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920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原本以为,葛慧云会是那种板着脸的官太太,可如今看到,葛慧云更像是那种心无芥蒂的小姐妹。闻璇就与葛慧云做了下来。葛慧云问梁健:“梁健有空吗?要不也坐下来品一杯茶?”梁健摆摆手说:“我这人不会品茶,只会牛饮。张省长那边还有事呢,我还得过去。张省长说了,晚上他会回来一起吃饭。”
  葛慧云说:“那好吧,你们都很忙,我也不留你了。晚上记得一起过来吃饭吧。”梁健点了点头说:“张省长已经跟我说过了。”从张省长家出来之后,梁健越发觉得,葛慧云真的是一个极聪明、极能干、极有涵养的女人。这样的女人,或许能够成就一个非常成功的男人。
  梁健脑海里,不由就出现了两句话“上善若水”、“以柔克刚”,葛慧云应该是深明其中意义的。从张省长家里出来,梁健就去了张省长办公室。看到梁健这么快就来了,张省长问道:“闻璇到我家还好吗?”梁健说道:“如果不知道她们是第一次见面,恐怕会以为她们是姐妹。”
  张省长一笑说:“如果不是因为闻璇花园的事情,闻璇可以把她的企业做得更大。”梁健说:“有些事情都是机缘巧合,勉强不来。”张省长看着梁健笑道:“梁健,你说话,怎么都比我老气横秋了?”梁健说:“也许张省长的心态本来就比我年轻。”这话有些拍马屁之嫌了,但梁健也是随口说说,不能老是在领导面前一副清高脱俗的样子。张省长果然笑了,他说:“我还以为梁健是不会说一些奉承人的话的。”

  梁健任由张省长调侃,接着就打出了自己的牌:“张省长,这次在闻城的行动中,我发现了几个有用之才。”他知道张省长是一个爱才之人。果然,张省长感兴趣地道:“你倒介绍一下看。”
  梁健就将姚松和褚卫的情况说了,并加了一句说:“那次张夫人去镜州市,在遇上麻烦的时候,姚松和褚卫就出过力。”张省长听后道:“我会去和夏厅长说这个事情,如果他们的确需要基层的干警,就可以让他们调过来。”梁健说:“谢谢。”梁健本来还想提到林珊,但是感觉自己一连要求调动三个人,似是不大妥当,或许会让领导想多。
  张省长看了一眼梁健,说:“我看你好像还有其他话要说。”梁健尴尬一笑道:“没有了。”对于没有把握的事情,梁健还是先打算不说为好。张省长点了点头说:“梁健,虽然你现在已经离开了镜州市,但是休闲向阳的工作,你还是要多多关注一下。这项工作,我不想放掉。这是我要重点抓的几项工作之一,如果向阳坡镇探索得好,我想在其他地方也进行推广。”
  梁健的确也是有段时间没有回镜州了,这也不失为一个好机会。梁健说:“我找个时间,再去一趟向阳坡镇。”张省长说:“你自己安排时间,从现在,到新省委书记到来的时间,我这里应该都没有大事。”
  听到“新省委书记到来”这话,梁健心里一愣,说:“我们都希望新省委书记是张省长。”张省长摇了摇头说:“这种可能性已经不大了。”梁健很想问,这到底是为什么,但是他还是忍住了。他对张省长说:“我把接下去几天的日程安排去排一下,然后再问问省公丨安丨厅的调查情况,再向张省长报告。”
  梁健处理掉日常事务,与省公丨安丨厅王凯打电话,王凯说,目前几乎都还是没有进展。他们开展调查的对象,就只有闻城市人大副主任曹青和闻城市检察院检察长祝军两个人。梁健对于曹青这个人,感觉就是一个带着官帽的地痞流氓,仗着背后有人,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做了,他还认为是理所当然,谁叫他手里有权,有权就是任性!
  为此,梁健不认为曹青这种人会供述什么,他或许正在等着上面有人来将他解救出去呢。但是想到祝军,梁健却有一种不同的印象。那天在宾馆房间,梁健他们闯入的时候,看到祝军的眼神,似乎没有曹青那种没有底线的邪滑。梁健对王凯说:“王队长,我能不能来你们办案点一下?”

  王凯高兴地说:“当然欢迎来指导。”梁健说:“我只是来看望看望王队长,你们办案辛苦。”王凯说:“你大概什么时候到?我们办案点要事先通知才能进入。”梁健说:“我这就出门,你把地址发给我吧,我还没有来过。”王凯说:“没问题。我现在就去跟门卫打招呼。”
  二十分钟之后,梁健来到了省公丨安丨厅的办案点。该办案点位于省公丨安丨厅后面的一个山坡上,车子要拐一个弯道才能上去。看到省政府办公厅的车子,门卫就开了门放梁健进去。
  里面有一道厚实的山墙,上面是铁丝和摄像头,想必想要从这里逃出去,会是非常困难的事情。车子掉了一个头,来到一栋建筑物前,这就是省公丨安丨厅带人来调查的地方了。王凯已经等在了门口,伸手握了梁健的手,说:“欢迎,欢迎。”说着,就带着梁健往里面走。
  里面的结构跟学校差不多,左右两边都有房间,过道里也有人守卫,看来这次省公丨安丨厅是相当重视这个案子的。梁健跟着王凯进入了一个监控室,里面分别是有两个房间正在谈话。梁健看到了两个房间里,分别是曹青和王凯。
  曹青双手耷拉着,人靠在椅背上,一副无赖的样子。王凯说:“刚开始,他还架着二郎腿,还张嘴跟我们要香烟。我们让他坐好。他就假装摊到在地,被我们办案人员提了起来,在他二郎腿上踢了几脚,他吃疼才不敢放肆了。
  “我们让他说,为什么要劫持闻璇。他矢口否认,说,他根本就没劫持闻璇。是闻璇勾引他们这几个男人。这是一个信口雌黄,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家伙。他说的最多的一句是,你们等着瞧吧!看来他真是有恃无恐。”

  梁健对曹青这家伙的任何表现,都不觉得有什么奇怪。梁健说:“这家伙是仗着上面有人,他还以为人家会马上来把他捞出去。”王凯说:“这种人渣,如果重新让他回到以前的位置上,那还了得!”
  梁健又向祝军看去。祝军的情况看起来,是要低落得多。他神色有些恍惚,精神状态也有些颓废,似有懊悔之意。梁健问王凯:“他也不说吗?”王凯说:“他就是不说话,不开口。对这种不说话的嫌疑人,就最麻烦了。”
  梁健盯着祝军看了一会,然后说:“我能去跟他谈谈吗?”王凯想了想说:“行啊。如果你能让他开口,我们就好办了。”梁健说:“我去试试。”王凯带着他走出监控室,走到过道里,干警替他们打开了门。里面正有两位干警,正在和祝军谈,但是祝军一句话也不说。
  其中一个干警显然是失去了耐心,猛地一敲桌子,冲着祝军说:“你是哑巴了不是!”祝军还是低着头,毫无反应。王凯对着里面干警说:“你们先出去休息一下吧,我们来和他谈谈。”谈话室内有监控,外面有干警,为此,王凯和梁健也不用担心,谈话时,祝军会有什么反常的举动。
  日期:2015-06-27 16: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