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908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是开了闹钟的,不管睡得有多晚,梁健也不能晚起,他知道张省长有早上运动的习惯。在家里的时候,张省长由其妻子提醒他,到了外面只能是梁健去提醒张省长了。梁健敲了张省长的门,张省长也已经穿戴好了。两人就到下面去散步,张省长在散步的时候,很是专心,并没有与梁健再说昨天晚上的话题。
  张省长说:“这里的空气,还是没有宁州的空气好。”梁健不知道张省长所说的是单纯的“空气”,还是指“政治空气”。梁健就说:“吃好早饭,我们就能回宁州了。”
  张省长说:“如果我是宁州市长,回宁州,也就不用担心闻城了。可是我现在是江中省长,闻城的空气不好,老百姓也会有意见,我就不能无视啊。”梁健这才确定,张省长是在有感而发。
  梁健也没有多说,而是继续跟着张省长往前走。很快身子就有些发热了。张省长说:“我们去洗刷,然后就用早餐。”
  张省长每天运动之后,都会洗澡。梁健也快速洗了澡,然后陪同张省长去吃早饭。闻城市书记顾海洋和市长汪超,都已经等在了早餐厅中。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上面有官员袭来,当地的官员不仅仅是要陪吃中饭、晚饭、宵夜,甚至还要陪早餐。

  照例说,早餐没什么好吃的,又不闹酒,又不热闹,吃的也是自助餐,但是大家就是流行陪早餐,意思就是从早陪到晚。张省长也没有对他们说一定不要陪。顾海洋还在问张省长:“张省长,早饭之后,再去走几个地方吗?”
  张省长说:“不用了。早饭之后,我们就回宁州。”张省长将昨天从闻璇手中拿到的会议纪要复印件,从桌子上推给闻城市的两个党政主要领导,他说:“据说,闻城市政府已经找不到这一期的会议纪要了。以前我当书记的时候,有些会议纪要,我让工作人员复印了,一直存放着,既然你们找不到了,我让梁复印了一份给你们。”
  毫无疑问,张省长的意思是,闻璇花园的项目,是有会议纪要为证的,并不是他乱用私权的结果。他知道,虽然他这话是说给两位主要领导听的,但是很快肯定就会传入曹青他们的耳中。他相信,市政府中找不到会议纪要,与曹青肯定有关系。
  市委书记和市长本想送张省长上高速,但是被张省长制止。上车之前,张省长忽然对梁健说:“梁健,今天你坐到后座上来,我有话要对你说。”
  这让市委书记顾海洋和市长汪超都非常惊讶,一般秘书都是坐在副驾驶室,不会跟领导坐在一起。无论是顾海洋还是汪超,如果要跟自己一起坐到后座上,他们都会很不自然,说不定直接就会予以训斥,让他回到原来的位置上去。
  但是,他们眼见着梁健就是和张省长一起坐到了后座上,车子开走了,嘴上不说,心里就叹道:“梁健真的是不简单。”

  车子上了高速,张省长还没有跟梁健说什么,梁健就一直等待着。以前,都是自己坐在后座,此刻与张省长一起坐在后座上,反而显得有些不自然了。这就说所谓的角色意识吧,当你不是这个角色,却坐在这个位置上,就会很不适。这就跟一般干部却给领导代会一样,坐在那里很不是感觉。
  车子稳稳地在高速上行驶了,张省长才拿出了一份东西,交给梁健。梁健接了过来,看到上面一男一女,男人搂着女人的肩膀坐在山顶,男的正是张省长,女的,粗看,梁健以为应该是葛慧云。仔细一看,才发现并非如此,女的竟然是闻璇。
  张强搂着闻璇坐在太平山顶上。这张照片,如果给新闻媒体拿去会怎么样?如果给张强的下属拿去回怎么样?如果给葛慧云看到又会怎么样?如果给最高的组织部门看到又会怎么样?实在难以想象。
  最为难以想象的是,张省长竟然拿着这张照片给梁健看。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呢?脑袋里飞快的旋转,然后梁健吐出了一句话:“张省长,这张照片拍得很不错哎!”
  张省长朝梁健笑了笑说:“你认为拍得不错?”梁健说:“是啊,无论是色调,还是角度,都很是不错。是一张值得珍藏的照片。”
  张省长的神情,忽然多了一份轻松。梁健顿时就知道自己这么说,回答得算是恰当。如果,拿到张省长递过来的这张照片,梁健露出很是大惊小怪的神色,就如捧着烫手山芋,那么也会让张省长很是不安。反之,如果他毫无反映,那也会让张省长觉得尴尬。
  现在,梁健却单单对照片本身进行了评价,就顿时消去了很多尴尬的东西。张省长说:“这是一个摄影爱好者帮助拍的。”梁健说:“这家伙的摄影技术真不错,说不定过几年在摄影上就会有成绩了。”张省长说:“如果你喜欢的话,这张照片送给你保存吧。”
  梁健看了张省长说:“谢谢张省长,我会好好珍藏的。”说着,梁健打开包,从里面取出了一本笔记本,将那张照片,夹在了笔记本里,这样照片才不会弄皱。”
  回到了宁州,是下午时分,张省长去省政府转了转,处理了一下政务,然后就去省政府后面的住宿区。他对梁健说:“火车是在晚上十一点左右了,由于这么晚了没有高铁,速度肯定没有那么快了,到北京应该是在明天上午了。”
  梁健说:“没问题。”张省长说:“你也回家里一趟吧,跟妻子也交代一声,否则人家有意见了,想,我这个省长这么整天拉着你到处跑,前脚刚回,后脚又要走。”梁健想,是要给项瑾去说明一下,项瑾还怀孕着呢!看来,还要让莫菲菲多在宁州住上几天,帮助陪陪项瑾。
  他对张省长说:“张省长,我知道了!我先把手头上的事情处理一下,然后就回家一趟。”张省长说:“那也好,你可以让小柴送你一下。”柴勇是张省长的驾驶员。梁健说:“谢谢张省长,我自己会安排。”

  去了闻城一天,梁健桌子上,就堆满了各种文件、简报、会议通知之类的东西。这些要给张省长的东西,都是要先经过梁健审看过,才会拿进去的。有些梁健判断张省长没有必要看的,就直接略过了。
  这是一个文山会海的机关,张省长每天就是开开会就忙不过来,还有很多文件是必须要看,那就是中央的各种文件,这是中央的重要精神,必须第一时间学习和领会的。这部分,张省长很是重视,一般都会仔细看,即便是应景的材料,他也要从头到尾浏览一遍。
  看完这部分材料,就会占据张省长很大的一部分时间了。其他的时间,用来其他公文。这些公文,张省长就不会耐心细致的看了,对于会议通知,一般都是由梁健用铅笔,在通知名称、时间地点和参会人员下面划出一条线。张省长只要看看这些划线的内容就行了,其他的文字就不看了。
  日期:2015-06-22 08:2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