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17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郭姑娘急躁得很,推了我一把,说刚才那女的就是进了男厕所里去,她合适,我怎么就不合适呢?
  我有些头大,说不会吧,难道她是一人妖不成?
  小郭姑娘推着我进去,说是不是人妖我不知道,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里面一定有幺蛾子,走走走,看热闹去!

  我几乎是被小郭姑娘给推进的厕所,还好这里面并没有瞧见什么人,倒也免去了尴尬,而就在这个时候,小郭姑娘将食指竖在唇边,冲着我嘘声,然后指着里面的格子间,比着口型。
  我瞧不清楚她到底想要说些什么,不过侧耳一听,突然间就听到有一种古怪的声音来。
  很痛苦的喘息声,就好像是……
  呃……
  我并不是什么纯情少年,听到那声音,几乎是立刻秒懂,这种事情我只在电影里面看过,却没想到居然还真的有发生在现实里,而且面前还有一个漂亮女生,顿时就觉得有些尴尬,想要拉她离开,然而小郭姑娘却凑在我的耳边低声说道:“等等,里面那女的,就是你刚才说的夏夕!”
  什么?

  我的眼睛一亮,一把抓着她的胳膊,说你确定?
  小郭姑娘拍了一下高耸的胸脯,得意地说道:“家传的千里眼,真真的,不行你自己去看就是了。”
  我一想也是,想着那夏夕的身手可是十分厉害,也没有任何懈怠,一转身,避开小郭姑娘的视线,将那破败金剑给摸了出来,小心翼翼地靠近最里面的格子间。
  那里面似乎也进行到了关键之处,动静越发地大了起来,我全神戒备,先是用脚轻轻地推了推,发现里面给反锁了起来。
  不过这个不要紧,那样的门锁,怎么能够挡得住虫虫给我锻造的这金剑锋芒?
  我深吸一口气,那破败金剑顿时就是一阵金光摇曳,紧接着我陡然出剑,朝着那门锁的位置倏然一劈。
  唰。
  一声炸响,那门锁给陡然劈开了去,而我则一大脚飞了出去,将门给踹开了来。
  门一开,就能够瞧见马桶上面,堆叠着一对男女。
  那男子正对着我,一脸惊容,却是之前跟我共睡过一个方向的小马,他身上的衣服安好,裤子则褪到了膝盖处,而那女的则是背对着我的,坐在了小马的腿上,黑色折裙覆盖住了一切春光。
  瞧她这打扮,可不就是我刚才瞧见的夏夕么?
  我对这个女人的印象太过于深刻了,几乎成了阴影,骤然瞧见,也是紧张得不行,长剑猛然一递,直接就顶住了她的后心,大声吼道:“夏夕,你总算让我给逮住了吧?”
  这事儿出现得实在是太突然了,小马的身子还在抽搐,脸上痛苦地大叫了一声,而那女人则扭过了脸来。
  等等……
  好像有些不对劲儿啊?
  我下意识地收回了金剑,而这时那女的也带着哭腔,大声骂道:“你他妈的到底是谁啊,人家不就是不分场合么,至于这般喊打喊杀的么?”
  那女人一开口,我顿时就懵了,这声音,绝对不是夏夕。
  我擦嘞,你们这些锥子脸女人是不是都照着一个模样,在一家整容所里面弄出来的流水线产品啊,这不是害人么?
  我脑子一热,顿时一阵头疼,没有跟那女人多作解释,而是转身就走,瞧见旁边的小郭姑娘还直愣愣地瞧着人家的不雅处呢,气急败坏地一把拽着她,往外面拖去。

  小郭姑娘不情不愿,不过却哪里及得上我力大,给拖将而出。
  我刚刚收起了金剑,小郭姑娘立刻就兴奋了起来,拉着我说道:“哎,你看到没有,刚才厕所里面那男的,是不是咱们驴友群里面的小马啊?没想到啊,他平日里看着斯斯文文的,居然这么奔放,干出这样的事情来,简直是太让人惊讶了!”
  我拉着她往外走,说你管别人那么多呢。
  小郭姑娘又想起了我刚才空手变金剑的手段,激动地说道:“对了,你刚才什么情况,怎么那么一闪,手上就多了一把剑?”
  我说要你管啊,我们赶紧走吧,把人家酒吧的厕所门卸了下来,到时候人找咱赔偿可咋办?
  我脑子乱糟糟的,不想在这里久留,小郭姑娘一听到要赔偿,顿时也就待不住了,匆匆回到了前厅,找到路涛,招呼大家赶紧离开。
  土豪路涛还想着跟小郭姑娘多喝两杯酒,促进感情呢,有些不愿意,问到底为什么,小郭姑娘也不多做解释,只是不断地催促,于是大家便也不再停留,便离开了这儿。

  出来之后,一点人数,才发现少了四个男同志,这里面就包括得有小马。
  大家各自打电话联系,结果有一人回来了,还有其余三人,回复让我们先回去,他们可能还要再待一会儿。
  所谓再待一会儿,估计是有很重要的事情,甚至今天晚上都不回去了,大家都是成年人,心照不宣,也没有多做催促,结伴而归。
  我回到房间之后,洗了一个冷水澡,越想越不对劲。
  等等,那人虽然不是夏夕,但是为何会长得那么相像呢?用同一家整容医院的解释,应该是说不同的吧?
  难道,那女人其实跟夏夕是有一定关系的?
  小马是半夜五点多回到的酒店房间,他显然是有些太过于疲惫,回到房间之后,一句话不说,就直接倒头就睡了。
  我醒过来,想要跟他谈一下,结果喊了几声,都没有任何回应。
  从来不打呼噜的他,接下来的时间里不断地磨牙打呼噜。
  他当真是累得不行了。
  到底是做什么事情,会这么累呢?
  见识过小马和那名神似九分女夏夕在厕所里面的胡作非为,我都懒得去问,闭上眼睛,结果他的呼噜声实在是太魔性了,就好像有电钻在我的脑瓜仁儿里面不断钻一般,嗡嗡嗡,终于无法入睡了,于是爬起了床,来到了外面的空地上。
  此刻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四下一片寂静,我不丁不八地站立着,然后双手向前,观想着自己仿佛抱着一个大缸。
  如此虚怀若谷,足足站了十分钟的桩功,一动也不动。
  等到我感觉劲力终于几乎都快要游弋出去的时候,身子陡然就动了。
  静若处子,动若脱兔。
  我一动,整个人就好像是绷到了极限的弹簧,一下子就弹开了,那人就仿佛幻影一般,在平地上不断地移形换位。

  我感觉有浑身的劲气充满了胸口,恨不得出去跑个十几里路,将这体力给消耗了去。
  燥热。
  事实上,我也是年轻气盛、血气旺足的年轻人,瞧见小马和那个锥子脸女孩在厕所里面所作的勾当,没有半点儿想法,其实是不现实的。
  日期:2015-11-01 18:1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