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95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忍不住心中的狂喜,故意装作很痛心的样子,一咬牙、一跺脚,说赌就赌,我陆言这辈子都没有怕过谁,还输不起一百颗巧克力?
  听到有一百颗巧克力,包凤凤一下子就兴奋了起来,挥着手,说那你说怎么才能够相信我是萧克明的师姑呢?
  我说我认识萧克明啊,如果你安排我跟他见一面,听他当面说起这事儿,在下就算输了。
  包凤凤毫不犹豫地说道:“那好,我现在就带你过去见他。”
  她生怕我反悔一般,走过来,牵住我的手,急不可耐地往山上走去,我万万没想到事情居然这般的顺利,半路上碰到一小女孩儿,居然就将我这几天冥思苦想而不得其解的事情给办了,就好像做梦一样。

  在路上走着,那包凤凤问我,说你为什么跑得这么急啊?
  我说有坏人在追我。
  她说怎么可能,我茅山之下,怎么会有坏人呢,你等等,我去看一看到底怎么回事。
  瞧见她往回走,我吓了一跳,赶忙拉住她,说别了,打赌重要。
  她这才没有硬扯着我往回走,使劲地点了点头。
  她说对,打赌最重要。
  没过一会儿,这小碎嘴又问了,说你姓陆啊?

  我说对,怎么了?
  她说我可喜欢姓陆的人了,萧克明就有一个姓陆的朋友,他每回来茅山,都会给我带巧克力来,说是什么意大利的,可好吃了——我跟你说啊,一会儿你输了,也得是意大利的啊,不能偷工减料——对了,我有好久都没有见到他了,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
  姓陆的?
  我说你讲的,是不是陆左?
  她使劲儿点头,说对、对、对,你怎么知道的?

  我笑了,说陆左是我堂兄,现在又是我的师父,你说我怎么不知道?
  包凤凤听到这层关系,乐得直拍手,说啊,原来是这样啊,我说怎么看着你这么眼熟呢,原来是陆左的堂弟啊,嗯,天底下竟有这么巧的事情——对了,陆左为什么这么久没有来看我啊?
  我故意叹了一口气,说他现在遇到点麻烦,被人冤枉了,现在正四处跑路呢。
  她说啊,谁冤枉他了啊?
  我说是那上面吧?
  包凤凤拍着胸脯,说你别急啊,我还有一个师侄,他就在朝廷里面当差,也很厉害的,到时候我帮你跟他说一下,赶紧把那冤案给处理了。我跟你讲,我好想好想他了啊,有好几次做梦梦到了,流着口水醒来。
  听到这小碎嘴,我简直就是无语了。
  还流着口水醒来……
  小妹妹,你这是想陆左,还是想着他给你带的巧克力呢?
  两人一问一答,不知不觉就走了好久,终于来到了茅山侧峰内里的一个山谷中,她带着我越过了一丛丛的灌木,最终来到了一片青石板前来。
  站在那野草丛生的青石板上,包凤凤拍了拍我的腰,说陆言,你闭上眼睛。
  我不知道为什么,不过也是照做。
  本来就是天黑,这闭上眼睛之后,世间顿时就是一片黑暗,我听到旁边的小女孩儿念念有词,没一会儿,我感觉周遭的空间好像抖了两下,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感觉到她的小手牵着我,带着我往前走。

  没有吩咐,我不敢睁开眼睛,就由着她拉我,如此走了几分钟,突然间停了下来。
  我一愣,不知道什么缘由,而这时黑暗中传来了一个低沉的声音:“包师姑,你又偷偷跑出去了?”
  包凤凤顾左右而言他,说是王哲师侄么,今天是你当值啊,呵呵,好的,嗯,好好干,我进去了……
  她这话儿估计对方也是一阵无语,瞧见包凤凤拉着我往前走,赶忙说道:“包师姑,等等,这个人是谁啊,现在没有掌门手令或者长老会签署,外人是不能进去的,这个你应该知道!”

  包凤凤拉着我一直往前走,说他就是过来找萧克明的,回头手令补办给你就是了。
  那人似乎一直在我们身旁,阻止了很久,终究拿她没有办法,只有长叹了一声,然后又折返了回去,而包凤凤则嘻嘻笑道:“王哲你个死脑筋,回头要是出了什么问题,你只管找我包凤凤便是了,谁还会为难你不成?”
  说话间,她带着我往前面快步疾走,我感觉突然间空气就清醒了起来,紧接着她拍了一下我,说行了,进来了。
  我睁开眼睛,瞧见一片田园,满天星斗,下意识地叹了一声。

  好美。
  我无法形容第一次进入茅山宗内部的感受。
  满目的田园,漫天的星斗,四面重山叠嶂,有的高耸入云,上面殿宇无数,有的则浑圆小巧,灯火阑珊。
  放目远去,一条清亮的大河如银带,穿过这肥沃的山谷,而在中间的地方,则有一个村庄,尽管在夜里,也能够瞧得见其中的不凡来。

  这般的景象,恐怕只有一个词才能够配得上。
  世外桃源。
  我自认为白天已经将整个茅山都大致地转了一个遍,却没想到这茅山之中,居然还有这般的风光,仿佛到了另外的一个世界里去。
  想到这里,我下意识地抬头望向了天空。
  不知道为什么,头顶的天空有些灰蒙蒙的,就好像隔了一层毛玻璃一般,那星光璀璨,但是仔细看,却又是模模糊糊的。
  怎么瞧看,都看不清楚。

  我站在原地,忍不住四周打量,感觉眼睛都有些不够用,而包凤凤似乎对这里的风景习以为常,拉着我的手,催促道:“有什么好看的,赶紧走吧,我们去找萧克明玩儿。”
  小家伙人不大,力气可不小,拽着我,我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被她连拖再拽,望着河的上游走去。
  这道路不错,青砖铺地,足以够两车并行,一路而过,我心中暗暗惊叹,能够在这山窝窝里修筑起这般的大手笔来,茅山宗无论是物力还是人力,都有着让人为之惊叹的一面,看起来我应该是没有来错地方。
  包凤凤脚程很快,两腿生风,我被她连拖带拽,根本停不下来,很快就到了刚才瞧见的村庄,瞧见这里大部分都是木质结构,与先前瞧见的农村有着很大不同。
  这些房子的艺术价值很高,雕梁画栋的,给人感觉就好像是江南岸某些古韵古色的旅游小镇一般。

  虽然夜深了,不过村里依旧灯火明亮,我没有瞧见电,都是烛火,给人一种莫名的穿越感,好像一下子就从新世纪,传到了古代去了一般。
  包凤凤的地位很高,我们过来的时候,不断遇到人,这些人要么穿着道袍,要么穿着轻薄的褂衫,当然也有穿得很现代的,不过年纪一般都不大,而不管是谁,瞧见了包凤凤,都朝着她热情地打招呼。
  这称呼也各有不同,师姑奶奶啊、包子师姑之类的。
  日期:2015-10-27 06:3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