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1055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冯燕本来想说,你跟秦书凯见面,两人之间不会起什么冲突吧?又一想,这样的问题一说出来,必定会被姐夫看穿自己的心思。她稍稍犹豫了一会对姐夫说,姐夫,秦书凯答应帮我调动工作到市区去,现在正在运作过程中,你可别当着他的面,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来。
  赵王道听了冯燕的话,一下子笑了起来,他对冯燕说,小燕子,你放心好了,你们秦书记见了我,只怕更会愿意帮你的忙,我跟他见面是绝对不会拖了你这件事的后腿的。

  冯燕急中生智说出来的这句话正好起到这里自己想要的效果,她见姐夫的态度还可以,放心了不少,至于秦书凯的个性,她是相当了解的,此人是典型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只要姐夫不主动挑起事端,秦书凯绝对不会过分的为难他。
  冯燕给赵王道打电话的时候,秦书凯正在打电话给赵晨阳。一周前,秦书凯派了自己的司机王子成陪着找成员的妻弟何洪文一起去调查有人袭击赵晨阳的案子,王子成回来后汇报说,其实事情并没有完全搞定,他只是陪着何洪文找到了一个知啊情啊人,何洪文亲自审问了知啊情啊人后,就对他说,底下的事情,由他一手操办,王子成就不用参与了。
  秦书凯听了王子成的汇报后,心里有些不放心,赵晨阳的妻弟在普水黑道也算是有些名头,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个性,自己是不清楚的,但是他以前曾经干出来的事情却是屡有耳闻,这位尽管年纪轻,却不是什么省油的灯,秦书凯担心他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到时候局面就不好控制了。
  说到赵晨阳的妻弟何洪文,此人也算是个另类。十几岁的时候整天逃学打架,硬是在一帮初高中年纪的孩子中自成一派,成了一帮所谓坏孩子的小头领,据说他当时最大的特点是打起架来相当的拼命,不管谁跟他过不去,他都敢拿着大砍刀冲上去乱砍一通,结果,初中没毕业就进了少管所。
  幸亏何洪文家里的条件不错,父母都是机关事业单位的工作人员,父亲还当点小干部,花点钱打点了一下,关进少管所时间不长,就被家里人托关系弄了出来。
  按理说,何洪文接受了这次的教训,应该安分些才对,没想到,他在少管所接触到一些所谓的同道中人后,反而更加叛逆,他的父亲原本想要送他去当兵,让部队的严格军纪教育一下这不成器的儿子,早点长大**,没想到因为年龄较小,部队根本就不收。
  反正念书这条路何洪文是肯定走不通了,当兵又当不上,这下子让何洪文的父亲犯了难,十几岁的孩子不念书,整天游手好闲的,迟早还是要被关进少管所。何洪文的父亲一时没了主张,最后,还是何洪文主动跟父亲说,自己已经长大了,完全可以自食其力,请父母帮忙找个合适的工作,他一定可以干的很好的。
  何洪文的父亲看着眼前身体正在发育的儿子,心里突然有了主意,人都说,让孩子多吃点苦头,孩子就会懂事多了,现在既然儿子当不成兵,也念不来书,不如先让他去吃点苦头,捺住他野马似的小性子再说。
  何洪文的父亲找到了自己一个做建筑这行的朋友,把自己的想法跟朋友说了一边,他的意思是,并不在乎何洪文能赚多少钱,最重要的是,让孩子有个锻炼的场所,搞建筑的工地上,一大帮人整天风吹日晒的,累的要命,一天也就挣那点钱,工钱还要等拖到年底才给,让何洪文到工地上来做些杂事,让他明白一下世道的艰难,过日子的不容易,说不定以他的年纪,还有重返课堂的机会。
  朋友听了何洪文的主意后,起初有些犹豫,毕竟何洪文的年纪还小,真到了工地上,他担心这孩子的身子骨吃不消那种苦,可是看着老朋友哀求般的眼神,他终于还是点头同意了。
  朋友说,咱们先说好了,让孩子在我这里呆一个月的时间,只要让孩子吃点苦头,接受教训就行了,毕竟是自己亲生的儿子,你可不能让孩子受太多苦,否则孩子以后懂事了,心里可就真要记恨上你这个父亲了。

  其实何洪文的父亲心里也舍不得给儿子受苦,如果不是因为从小一直对这个唯一的宝贝儿子呵护有加,整天疼的像个宝贝蛋一样,也不至于把儿子惯成现在这副模样,如果现在还狠不下心里锻炼他,只怕再过几年,就有些迟了。
  何洪文就这样在父亲的安排下来到工地打工,不到一个月的时间,父亲的朋友打电话给何洪文的父亲说,你快过来看看吧,你的宝贝儿子在我的工地上拉帮结派,已经成了暗地里,成了实际说话管用的小头目了。
  何洪文的父亲起初还不信,毕竟在工地上做工的那些农民工,哪个不是二三十岁的年纪,有些人的孩子都快跟何洪文一般岁数了,哪能这么短的时间就被这个小毛孩给收拾了。
  何洪文的父亲半信半疑的来到工地一看究竟,果然,自己的宝贝儿子躺在阴凉地里头快活着呢,他手里的活却有人帮他干。原来,何洪文白天听父亲的话在工地上干活,到了天一黑,工地上忙的热火朝天的时候,他就带着以前的一帮兄弟去收保护费,这一天收的保护费够这帮工人辛苦挣一个月的,他就拿着这些保护费引诱着这班年纪比他大的多的**们帮他做事。
  工地上的工头本想阻拦,被何洪文三顿好酒一灌下去,立即没了什么话说。何洪文的父亲看到情形真的像朋友说的一样,心里气不打一处来,伸手想要教训儿子,却被身边的一帮工人给拦住了。
  有个年纪稍长些的工人师傅说,这孩子年纪虽然不大,这头脑的确相当聪明,既然孩子不肯念书,让他学着做点生意什么的,说不定也能成大气候,何必要孩子整天呆在工地上。

  何洪文的父亲于是跟儿子谈判,让他答应不准继续干违法的事情,其他的条件都可以谈。何洪文竟然要求跟在老板的身边学学怎么做生意,搞建筑,那才是人过的日子。
  何洪文的父亲卖着老面子,又来求朋友帮忙,朋友被他缠的没办法,只好假意答应下来,其实也就是把何洪文安排在办公室里负责整理个文件报纸之类的差事,没想到何洪文还真干的欢。
  有一次,老板跟开发商谈好了一笔生意,却被另一家建筑公司被更高的价格给挖走了,老板的心里很是郁闷。何洪文看在眼里,竟然召集了一帮黑道上的小兄弟,不知道用什么法子,帮老板把这件事摆平了,不仅让开发商乖乖的把合同签了,还让那家挖墙脚的建筑公司老板吓的不敢在普水地盘上揽工程,那一年,何洪文才只有十六岁。
  老板看出了何洪文是个头脑相当精明的孩子,假以时日磨炼一下,必成大器,于是真心实意的开始带他熟悉建筑这行,几年之后,还出资帮他成立了一家小型建筑公司,让他独当一面操作。
  令何洪文的父亲和朋友都没有想到的是,何洪文自从手里有了这个建筑公司,似乎是改性了不少,人也变的出息起来,每天忙忙碌碌的发展生意,偶尔跟父母聊天的时候,说话比一些岁数大的人,更显出几分稳重。
  日期:2015-12-23 06: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