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897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已经打开了张省长的门,让张省长和顾书记进去之后,他也跟进去,替他们沏好了茶。其他人在他的房间等。梁健的房间本来是一个大床房,有一对沙发,这几个人坐在里面,就显得有些拥挤了。
  汪超市长对女副局长说:“这里没其他的套房了吗?”女副局长说:“张省长的是套房,但是这边上就没有这样的套房了。要不,我在边上房间再开一个房间,大家就宽松一点。”梁健说:“不需要了,就在我的房间里待一会儿吧,我跟各位领导以前都不熟悉,现在能够近距离接触,正好可以认识认识。”
  汪超市长、方磊常务副市长和从远亮等都人都笑了,汪市长说:“这也对,我们平时都没机会,见到梁秘书,今天正好有机会跟梁秘书聊天。那就别再开房间了。”汪市长和方市长,就问梁健的基本情况。
  从远亮说:“梁健,是张省长特意从基层调上来的,人家本来很可能就是县委书记了。”汪和方都赞梁健年轻有为。梁健只好谦虚几句。
  大家闲聊着,目光却时不时地瞟一眼张省长房间。服务员送上了水果,女副局长问梁健,怎么送进去。梁健站起来,敲敲门,得到张省长的允许之后,才进去了。张省长和顾书记坐在沙发中在闲聊。水果拿进去之后,张省长也没说什么。
  顾海洋说:“张省长,吃点水果。”梁健就退了出来。
  外面的人很关心里面在谈些什么,但是大家都不可能知道。终于过了一会儿,顾海洋从里面出来,神色上有些欣喜,看来张省长并没有批评。别看这些市委书记和市长位高权重,但是在情绪上却很脆弱,上面领导的表扬和批评,会直接反映到他们的脸上、体现在他们说话的语气当中。

  接着,市长汪超进去了。市委书记顾海洋说,他先走了,与从远亮和梁健握了手。并嘱咐女副局长一定要照顾好。女副局长妖艳地一笑,陪同顾海洋一直到了车上。顾海洋回过头来,叮嘱了一句:“送给梁秘书的东西,别忘记了。”女副局长说:“我一直记着。”
  市长汪超进去谈话的时候,其他人也在外面等着。汪市长谈话时间不长,出来的时候,脸色看不出高兴还是不高兴,他与梁健他们点了点头,也先告辞了。接下去,谈话的对象,就只剩下常务副市长方磊和市长助理从远亮了。方磊谈了一会儿,也出来了。他面色显得有些凝重,他倒是没有马上走,而是等从远亮谈。
  从远亮进去的时间更短。到这时候,机关事务局的女副局长一直在梁健房间等候。最后,从远亮也从张省长房间出来了。方磊和从远亮与梁健告别,他们匆匆离去,仿佛还有什么事情要做。
  对于张省长与这些人,到底谈了什么,梁健都不知道。为此,心里有些小小的郁闷。但是,既然领导不说,他也不好去探听。但是总觉得今天的氛围,很有些古怪。

  谈话任务完成了,梁健进了张省长房间,问张省长是否还有什么需要他做的。张省长从沙发中站起来,喝了一口水说:“暂时没有了,我们先休息吧。”梁健刚要走出去,张省长又叫住了梁健。问道:“梁健,你今天有没发现某些人有些奇怪?”
  听到这么问,梁健脑海里就浮现出了一个身影,就是市人大副主任常青。梁健就说:“我只感到,有一个人比较可疑。”梁健就把曹青说了出来。张省长点了点头说:“你的感觉不错,的确,以前我当市委书记的时候,省委组织部想要提拔曹青为省委常委,我投了反对票。”
  梁健点了点头。他也不好问什么,这是一种非常敏感的事情,梁健只能等张省长说或者不说。张省长说:“曹青的背景很深、很特殊。我知道他心里一直在记恨我。”
  梁健的好奇心就被吊足了。这背后又会是什么事情?
  梁健看到张省长有意告诉他一些细节,就给张省长续了茶,然后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张省长继续说:“曹青的背景不是闻城的,也不是宁州的,而是北京的。据我了解,曹青的表姐是嫁给北京某位首长的。早在三年前,我任闻城市委书记,当时曹青是市发展经贸局主任,是重要经济部门。
  “北京方面,通过省委组织部想要提拔曹青担任市委常委,被我阻拦了。我当时这手里有很多封纪委转交的信访件,多封是反映他利用职务便利谋求私人经济利益,有反映他与多名女性保持不正当男女关系,并为这些女人谋利。这样的干部怎么能提?为此,省委组织部来沟通的时候,我就顶住了,并把新信访件交给省委组织部。我明确表示,如果我在任,曹青就不能进常委,除非把我换岗。”

  梁健问了一句:“后来,省委组织部就没有动他?”张省长说:“省委组织部当时的常务副部长还给我打了电话,说再次跟我协商,如果不进常委班子,进政府班子怎么样?我当时说,还是请省委组织部将曹青的有关情况调查清楚了,再使用他吧,一定要带病提拔干部。
  “在我坚持下,曹青最终没有得到任用。那些举报信最后也没有回到市里。后来,我离开了闻城市,担任副省长。不久之后,曹青被提拔为闻城市人大副主任。”
  梁健叹道:“原来,还有这么一段事情,怪不得今天,曹青从电梯里出来,看到张省长之后,就走开了。”张省长点了点头说:“所以,你说,这个人有些异样,说明你的直觉是对的。”梁健心想,张省长这是第一次带自己出来,就把这么重要的内情告诉了自己,说明对自己的是信任的。
  梁健说:“那么这个曹青,现在会不会对张省长有所不利?我们能做些什么?”梁健知道,当前张省长是到了紧要关头,在这个时候,张省长却又来到了闻城,肯定是因为已经察觉到了某些问题。
  张省长说:“我已经了解到,上面迟迟没有落实省委书记,与有人在举报我有关系。而且举报的渠道,并不是通过正常的信访渠道,而是通过北京某位首长在发声。”梁健说:“他们能够举报什么问题呢?我认为张省长已经够清正廉洁了。”张省长看了看梁健,确信梁健没有在讨好、拍马屁。
  这句话,梁健的确是没有敷衍和说假话,可以说,自从参加工作以来,梁健都没有遇上过如张省长这样的干部,身居高位,但是不迷恋享受;工作繁忙,也能经常回家陪老婆。这样的官员,现在到哪里去找。为此,梁健说出那句话的时候,神情完全是真挚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