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13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等介绍到我的时候,小郭姑娘很简单地说了一句朋友,众人便纷纷起哄了来,说哎呀,什么朋友啊,是男朋友吧?小陆啊,我们跟你说,小郭可是个好姑娘,你可要对她好一点儿哦?
  我瞧见这些人起哄的同时,好几个年轻人的脸色黯淡下来,知道小郭姑娘在这团队里面人气颇旺,指不定有许多爱慕者呢。
  我虽然准备搭这一趟顺风车前往西藏,但绝对不想惹上一堆麻烦,于是笑了笑,说没有,我跟小郭姑娘刚刚认识不久,仅仅只是朋友而已,你们别瞎说。
  我这般极力撇清,而小郭姑娘也大大方方地表明自己是单身,那几个年轻男子的眼神又鲜活了起来。
  农家乐里面早就备好了饭菜,就等我们了,总共分了两桌,开车的一桌,而喝酒的又坐一桌,我被分配到了喝酒的那一桌,刚刚落座,刚才那几个年轻人就围了过来,拉着我拼酒。
  相比小郭姑娘,我是这个队伍里面的新人,跟大家都不熟悉,倘若再拿捏姿态,恐怕就不好混了。
  想到这里,我倒也不拒绝,来者不拒,十分豪爽地满足了所有人的劝酒。

  我这样的表现,倒是赢得了不少人的好感。
  他们觉得我至少不娘们。
  能够成为驴友的,一般都有着强健的体魄,酒量自然也挺厉害的,不过这些人就算是酒量再好,也不如拥有着聚血蛊的我强,如此喝了几轮,那几个年轻人的眼睛都红了起来,眼神也开始发飘。
  喝点儿小酒,是热闹一下气氛,倘若是喝醉了,就变成了麻烦,领队发现了这情况,便过来说了一声,那几个年轻人赶忙收敛。
  我也是这个时候,才趁机多吃了几碗饭,将酒意给压了下去。
  吃过饭之后,领队找了最后加入的我和小郭姑娘,讲解了一下此行进藏的一些注意事项和细节,另外还了解了一下我的个人情况。

  我自然不能将自己的具体情况一一讲出,就编撰了一个身份出来。
  不过我还是告诉了领队,说我读书的时候是体育生,所以身体倒也还算健壮,所以能帮上一些忙。
  之所以这么说,是希望能够被高看一眼,免得被拒绝加入。
  最后,我们两人各自缴纳了行程所需要的公共费用,接过了钱,领队告诉我们,说收的这钱他会记账的,回来之后,多退少补,不会亏了大家的。

  小郭姑娘笑了,说谁不知道你楚老板的名头,还跟我们说这些?
  一顿饭之后,我算是正式融入了这个驴友团,饭后大家稍微收拾了一下,然后出发,前往下一站,安徽合肥。
  我们此行,需要穿越大半个中国,然后从西川进入,走川藏南线,从锦官城出发,一路经过雅安、泸定、康定、新都桥、理塘、巴塘、芒康、左贡、八宿、然乌、波密、林芝、八一、工布江达、墨竹工卡,最终抵达拉萨。
  这是一条漫长的路线,沿途风景绝美,席间谈及的时候,众人颇为神往,兴奋莫名。
  我们是在夜间抵达的合肥,领队在郊区定了一个汽车旅馆,到了地头,大家都颇为疲惫,检查完了车辆之后,便两人一房,回房睡觉。
  我以为我跟五哥一个车,会分在一起,结果并没有,而是跟一个叫做小马的年轻人分到了一起来。
  这个年轻人是之前对小郭姑娘有意思的几个人之一,一开始对我挺不顺眼的,不过在我撇开了与小郭姑娘的关系之后,又莫名热情起来,洗过澡之后,就拉着我打听起了小郭姑娘的情况来。
  事实上,我对这个小郭姑娘的具体情况,还真的不了解,除了知道她叫郭芙玲,是茅山执礼长老雒洋的后辈之外,再无所知。
  不过小马倒是不依不饶,不断地问我,说她喜欢什么啊,有啥爱好啥的。
  我把他弄得不胜其烦,草草敷衍了几句,瞧见还是没完没了,便找了一个借口,出了房间,跑到院子里去躲个清静。

  这汽车旅馆是专门供驴友旅行的那种,条件一般,占地颇广,而且还有专业的维修师傅,所以他们才会选择这里,我在场院里逛了一圈,想着那小马是不是已经睡了,准备回去,结果瞧见不远处有两个人,一男一女,朝着车子那儿悄悄走了过去。
  我认得这两人,是驴友团里面的两个团友,之前吃饭的时候简单聊过,男的是个金领,女的是个私营业主,各自都有家庭的。
  他们这是干嘛呢?
  我下意识地躲了起来,刚刚隐身黑暗,旁边就有一人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我吓了一跳,回过头来一看,瞧见却是小郭姑娘。
  我问她干嘛呢,小郭姑娘一脸兴奋地将食指放在唇边,嘘了一声,然后用下巴指了指远处的车子。
  只瞧见那车子一开始的时候还没啥,过了一会儿,还是有规律的震动起来。

  呃……
  这就是传说中的车震么?
  我真的有些无语了,想要离开,小郭姑娘却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说害什么臊啊,你别装啊,指不定有多高兴呢。
  我苦笑,说还以为你们驴友群挺纯洁的呢,没想到头天就出这事。

  小郭姑娘不乐意了,说瞧你这话说得,每个人都有自己选择的权力,你又不是太平洋丨警丨察,管那么宽干嘛?再说了,那是他们,你别用这么古怪的眼神看我好不?
  我耸了耸肩膀,说得了,你想看就看吧,我是没啥兴趣,走了。
  我转身离开,小郭姑娘在我身后不满地说了一句话:“哼,装什么装啊,虚伪!”
  我无语了,快步离开,而就在这个时候,从黑暗中走出了三四个人来,将我给围住,因为黑乎乎的,我也瞧不清楚对方到底是什么模样,只听到有人问了我一句话:“你是陆言?”
  我下意识地答了一声,没想到对方抬手就朝着我甩来。

  我偏头躲开,而就在这时,有人从怀里摸出了一把锋利的匕首,朝着我的肚子捅了过来,而另外几个人,也配合默契地过来擒我。
  怎么回事?
  黑暗中,对方配合默契,在确认了人之后,出手果断,训练有素,显然是早就有所预谋的。
  所有的一切,都是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倘若是往日,即便是有了一定的修为,我未必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便做出反应来,毕竟力量是力量,掌控力量的心灵到底还是往日的陆言,不过经历了茅山刑堂地牢的南柯一梦,我整个人的战斗意识立刻陡然间强悍了好几倍,当对方毫无破绽地冲来之时,我眼疾手快地抓住第一人的匕首,然后以他为突破口,朝前猛冲。
  那人厉害,死死抵住了我的冲势,想要拖住我,让别人来将我给解决掉。
  日期:2015-10-31 18:2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