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187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叔父微微笑,脚下一拧,踢出块石头,“嗖”的平飞出去,穿过临近地上乱长的几片荒草丛,只听“哎唷”一声叫,有个人影窸窸窣窣的从草丛里爬了出来,正是张易!

  只是他的动作十分奇怪,是右手和右脚撑地,像螃蟹似的,横着爬了出来。
  我看的忍不住好笑,那自然是叔父暗中透劲儿的“效果”了。
  日期:2015-12-23 22:45:00
  张易左右瞧瞧,见只有我和叔父,略略放心,道:“您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叔父道:“我嗅到你身上的血腥气了。”
  张易吃了一惊,道:“那五大队的人呢?”
  叔父道:“他们可没这本事。”
  张易这才放心,连忙道:“刚才多亏了您出手救我,您这是再生之恩,我一辈子都不会忘的。”

  叔父道:“好说。”
  话说到这里,暂都无话可说。张易扭着身子,偷眼打量我和叔父,叔父不吭声,我自然也无话,气氛诡异了好一会儿,终究是张易先忍不住,小心翼翼询问道:“您,您是相脉阎罗陈二爷吧?”
  叔父“嗯”了一声:“是我。”
  “那这位小哥是,是您的公子?”
  “是我侄子。”

  “哦!少年英雄,久仰大名!”
  都不认识我,还久仰大名,我:“……”
  又沉默了片刻,张易偷觑着叔父,道:“陈二爷,说句不好听的话,您别介意。”
  叔父又“嗯”了一声,道:“你说。”
  张易道:“您是正,我是邪,常言说得好——道不同不相为谋!咱们不是一路人,您,您没道理出手救我啊。”
  日期:2015-12-23 22:49:00
  叔父瞥了张易一眼,道:“本来是没打算管你,不过你不怕死,临了没出卖同门,骨头还算硬,很合我的胃口。我正好又跟薛笙白、袁重山有点私仇,也忍不了许丹阳在我眼皮子底下抖威风。”
  “这样啊!”张易的脸色愈加轻松,他竖起了大拇指,道:“敢跟五大队打的人,没有!陈二爷不论是胆量还是本事,在天底下都是这个!”

  叔父道:“别拍我马屁,我现在也后怕。”
  张易略尴尬的一笑,道:“江湖上混的,救命之恩不报枉为人!陈二爷,您的本事比我强一百倍,肯定也没多少事儿能用得上我,不过只要有,您就请吩咐!水里火里,我张易拼死巴结!”
  “先不说这些。”叔父道:“你这怪模怪样的,是咋回事?”
  张易苦着脸道:“我也不知道啊,刚跑下山,身子就出问题了,从肩头开始麻,一直麻到脚后跟!我寻思着肯定是不能跑了,不然五大队追下来,要不了多久就能追上我,所以就藏到这里了。”
  叔父道:“我瞅你八成是真气岔了道,要是不归拢归拢,右边的身子也得麻,到那时候,你想学螃蟹爬都爬不成了。这样吧,我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你身子里乱的气,我帮你捋捋。”
  日期:2015-12-23 22:55:00
  张易大喜过望,嘴里却道:“那怎么好意思再费二爷的劲儿?”
  叔父淡淡说道:“算是咱俩有缘,我信缘分!你只要以后不作恶就中了。”
  “今天本来就打算洗手不干了。”张易赌咒发誓道:“在二爷手里捡回来了一条命,要是还去做坏事,那就还送到二爷手里去!”

  “嗯。”
  叔父走上前去,伸手抓住张易的胳膊,提气来震,那张易不由得浑身发抖,猛然一阵急颤,溢出了满脸的汗。
  叔父松开手,道:“试试能走不能?”
  张易虚脱似的瘫倒在地,又赶忙擦了擦脸上的汗,试着从地上爬起来,果然四肢如常,左右灵动。

  张易欢喜无限,没口儿的道谢,几乎要跪在地上给叔父磕头。
  我在旁边看的暗暗感慨:叔父这一手“以柔克刚”,施展的炉火纯青,叫那张易感恩戴德,服服帖帖,自比许丹阳一味的胁迫高明的多!接下来叔父肯定就要问五行教的事情了,那张易在感动之余,会不说?
  日期:2015-12-23 23:01:00
  却不料叔父突然回顾我道:“好了,咱们也该走了。”
  我一愣,心中暗暗纳罕:叔父不问张易五行教的事情了?

  但这话我也没说出来,只应了声:“是该走了。”
  还没走出半步,那张易就急了,慌忙拦住我和叔父,道:“二爷,二爷,您先别走!”
  “咋了?”叔父道:“我们还有好多要紧事儿要办呢,可不能耽误。你也别担心五大队,他们被我打了一顿,正没皮没脸臊得慌,跑远了。你要是实在不放心的话,跟着我们俩也行。”
  张易感动的俩眼儿发红,又急的抓耳挠腮,道:“二爷,二爷,都说您是阎罗王,谁知道您是活菩萨!您连救我两次,要是什么都不让我干,就这么走了,我还算是人吗?!求求您,你有什么事,快吩咐我吧!”
  叔父道:“真没啥事儿要你帮的,我们是去找五行教的麻烦,你就是五行教的人,总不能叫你为难吧?”
  张易斩钉截铁道:“二爷,我现在不是五行教的人了!我是您的人!”
  叔父道:“不叫你为难?”
  张易拍着胸脯喊道:“不为难!”
  叔父皱眉皱了半天,才缓缓点头,道:“那,那行吧,我就问你点事儿,看你能说不能说了,你也不一定知道……”
  张易大喜道:“二爷您问!我知道的全都说!瞒您一个字儿,叫我不得好死!”

  我恍然大悟,心中对叔佩服至极:高明!这是施到极致的欲擒故纵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