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083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问:“还有这样的药吗?”
  黑明珠说:“有啊,给你看看,你可以试试。”
  她真的掏出了药丸,然后给我看,我看着的时候,她突然啪的塞进我嘴里,然后照着我后脖子打了一下,我就吞了下去。
  我咳嗽,咳嗽了后我问道:“你,你什么意思!我又没喝什么酒。”
  黑明珠说:“这是泻药。”
  我说:“泻药!你给我吃泻药干嘛!”
  黑明珠说:“世上哪有什么解酒药吃下去后喝了酒不上头的。我根本没喝。”
  我问:“啊,你没喝!”
  黑明珠说道:“没喝。”
  我说:“可是我明明看到你喝了啊!”
  黑明珠伸出手到车窗外,然后卷起来袖子,袖子里一下子倒出水来。
  我说:“啊!这是伏特加吗!”
  黑明珠说:“我全倒进了左边衣袖里。”
  我说:“靠,你真会阴人,你袖子还可以装酒啊?”

  黑明珠说:“一点小把戏。”
  我叹气,说:“可怜了一个煞笔文浩,喝了个半死不活。怪不得看你好像很豪爽,双手拿杯灌进嘴里,原来是阻挡着倒进了袖子里,你,你太阴险了。”
  刚说完,我突然感觉自己肠胃在动:“等,等等!”
  黑明珠刹车了:“下车!”
  真要下车了,感觉身下千军万马要奔腾出来了,真的是给我吃了泻药!

  我急忙的跳下车,然后翻出路边围栏,好在这里是有点荒,不是城里,我直接在围栏外草地蹲下去。
  黑明珠对我道:“这是对你的一点小惩罚!”
  紧接着踩油门走人。
  我喊道:“靠!等等!我怎么回去!啊!给我纸巾!给我纸!”
  车子已经不见了影子。

  你麻痹。
  拉到几乎虚脱,妈的,王八蛋黑明珠。
  这里又冷,风呼呼的吹,搞得我难受死了。
  我极为龌龊的动作,走过去摘了野草野花的叶子擦了。
  真是丢人啊。
  唉,妈的,她真够狠的,把我扔这里就跑了。

  还喂我吃泻药。
  我提起裤子后,软着脚,慢悠悠的跨过公路围栏。
  突然,看到面前一个人,拿着拍着。
  靠,正是黑明珠!
  她在干嘛呢!

  哦,她原来还没走,她偷偷的拍了下来,我靠,她把车停在远处,然后过来拿着偷拍我,我却都不知道!
  **!
  我急忙冲过去抢:“你给我删掉!”
  她转身就跑,我喊道:“我还不信我追不上你!”
  可是,我高估了自己。

  她那叫跑步吗,她那是在飞啊!
  速度飞快的连我这个跑步健将看着都愕然,猎豹是这样跑的吧。
  专业的跑步运动员,是要经过专业的训练,然后才有这样的跑步的姿势和动作,跨步呼吸都需要协调的,她就跟电视上跑步健将比赛的那些人,一个样,跑得一个样。
  飞快的直接到了她车上,我跟着后面跑过去:“即使不给我删掉,你也给我搭个顺风车吧!这里拦不到车啊!等等!这里鬼多啊!”
  车子发动后,踩着油门不见了影子。
  我靠。

  你就这么对我?
  好,这就是对我的惩罚。
  黑明珠,你也太小肚鸡肠了吧。
  好吧,我只能沿着路走过去,这里其实不是郊区,只是这里在建,不知道要建房地产还是要建什么,所以看起来荒,很快就拦到了计程车。

  上了计程车,回去了睡觉。
  折腾了一天,终于能好好睡个觉,真**要命啊。
  次日,去上班。
  刚忙完,徐男给我打了电话,叫我去她办公室一趟。
  我听她口气,估计是出了什么事,赶紧的过去了。
  然后,到了徐男的办公室。
  徐男说:“关上门。”
  我关上了门,然后过去问道:“出了什么事?”
  徐男指着桌上的一个信封说道:“这是门卫送来的。”

  我看着信封,写着:b监区监区长收。
  我问:“里面是什么?绑架信还是什么。”
  徐男说道:“里面有一张光盘。”
  我问:“然后呢?”
  徐男用她的电脑,给我看:“你自己看吧。”

  她点击给我,然后她转头过去,看窗外。
  我靠!
  看到那黑乎乎的背景,我就知道,是昨晚黑明珠拍的我跳到路边拉稀的画面,果然,看到我了,然后,声音好难听叫的,很销魂,很恶心的销魂,最后是我龌蹉的过去拿叶子擦的画面。
  黑明珠,老子恨死你了!
  这都**什么啊,有这么惩罚人的吗。
  我关了视频,然后取出光盘,直接掰碎了。
  徐男问道:“你干嘛了,得罪谁了?你朋友恶搞你吗?”
  我说:“得罪了一个厉害的人,她昨晚直接塞泻药我吃下去,然后我去拉稀,偷拍我。”
  徐男问:“什么人?”
  我说:“唉算了我不懂怎么说。男哥,你就当没看到,不要和人家说啊。”
  徐男说:“听门卫说,监狱长,副监狱长,政治处,侦察科,狱政科,防暴队。”
  我还没等徐男说完,惊呼道:“**人手一份吗!”
  徐男说:“包括我们各个监区,都有。”
  我差点没晕过去。
  我瘫着坐在了凳子上,我这形象啊,尼玛啊黑明珠,让你全毁了,全**毁了!
  我欲哭无泪,我点了一支烟,挠着头说道:“完了,彻底完了。深爱我的谢丹阳,深爱我的各个女孩子们,我,完了。没有形象了,以后,我都是被耻笑的对象了。要逼我辞职了吗!我还有什么脸活在世上!活在监狱里!”
  徐男说道:“别这么想,其实也没什么的。”
  徐男说完,倒是哈哈大笑了起来。
  我骂道:“我草你!你是忍了很久了是吧!”

  我心里愤怒,难受,尴尬。
  唉,心里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啊。
  这还有什么脸面面对监狱里的江东父老,各大美女们。
  全毁了,全毁了!
  烟都没心情抽了,我扔掉了烟头,我问徐男道:“男哥,怎么办?”
  徐男说道:“假装不知道,厚着脸皮活下去,难道还真辞职不干,去自杀不成。”

  我说道:“如果是你呢?”
  徐男说“:是我。我,这里都是女的。”
  我说:“对啊,如果你是女的,在男子监狱,然后你拉稀什么的这种窘样同事们都看了,你怎么办?”
  徐男想了想,说道:“辞职,走人。去一个他们都不碰到我的地方,把他们都拉黑。”
  我靠在了椅背上:“是啊,那我呢。”
  徐男说:“你是男的,怕什么。”

  呵呵,我是男的,是啊,我怕什么,丢人就丢人吧。
  我说道:“没其他事了吧,那我,我回去了,我想去打听一下,到底出现了什么情况,是不是她们也都看了我这个视频。对了,不是说外面的东西不能随便送进来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