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98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发令之人,到底什么意思?
  我心里那个悔啊,早知道如此,我不如大闹一顿,让包凤凤介入,即便她护不了我,也能够想办法找人,将我给弄出来。
  此刻我悄无声息地被带走,那小家伙若是忘记了此事,或者别人跟她说我走了,那我岂不是得在这里待一辈子?
  若是如此,我可怎么办?
  如此想着,我真的是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而这时突然间一阵阴风刮来,整个殿宇里立刻传来一阵呜呜的奇异声响。
  这声响一起,原本热闹的大牢立刻就变得一阵哀鸿遍野,那些恶贯满盈的江湖恶棍纷纷叫出了声来。

  我一开始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结果没一会儿,我就感觉到墙上有一阵阴风吹来。
  那阴风贴身,立刻就渗入骨髓里面去,冰冷潮湿,宛如刮骨一般的刺痛。
  一开始的时候,我还能忍,然而第二道、第三道阴风徐徐而来的时候,我就再也忍耐不住了,想要张口叫出声来。
  痛,太痛了。

  那是一种深入骨髓的痛楚,我整个人的神经都仿佛被刺激到了,火烧火燎的。
  这就是传说中的阴风洗涤么?
  我咬着牙,死死地忍住,就是不叫出声来,而就在此时,我的胸口突然一热,一股气息从身体里蔓延出来,将我全身都给包裹了住。
  聚血蛊!
  几乎陷入崩溃之中的我这才清醒过来,在聚血蛊的帮助下,盘腿而坐,尽力集中精神,然后开始艰难的修行起来。
  不断地修行和冥想,让我与这痛苦渐渐隔绝,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听到殿宇里传来一阵脚步声,下意识地睁开眼睛,结果那牢房门口被打开,两个生脸孔的黑袍道士过来,给我戴上了镣铐,然后押着我来到了殿宇旁边的一处密室里。
  进入其中,我刚刚坐下,黑乎乎的密室中突然亮起了一盏灯。
  我抬起头,却瞧见韩伊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微笑着对我说道:“你以为你搭上了包凤凤,就可以逃得脱我的手掌么?”
  望着韩伊小人得志的表情,我的心就望着下方沉落了去。
  四目相对。
  我深吸了一口气,强忍着憎恨,然后说道:“你怎么会在这里的?”
  韩伊说道:“你在山下,无故打伤了我大哥,这个叫做恶意骚扰茅山家属;只要我呈报到茅山刑堂,经过审查核实之后,就会有刑堂子弟出面,将你捉拿——如果是普通人,将会递交给当地的相关部门;而若你是江湖人物,事情恐怕就没那么简单了。你昨天夜里,应该瞧见了那一帮穷凶极恶之徒,他们的现在,便是你将来的下场。”
  我说我那不叫作无故,错不在我,而是你大哥欺行霸市、强买强卖,倘若不是我有点儿手段,只怕已经被你大哥的人打成了重伤。
  韩伊微笑,说你觉得茅山刑堂,会相信你一个外人,还是相信我呢?
  我依旧不肯相信,而是执着地说道:“茅山刑堂,既然是一个公正的执法部门,必然不会在没有经过调查的情况下胡乱定罪,我不相信你能够一手遮天。”
  韩伊表现得很轻松,冷笑着说那就走着瞧咯,让你看看得罪了我韩家的下场。
  我双手撑着桌面,咬牙说道:“我突然不见,凤凤不会不管的。”
  韩伊哈哈大笑,说对了,我真的很奇怪,你怎么会跟那小祖宗走到一起来的。不过不要紧,茅山宗的人都知道,这小祖宗的忘性大得很,可能你昨天能够将她哄得团团转,不过那又如何?她说不定回头就将你给忘在脑后了——而且,今天早上,我已经找人给她送了一整箱的巧克力,恐怕她现在已经吃得不亦乐乎,早就不记得你了吧?
  啊?
  听到韩伊的话语,我的脸不由得阴沉了下来。
  因为我感觉他说的话,其实并没有什么错。
  十岁小孩的心思,究竟有多成熟,虽然我研究过儿童心理学,不过这个东西我却并没有太多的概念,特别是在这种封闭式的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小孩,更是难以揣测。

  相比刚刚与其接触的我,或许韩伊更了解她一些,所以才会觉得送一箱巧克力过去,就能够将人给搞定。
  想到这里,我的双手不由捏得紧紧,过了许久,方才说道:“不过是打个架而已,用得着这般往死里整人么?”
  韩伊听到我的话,不由得笑了,盯着我说道:“你这是在服软,对吧?”
  我说我只是想不通而已。
  韩伊突然站了起来,恶狠狠地说道:“我从小就没了父母,自幼就是我大哥抚养长大,长兄如父,你那几巴掌不但打在了他的脸上,也打在了我的脸上。实话告诉你,我韩伊自从入了茅山以来,就一直秉承着一个理念,那就是一定要做人上人,不能任由人欺负,所以小子,你就在这里等死吧。”

  他说着话,豁然站了起来,然后走到了铁门口,回头的时候,他冷冷地笑了,然后伸出了手来,在自己的脖子上轻轻一抹。
  他的笑容,很狰狞。
  韩伊离开了,之前在堂上端坐的那个梅师叔便走了进来,他面无表情地端坐在了我的对面,翻看着方桌上面的卷宗,差不多看完之后,递给了我,说你签一个字吧。
  他将卷宗推到了我的面前来,然后把笔丢了过来。
  什么意思?
  我伸出手来,将那卷宗摊开来看,结果发现这居然是一份审问记录。
  这份审问记录一问一答,讲述了一个恶人欺压善良商贩的事件,一开始我还觉得有些古怪,而到了后来的时候,我才明白那恶人居然就是我陆。
  而商贩,则是韩伊的大哥,那个大排档的老板。
  在这审问记录之中,我被描述成了一个吃了霸王餐,不给钱不算,而且还肆意打人,甚至差一点儿还将店老板给打死。
  要不是对方跪地求饶,说自己在茅山里有点儿关系,说不定就已经被杀死了。

  这般草菅人命的家伙,别说是茅山,就算是我,都看得义愤填膺。
  然而事实果真如此么?
  如此颠倒黑白,指鹿为马的审问记录,那个回答的人,居然就是我自己。
  而如果我在后面签了字,只怕这案子就真的定论了。
  我有些震惊,过了好一会儿,才苦笑着说道:“梅道长,你这个审问记录是伪造的,请恕我不能签名。”
  梅师叔仿佛有点儿面瘫,听我说完,并不生气,而是平静地说道:“这个世界上,愚蠢的人太多,而聪明人少。通常来说,在这种情况下,聪明人会选择合作的话,因为这样能够少吃很多苦头,而我觉得,你应该是聪明人之一,不要让我失望。”
  他说得很平静,然而我却很坚定地摇了摇头,说你错了,我有时聪明,有时却很执着,面对黑暗和邪恶,我从来都不会妥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