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94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唰!
  这金剑的前身是泰国和尚蹄达上师的黄金禅杖,本身就是香火法器,吸纳了不知道有多少亡魂于此,被虫虫重新锻造之后,太极鱼分区,一半信仰之力,一半阴灵之力,对此阴物最是有杀伤力,故而一剑划过,我立刻听到有惨烈的哭叫声传来。
  这叫声寻常人听不见,但是我却能够通过金剑的共鸣而感受得到。
  韩伊瞧见我从虚空之中拔出金剑,并且一剑破掉了他的手段,不但没有惊慌,反而是脸上露出了几分意味深长的笑容来:“有点儿意思。”
  紧接着,他手中的令牌化作万道光芒,朝着我兜头罩来。
  好厉害。
  我的心中惊叹一声,知道对方的手段高明,而且千变万化,于是没有任何犹豫,侧身靠窗,紧接着一个翻身,直接跳出了窗外去。
  这种高手,不能跟他硬拼。
  我们这儿在酒店的三楼,我翻出了窗子外,踩着下面的空调外箱,三两下,就跳到了地上来。
  刚刚一落地,瞧见那韩伊探出了头来,冲着外面喊道:“抓住那个人,不要让他跑了!”
  我回头一看,只见宾馆门口停着两辆车,有几个身穿长袍的家伙在车门口聊天,听到招呼,立刻朝着我这边狂奔而来。
  对方有车,而且人多,我好汉不吃眼前亏,转身撒腿就跑。
  这宾馆依着山边,我并没有朝外面的大路跑,而是三两下,越过了院墙,朝着那山里跑去。
  身后好多人追来,不过速度最快的,则是那几个身穿长袍的家伙,我跑了一阵子,瞧见那韩伊也跟了上来,追到了最前面,一边跑,一边高喊“站住”!

  不知道为什么,我有点儿想发笑,这些人喊我站住,到底是什么意思?
  难道这事儿还可以商量不成?
  我这几个月在东南亚丛林里待着,对于这种山路并不算陌生,双足一发力,渐渐地就跟这帮人拉开了一段距离,如此不知道跑了多久,我感觉身后的人好像减减少了,仿佛离了好远,这才停下脚步来,扶着一棵树不断喘气。
  我喘着气,胸膛的心脏就像打鼓一般,扑通扑通,想个不停,然而还没有等我将这气给喘匀了,突然旁边传来一个小女孩子的声音:“咦,大半夜的,你在这里干什么啊?”

  我吓了一跳,抬起头来,瞧见身边多出了一个包子脸的小女孩,正一脸惊讶地望着我。
  瞧见这差不多十岁左右的小女孩子,我愣住了。
  这小女孩,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为什么我一点儿感觉都没有?
  难道是鬼?
  我想到这个,下意识地伸出了手,一把抓住了对方的包子脸,下意识地捏了一下,结果发现肉乎乎的,货真价实。
  紧接着,我感觉到心窝子一痛。

  啊!
  我大声叫了出来,低头一看,却见那包子脸小女孩一拳打中了我的心窝子里。
  这一招黑虎掏心,简直就好像把我的心窝子真的给掏了出来,我的眼前猛然一黑,再睁开眼睛来的时候,瞧见那女孩子气呼呼地冲着我说道:“你好大胆啊,整个茅山宗上下,除了我师父和掌教师兄,没有人敢捏我的脸——哦,对了,还有姑姑……”
  尽管被对方揍得几乎要跪倒在地,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瞧见这一张极富喜感的包子脸,张嘴嘚吧嘚吧地说着话,我就莫名感到好笑。
  哈、哈、哈……

  这包子脸,实在是太好笑了,女孩子怎么可能长成这样子呢?
  再配上她那一对又粗又短的眉头,整张脸完全就是一个字。
  囧。
  我强忍着笑意,然后连忙道歉,说对不起啊小妹妹,这深山老林子的呃,你突然这样悄无声息地出现在我面前,我还以为是山魈夜魅呢,就想查证一下,没想到居然是真人。哇哦,你好厉害啊,真的,走路都不带声音的……
  我以前公司的经理是个女的,特别的难搞,工作上鸡毛无比,生了一个孩子,鬼灵精怪的,每一次聚会都搞得人仰马翻,大家怨声载道。

  不过那熊孩子只有我一个人能够搞定,而因为这个,我还特别受到那经理的赏识。
  为什么呢?
  因为我专门买了一本儿童心理研究的书籍,刻苦攻读过,那就是小孩儿比大人更加需要认同感,所以不吝赞美之词的恭维,会让他们对你迅速产生认同感。
  想想以前的我,为了升职加薪,还真的是拼了老命。

  不过这也渐渐变成了一项技能,对于逗小孩儿这事,我最有经验,当下也是没口子地夸奖对方,那包子脸女孩儿听到了,一开始还板着脸,没一会儿,一对小短眉毛就扬了起来,得意洋洋地说道:“那是,也不看我是谁?”
  我当下也是打蛇随棍上,说未敢请教?
  她骄傲地说道:“铛、铛、铛,我就是茅山宗传功长老尘清真人的关门弟子包凤凤,在这茅山之上,辈分最高,就连当今的茅山掌教,那都是我的师侄呢……”
  什么?

  我愣了一下,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忍不住反驳道:“不可能吧,你是萧克明的师姑?他可比你大好几轮呢吧?”
  包凤凤张牙舞爪地挥手,说什么不可能?对了,你认识我萧师侄儿?
  我点头,说对啊,刚刚认识不久。
  她说你既然认识,你便去问他一问,说他有没有一个包子师姑,他若是敢说出半个不字,我直接打断他的狗腿……
  霸气!
  听到这小女孩子那霸气的话语,我的脑子开始飞速转动了起来。
  尽管不确定对方是不是萧克明的师姑,但是我却能够晓得,她绝对是茅山宗的人。

  因为我说了萧克明,她是认识的,而且还确认是茅山宗掌教真人。
  从这一点,便足以判定。
  既然如此,我能不能通过她这里,联络到萧克明呢?
  想到这里,我故意不承认,说小妹妹,你说你是茅山宗的,这个我承认,毕竟像你这般厉害的天才少女,那是世间罕有的,也就只有茅山宗才有可能有;不过你说你是萧克明的师姑,这个我就不相信了,杂毛小道多厉害啊,天下闻名,现如今又执掌茅山宗,威风凛凛,你呢,到底还是太过于年轻了一点儿……

  所谓请将不如激将,那包凤凤立刻叉起了腰来,说哎呀呀,我这小暴脾气,我要是证明这一点,你怎么说?
  我说我跟你赌一把,你若真的是茅山掌教萧克明的师姑,我就……
  我犹豫了一下,不知道该下什么赌注的好,而她则直接接过了话头去,说我们赌一百颗巧克力,赌不赌?
  一百颗巧克力?
  我的脸一下子就变得僵硬了起来,而包凤凤则有些小心翼翼地说道:“啊,是不是太多了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