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02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气愤无比的我使劲儿地踢了几脚那铁门,发出哐啷、哐啷的声响,结果没有一个守卫之类的家伙过来理我,反而是过了好一会儿,对面传来了一个幽幽的声音:“小伙子,你别弄了,这里你是逃脱不出去的。”
  我吓了一跳,瞧了前面一眼,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到,忙问你是谁?
  那是一个苍老的女声,沉默了许久之后,她迟缓地说道:“我是谁?我已经忘记了,在这个鬼地方待了那么多年,我还能说话,这已经是一场奇迹了,就不要问我这么困难的问题了。”
  我不由得好奇心大起,说你怎么会在这里的?

  那老妇人沉默了许久,这才笑道:“出现在这里,不都是些恶贯满盈的人么?我或许也是一个十恶不赦的罪人吧……”
  她发出了凄惨的笑声,自顾自地乐了,我又问她几个问题,结果她却陷入了沉默。
  她之所以出现,并且发声,想来应该是让我不要躁动吧?
  我恢复了安静,凝望着前方。

  我想,这位语气平淡的老妇人,当年恐怕也是名动江湖的一方人士吧,时至如今,竟然落得如此下场,而我居然还能够与她一般待遇,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
  我安下了心来,守在洞口,盘腿而坐,开始在脑海里回忆起先前的那梦,然后按照着古法行气,淬炼筋骨。
  那段记忆反复不断地提醒着我,此刻的我到底有多么脆弱。
  不知道过了多久,黑暗中传来了脚步声,一开始我还以为是送饭的人,然而等那脚步走到近前的时候,却听到有人在轻声叫我:“陆言,陆言……”
  我睁开了眼,惊喜地低声喊道:“凤凤,你怎么来了?”
  黑暗中,有一对明亮的小眼睛眨啊眨,对着我笑,说我怎么能不来呢,你可还欠我一百颗巧克力糖呢?
  我说不是有人给你送了么?
  她使劲儿摇头,说呸,我要的是意大利的,那味道才够好……
  听到包凤凤这般说,我却忍不住快要流下眼泪来。

  这小孩儿被看着样子好像憨憨的,满脑子里只有吃的,不过那智商有的时候,简直就是爆棚啊——抛开立场来看,我觉得那梅蠹的做法几乎都天衣无缝了,就连留给她的纸条都提前准备好了,恐怕是我自己,都会觉得上了套,没想到居然被她给识破了。
  更加妙的是,她的表现把梅蠹这老狐狸都给蒙在鼓里,只以为自己胜券在握,却不知道自己的底牌全部都给暴露了。
  至于所谓的巧克力借口,我倒不知道她是在说玩笑话,还是确实如此。
  现在的零零后,好可怕啊,这让俺们八零后可咋活?
  包凤凤找到我之后,先是询问我此刻的身体状况,我说没事,我现在好得很,感觉能够撂倒几个壮汉都没有问题,她便隔着栅栏,伸手递了一小包的东西给我,我接过来一瞧,却是昨天尝过的桂花糕。
  包凤凤很认真地说道:“你在这里待了两天了,估计没有什么吃的,先垫吧一点,肚子饿了,可不好跑路。”
  说着话,她低头研究起了那洞子前的门锁来。
  我有些犹豫,对包凤凤说道:“这刑堂大牢戒备森严,高手林立,逃的话,未必能够逃得出去;不如你去找那萧克明,或者谁出面,通过正规的途径来救我,这样可好?”
  包凤凤烦躁地摇了摇头,说哎呀,萧克明在后山装死,姑姑一直不回来,我现在也找不到值得信任的人。
  我说他们这么搞,终究会出事的,你只要把事情捅上去,就应该没问题的。
  她依旧摇头,说这个没有问题,怕就怕他们真的狠下心来,把你给灭口了,到了那个时候,上下串通,谁也找不到破绽的。

  她的头脑清楚,分析准确,仿佛换了一个人似的,让我有些刮目相看,也没有了法子,说那你现在准备怎么办呢?
  包凤凤说我先把你给救出去,放到一个人那里,让他保证你的安全,至于惩治梅蠹这个老东西的事情,就等萧克明回来了再说——哎呀,好麻烦啊,这个封魔阵,我师父以前教过我的,我怎么能够忘了呢?
  小家伙嘀嘀咕咕,手舞足蹈,过了好一会儿,那铁门还是没有任何变化,她也恼了,直接将中指一咬,然后将鲜血涂在了门锁上。
  “哎,上面有电呢!”
  我先前被那铁门上的阳刚雷电给弄到过,瞧见她伸出手来,慌忙提醒她。
  她却并不在意,手指顶在了门锁上,恶狠狠地说道:“你不是封魔么,来啊,看看能不能封得住我!”
  这般说着,那原本让我为之深深畏惧的铁门,突然间发出一阵让人牙齿发酸的声音,紧接着我感觉到整个炁场就是一阵抖动。
  吱呀……
  那铁门居然被打开来了,我望着打开的铁门,和一脸得意的包凤凤,大为诧异,说你这是怎么弄得,这样也可以么?
  包凤凤过来牵着我的手,说它是封魔,不过魔头太大,过载了,就自动报废了呗。
  我说不会吧,你是什么魔头啊?

  包凤凤得意地说我啊,我说贪吃狂魔,恐怖啊,啊,我要吃了你……
  小孩子说话真的不靠谱,我跟她往外走,刚刚走了两步,对面的石洞子里就传来了一声低沉而急促的话语:“等等,小妹妹,拜托你们把我也给一起带走吧,好么?我可以帮你们做很多事情的,如果要是有人过来,我还可以帮你们引开对方……”
  包凤凤看了她一眼,诧异地说道:“咦,你不是那个黑花啥的么,你怎么还活着?”
  那老妇人慌张地喊道:“对,对,就是我,你认识我么?”
  包凤凤翻了一下白眼,说你杀了那么多的人,还好意思让我带你走?陆言他是被人栽赃陷害的,我带他走,解释清楚了就什么事都没有;而你,把你放出去,可不知道有多少家法等着我呢,你当我傻呢?
  小姑娘这么有原则性,倒是让人诧异,那老妇人见软的不行,立刻就来了硬的,说你们不带我走,我可就喊了。
  包凤凤走到她的洞口,打量了一下,然后将手一挥。
  几次挥舞之后,她突然拍手哈哈笑了起来,我问她怎么了,包凤凤笑着说我想起来了,真的想起来了,原来这封魔阵居然是这样的,我先前好蠢,居然忘了——嘿,老婆子,你不是叫么,你倒是叫啊,看看我加强了的封魔阵,是否能够屏蔽得了你的这叫声?
  她得意洋洋,而对面的洞子则是一阵沉默。

  显然那老妇人是抱着石头,砸到了自己的脚,对面前这包子脸女孩根本就没有办法。
  处理完了这呱噪的老妇人,包子带着我往外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