为如何保护好驸马爷而殚精竭虑。听到驸马负伤的消息植田是又惊又喜。惊的是驸马爷毕竟是金枝玉叶,身娇肉贵,在自己手下有了损伤难免对自己的前途产生负面影响。喜的是这下可以名正言顺地将他撤下前线了,这样即保存了皇家的荣誉,驸马爷今后也不会再有性命之忧了。很快,一架小型飞机降落在诺门罕前线,头部擦伤的炮兵中队长盛厚上尉乘坐这架专机迅速飞离了危险之地。

  驸马继续镀金之地选在了驻哈尔滨的阿城重炮联队。不过现在还不能去那里报到,驸马首先要去的地方是海拉尔陆军医院的豪华病房。
  已经被打的没了多少脾气的日军炮兵也慢慢学精了,每打出去一发炮弹就立即撤离炮位,因为这会立即招来苏军几十发炮弹的回击。一边的步兵实在看不下去了,就派人来请求炮兵,拜托你们千万别打了,以免招来对手更猛烈的打击,快去一边擦汗歇歇吧。
  炮战进行到第三天,日军最后的3000发重型炮弹也打完了。不仅前线炮弹告罄,日军在全满洲的重型炮弹储备已经消耗了四分之三,剩下的炮弹已经不足5000发,还分别储存在旅顺等不同的地方。关东军又紧急调派运力往诺门罕前线运送炮弹。经过一个星期的抢运,到达前线的炮弹也仅仅够配备给每门山炮15发、重炮10发。真打起来,这点炮弹连一个小时都支撑不了。炮兵的战斗力至此已经基本耗尽。

  炮兵决战也输的干干净净,已无还手之力的日军无奈低下了头。连一贯狂妄的辻政信都丧气地说,“第一天我们打了敌人一万发,敌人回敬了我们三万发。”要是知道朱可夫手里还有二十多万发炮弹,不知道他还会不会说出“皇军一个师团打老毛子三个师”的豪言壮语。
  三天的炮战日军重炮部队损失惨重,不但没取得是什么像样的成绩,而且还接连两次将炮弹打到自己人的头上。内山少将再也无颜充当炮兵部队的指挥官了。他主动让贤将指挥权移交给重炮第3旅团的畑勇少将,自己灰溜溜地回长春去了。不过他的这一决定实属明智,半个月后畑勇少将就“玉碎”在了诺门罕前线。
  至此日军招数用尽,虽然占领了河东的部分阵地,但始终无法对苏蒙军的主阵地形成真正的突破。经过近三个月的激战,日军自身伤亡惨重,武器装备遭到大量损失,虽经不断补充但战力依然越来越衰弱。而对面的苏军似乎丝毫没有受损一般,反而是飞机、坦克和装甲车越打越多,性能也不断提高。原来一名士兵用一个简易汽油弹就可以消灭一辆坦克,现在这种“武器”对坦克也基本不起任何作用了。大家都清楚日军的失败已经无可避免,只是碍于面子的关东军高层不愿意承认现实而已。

  很快诺门罕前线接到了来自关东军司令部的命令:“立即停止进攻,占领东岸战线,构筑阵地,准备持久战”。接到命令的小松原立即明白了植田司令官的意图,暂时看来是赌不下去了,只有跟敌人先耗着吧。苏军竟然也没有立即展开反攻,多日来炮声隆隆的诺门罕前线暂时平静下来。
  这似乎是一场中国内部的纠纷,作战的双方蒙古和满洲都是中国人。但谁都知道真正的幕后是谁。——其实他们早已经冲到了幕前。即使已经打的头破血流,远东的两大宿敌日本和苏联都没有向对方正式宣战。
  “这是一场陌生的、秘而不宣的战争”。1939年7月20日,美国《纽约时报》社论这样评价俄国人和日本人在蒙古草原上的这场苦斗。《时报》不屑一顾地嘲讽道,“他们在人们注意不到的世界角落里发泄着彼此的愤怒,进行着一场毫无实际意义的战争”。
  直到两年后日本人的丨炸丨弹劈头盖脑地扔到了珍珠港,美国人才明白过来,恰恰是他们认为无关紧要的这一场战斗改变了日本人的作战对象,也恰恰是他们根本瞧不起的日本人给了他们致命的打击。美国人将为自己的骄傲和轻敌付出惨重的代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