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11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拱手,说请讲。
  林若明左右一看,然后压低声音说道:“刑堂有个内部消息,有人曾经在臧边瞧见过陆左,你若是想要找他,可以去那里碰碰运气。”
  我大为惊讶,说啊,真的么?
  林若明一脸严肃地说道:“此事是刘堂主亲口所说,至于是真是假,这个我就没办法判定了,不过他这么大的人物,未必会在这事儿上骗你。再说了,我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刘堂主曾经欠陆左一份情,这也算是还了。”

  我不敢质疑,点了点头,他又交待,说此事入得我口,入得你耳,日后若是有人追问起来,我可不会承认。
  说罢,他朝我拱手一礼,然后转身离开。
  望着飘身远去的林若明,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事实上我自己也有些懵了。
  在茅山之上,经历过了那么多的事情,我真的不知道这些人到底是真是假,也不知道他们的面具之下,到底藏着怎么样的心思。

  不过他倒是解决了我的当务之急,因为离开了茅山之后,我还真的不知道该往哪儿去。
  现如今想想,既然刘学道这般说,我就进藏吧?
  西藏啊,多少文艺青年所为之向往的圣地啊,以前整日营营碌碌的我,哪里会想到去那样的地方呢?
  现如今,经受过了无数的痛苦和磨难,我也终于放开了一切来。
  茅山的山门管理挺严,在未明峰弟子的交流下,我被用一根黑布将眼睛蒙上,然后给牵引着离开,不知道走了多久,有人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说贵客,已经出了茅山,我需要回去复命,再见了。
  他说罢,转身离开,等我将布条揭开,才发现自己处在了荒郊野岭,左右却是空无一人。

  我出来了么?
  我左右打量了许久,方才恍然若失地叹了一口气。
  茅山啊茅山,此番我离开,可不知道有多久,方才会重返这里呢?
  我踏步离开,走了没多久,突然间听到身后有人喊道:“陆大哥、陆大哥,哎,你且等等,等我一下……”
  听到有人叫我,我下意识地回过头来,却瞧见小郭姑娘正背着一个黄色登山包,短发跳跃地朝着我跑了过来,不由得一愣,说你叫我?
  小郭姑娘使劲儿点头,说嗯,对的。
  我说有事儿么?
  小郭姑娘一脸阳光灿烂,笑嘻嘻地说道:“陆大哥你去哪儿呢?”
  我不准备回答她的问题,不过却又不想撒谎,于是摸了摸鼻子,颇有些尴尬地说道:“这个嘛,呵呵,呵呵……”

  小郭姑娘盯着我,说不方便回答么?
  我不置可否地笑了笑,说小郭姑娘不在茅山待着,这是准备去哪儿呢?
  她伸了一下懒腰,笑着说道:“哎呀,我没来茅山之前,还以为这顶级道门有多厉害呢,没想到一帮人争权夺利的,搞得跟外面的朝堂没有什么区别,实在是无趣得紧,就懒得再待了。听杨云上说你走了,我便追了过来。”
  我笑了笑,说古龙先生说过,有人在的地方,就有江湖,这世间怎么可能有那与世无争的去处呢,除非是一个人搁深山老林子里待着。
  这话儿并不好笑,而小郭姑娘却哈哈地笑了起来。

  我想着去西藏的事情,便不再与她多作闲聊,告罪一声,准备离开。
  那小郭姑娘跟在了我的身边,笑着说道:“陆大哥啊,我这一次出来呢,就是准备四处游历的,不知道你现在去哪儿呢?我觉得你挺有本事的,跟着你一起,说不定能开眼界,你若是不介意的话,咱们一起同行吧?”
  我知道小郭姑娘是茅山执礼长老雒洋的后辈,出身自一个与茅山有着千丝万缕交情的家庭里,不过却不确定她跟着我到底是什么想法。
  我下意识地拒绝,说我不喜欢两个人一起走。
  一般来讲,当我表达出这一层意思的时候,对方基本上就已经放弃了。
  我也是这么想的,没料到那小郭姑娘还特别的执着,跟本就像一个牛皮糖一般,一路粘着我,笑嘻嘻地跟我说着好话,赶也赶不走。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那小郭姑娘若是对我凶一些,我说不定就有借口不作搭理了,没想到这姑娘倒也挺有耐心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那态度好得就跟训练有素的空姐一般,实在是挑不出什么毛病来。
  她并非寻常人,到底还是跟执礼长老雒洋有些关系,而雒长老对我也有扶持之恩,我若是太过于生硬,实在有些不妥,于是也只有让她跟随。

  再说了,虽然她剪了一个利落的短发,但模样却是个不错的美女,看着赏心悦目,我也不忍骂人。
  一路下山,我来到山下的小镇,路过那宾馆附近的大排档,还特意绕过去,瞧了一眼。
  不知道是不是老板被打伤的关系,这家店子并没有开门。
  我在大排档门口徘徊了许久,方才离去。
  其实如果不是在这破地方被宰,说不定我根本就碰不到包子,也找不到真正的茅山宗,虽说最终还是没有找到萧克明,却也是见证了茅山改朝换代的大事,如此想想,倒也真不知道是该怨恨,还是感激。
  我到了镇子上,然后立刻打电话给家里。
  接电话的是我母亲,简单问了一些近况,我立刻问起母亲,说最近有没有收到一封信。

  母亲显得很奇怪,说现在这年头,还有人写信?你们年轻人不是都用qq啊,或者是微博、微信摇一摇么?就连我这么大一把年纪,也知道发短信啊——没有信。
  我不知道该如何跟她解释,只是反复告诉她,说如果收到信件的话,一定要记得打电话给我。
  挂了电话,我闭上眼睛,深深地叹息了一声。
  事实上,我之所以打电话给母亲,询问信件,是因为之前跟苗女念念的一个约定,那就是她如果有了手机号码,就会写信寄到我的老家,把号码告诉我,然后我们便可以再一次恢复了联系。

  那样子,我就可以找到虫虫,掌握到她们的行踪了。
  只可惜,最终还是没有收到信。
  不知道是念念忘记了,还是虫虫没有同意她这么做,而此刻的我,并不能回去找她们,而是得马不停蹄地赶往藏边去,希望能够在那儿碰到陆左他们,一问究竟。
  瞧见我情绪有些低落,旁边的小郭姑娘便问我怎么回事?
  我摇了摇头,说没事。
  我想了一下,决定不对她做隐瞒,而是直接说起了我的目的地。

  我以为会吓到这女孩儿,没想到她听到之后,大为兴奋,拉着我的手说道:“太好了,我一直都想去西藏呢,可就是没有机会,这一回算是圆梦了——不过你打算怎么进藏啊,是坐火车呢、飞机还是自驾游?又或者你准备骑着一自行车过去?”
  日期:2015-10-31 08: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