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14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对方一反抗,我立刻就感觉得出来了,都是很扎手的练家子。
  古代的时候,这样的情况也常有,几个小兵将一个大将给拖延住,然后众人一起上,将其拿下,而古战法并非没有破解之法,要么力敌,要么智取。
  我力敌不得,唯有智取,我一拱身,就绕到了那人的身后,回手一勒,将那人的脖子给掐住,另一只手则抓住了他握刀的手腕,然后拖拽到了附近的一辆车门前,大声喝道:“你们都特么的谁啊,有种报上名来。”
  我的手腕使劲儿用力,将那人手上的匕首一点一点地挪过来,按在了他的脖子上。
  瞧见我一把制住了那人,周围的人便有些犹豫了,纷纷叫嚷道:“放开猪哥,不然弄死了你……”
  听到这杂乱的话语,我不由得笑了,说应该是我放开了他,才会死吧?
  众人一阵喧哗,而这时那边的小郭姑娘也听到了动静,匆忙赶了过来,冲着这帮人喊道:“喂,你们是干嘛的?”
  对方一暴露,立刻慌了,有一人冲着我寒声说道:“陆言,你已经上了黑道通缉令,人头可值一百万,兄弟们与你无冤无仇,只求钱财,你若放了猪哥,凡事皆休,若是他有个三长两短,我们黄山帮跟你不死不休!”
  什么,黑道通缉令?
  我一愣,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居然还有人这般破费,出了一百万来卖我的命,而就在我这般一愣神,被我揽在怀里的猪哥身子猛然一扭,却如同泥鳅一般滑了出去。

  我反应过来,伸手一抓,揪住了他的衣服,那人却奋力挣扎,只听到撕拉一声,他半身衣服撕裂,露出一身肥肉来。
  猪哥脱离了掌控之后,立刻朝前狂奔两步,而这时汽车旅馆也有许多人发现这边,远远地围了上来,他们不敢当众行凶,慌忙跳上了一辆早已发动了的汽车,扬长而去。
  小郭姑娘冲到我的跟前来,望着轰鸣而去的汽车,惊讶地问道:“这些都是什么人?”
  我也是丈二摸不着头脑,说不知道啊,听他们说是黄山帮的。
  黄山帮?
  小郭姑娘想了一下,说不对啊,黄山倒是有个玄武门,不过十几年前就已经一蹶不振了,哪里还有什么黄山帮?

  我笑了笑,说应该不是什么站得住脚的大场子,要不然也不会为了一百万这般大动干戈。
  小郭姑娘说什么一百万?
  我自己都闹不清楚,也就懒得跟他们解释,而这时驴友群的群主楚领队走了过来,看了我们一眼,低声说道:“陆言,你跟我来一趟。”
  我跟着楚领队来到他的房间,瞧见里面还有一个人,却是五哥。
  小郭姑娘也想进来,结果给拦在了外面。
  我进了房间,瞧见楚领队和五哥两人的表情严肃,有种三堂会审的感觉,知道刚才的袭击事件让他们起了疑心,准备对我盘问一番。
  果然我刚刚坐下,那楚领队便问道:“陆言,刚才那帮人,到底是干什么的,找你有什么事情呢?”
  我一头雾水,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只有说不知道,对方见面就动手,根本就没有多做解释。
  楚领队纳闷了,说若不是你的仇家,怎么平白无故对你动手呢,为什么不对被人动手?瞧你身上这打扮,也不像是有带什么贵重财物在身上的样子啊?

  我耸了耸肩膀,说我哪里知道?
  谈话一下子进入僵局,而旁边一直沉默不语的五哥却突然插话道:“陆言,你会些功夫?”
  尽管交手的时候,他们未必能够瞧见,但是我一个人能够在五个人的围攻下还不吃亏,不会些手段是讲不过去的,于是我笑了笑,将之前的说辞拿出来,说我自小就是体育生,所以体格多少也强壮一些,三五人未必能够靠近我。
  五哥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也不知道是赞赏,还是无所谓。
  楚领队又盘问了一会儿我,然后对我说道:“陆言,你是新加入的,之前我们没有过接触,所以我对你的情况也不是很了解。你是知道的,我作为这么一个团队的领队,需要为所有人的安全负责,如果那帮家伙只是路过抢劫,这个倒没有什么,怕就怕他们针对你,并且还将整个团队都拖进来,这样子的话,我肯定不能让你在这里待着了,还请你理解。”
  我点了点头,说没事的,楚领队你决定就好,我本人服从安排。
  楚领队笑了,说我们这里又不是机关,谈不上什么安排,五哥他负责我们团队的安保,我一会儿跟他谈一下,具体的结果,明天早上我来宣布吧。
  我说好,站起身来,冲他们点过头之后,转身离开。
  小郭姑娘和其余几个好事者都守在门口,瞧见我出来,纷纷围上来,问我怎么回事?
  人多嘴杂,我自然不能随意乱说,只是笑了笑,说没啥事,就是问问。
  等众人散去,我对小郭姑娘倒也没有隐瞒,低声将楚领队说的话跟她讲了一遍,小郭姑娘顿时就着急了,说凭什么啊,受害人是你,为什么还要把你给踢出去呢,这不公平,我去找他说。
  我拦住了她,苦笑着说道:“事实上本来就是我惹得麻烦,他也只是为了团队的安全考虑罢了。”
  小郭姑娘愤愤不平,说那也不能这样啊,这不是成落井下石了?
  说实话,我对楚领队倒是挺理解的,他身上的责任毕竟重,负担着近二十人的安全,慎重一些是应该的,不过现在如果让我再想办法,另外找一条前往西藏路线的话,其实挺麻烦的。
  毕竟我没有去过哪儿,没有识途老马,到时候各种操心事,远远不如此刻这般舒心。

  小郭姑娘问我到底得罪谁了,我回忆了一下,告诉了她两个人。
  一个韩伊,一个梅蠹,除了这两个,我实在想不出还有谁。
  小郭姑娘大概是知道一些什么,对此事也是十分的愤怒,说别人都以为茅山是顶级道门,修行圣地,却没想到内中还有这么多的龌龊,想想真的恶心。
  我叹气,说这个没办法,我们改变不了世界,就只能改变自己。

  小郭姑娘笑了,说我觉得你的潜力很大,说不定过几年,那帮孙子瞧见你,就得屁滚尿流地跑掉,惹都不敢惹你。
  说完她又告诉我,说楚领队若是不让你一起去,我也不去了,退钱。
  她这理直气壮的样子,说得我忍不住笑了。
  回到房间,小马瞧见我,一脸醋意,不阴不阳地说道:“陆哥,聊得挺开心的啊……”
  我没有理他,微微笑了笑,便不再说话。
  我这一天也实在是太累了,没时间在这里安慰这种想着借旅游的名义来泡妞约炮的年轻人,和他那颗受伤的心。
  再说了,你特么的实在惹急了我,回头我真的把小郭给泡了,你有本事咬我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