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892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但是,如今他是省长秘书,今后直接对接的就是各地市的市委书记和市长,人家至少表面上得对他客气气的。这也是一种政治待遇,而且这种政治待遇,比一般的经济待遇,都更加重要。
  对于谭震林这样的市委书记,主动请自己吃饭,梁健并不是没有一丝的动心。尽管人家曾经对自己不利,但是人家毕竟是市委书记,参加那样的饭局,接触的人,肯定会是厅级干部,同时,那顿饭肯定也会是不同寻常。但是,这一丝的犹豫之后,梁健断然地说:“谢谢谭书记的好意,不过明天我已经有安排了。谢谢了。”
  谭震林说:“还是我叫得晚了。梁处长现在身份不同,我早该想到的。那好,我改天再约。”梁健说:“谢谢谭书记。”口头上,还是注重礼节的。被自己如此直截了当拒绝,梁健猜想,谭震林应该不会再请他了。
  本想可以挂了电话,没想到谭震林又说:“梁处长,以后有什么吃饭啊、住酒店啊之类需要安排的,直接跟我说啊!你是从镜州出去的干部,镜州既是你的娘家,随时欢迎你和你的朋友回来,也是你的后盾。务必请梁处长记住这一点啊!”
  “谢谢啦,谭书记!”谭震林的话,说得如此天花乱坠,如果梁健不知道谭震林是个什么人,恐怕也会感动得痛哭流涕。但是,梁健是知道谭震林此人的。
  挂了谭震林的电话,梁健心想,谭震林之所以对自己这么客气,大概是担心梁健会在张省长的面前,说他的坏话。秘书没有直接的权力,但是秘书却能够影响到主要领导,这种影响是潜移默化,有时候又是特别重要的。为此,谭震林肯定是对梁健心有忌惮。
  梁健心想,谭震林对他越是客气,应该可以说是越是心虚。了解到这一点,梁健就把这事情,暂且放下了。谭震林暂时不会对自己造成威胁。
  原本以为这个晚上的电话和短信已经完了,但是打完电话一看,只见又已经飞入了好多的短信。梁健只好又忙碌了一阵子。
  梁健知道,他是短息的接收者,那么多的短信过来,差不多已经麻木,并且感到麻烦。但是,对于发短信的人来说,他只发了一个。很在意你是不是会回复给他(她)。人家是用热脸贴上来的,如果你不回,那就等于是给他们冷屁股。人家都会记在心里。
  不愿意花回一条短信的时间成本,最后可能得罪一个人。这实在是太得不偿失了,为此,梁健感觉项瑾让他回复电话和短息,是很对的。
  快到凌晨了,梁健才忙完,也已经没有了电话和短信再进来。人家肯定也考虑到,这个时候再进来,那就不是祝贺了,而是来骚扰了。
  至于领导方面,并没有新的电话进来,也许自己是太过紧张了,省长或者办公厅的领导应该都不会随随便便在晚上打电话过来吧?这么想着,梁健就打算收摊睡觉了。

  忽然有一个电话进来了,梁健心里有些抱怨:“不知又是谁!”拿起苹果一看,竟然是“张省长”的来电显示。领导还是打电话过来了!
  张省长在电话中说道:“梁健,你这边准备一下,明天我们去一趟闻城。没有问题吧?”梁健当然不能说“有问题”,他说:“张省长,我明白了。”他本想说,张省长要不要我准备什么东西?
  但最终他还是没有问出来。既然张省长没有说,那自然是认为他会想到,或者是在考验他。说多了,反而显得没有主意。
  至于,此趟去闻城,所为何事,他也不清楚,唯一可以联系起过去?

  按照梁健对张省长的了解,这不是张省长能够做出的事情。尽管从远亮也许在秘书工作上,深得张省长的认可,但是此次从远亮去闻城市,担任的只是市长助理,还不算是副厅实职。这样级别的领导干部,由省委组织部一个副部长送去,也已经非常够规格了。
  张省长亲自送,这不太理性!但不是为送从远亮,那又是为什么呢?梁健实在想不出了。另一个让梁健头痛的事情是,张省长让他准备一下,那到底要准备些什么呢?这趟张省长要去闻城,也不知是呆几天,晚上是不是住在那里都不清楚,要不要带生活用品?张省长专门喝得茶是不是要专门带?
  这些梁健都没有概念。那是因为,这是梁健第一次跟着张省长出门,没有任何的经验。那该怎么办?打个电话给从远亮?问问他有关的情况?
  梁健很想打这个电话。然而,回头一想,他还是打消了这个主意。毕竟,张省长没有让他问谁。如此此趟出行是机密的?不应该让其他人知道的?他打了这个电话,岂不是坏了事情?为此,梁健只好坐下来静静的想。
  这时候,他脑袋里倒是浮现了先前与从远亮聊天时,从远亮提醒过他的三点:一是准时。二是信息。三是思考。现在想来,这三点的确很重要。但是,在细节上,是否真不用太在意呢?毕竟,贴身秘书,就是在细节上,为领导服务的。

  心里还是有些不太安宁。时间已经不早,如果再耗下去,不仅没有成果,恐怕还会影响明天的工作了。梁健从书房里出来,忽然瞧见,一个身影在过道里一闪。梁健愣了一下,再看,那个身影已经不见了。
  难道家里进贼了不成?屋子里也没有开灯。梁健轻声轻脚地朝那个身影闪入的地方走去。忽然那个身影,又回了出来,差点与梁健撞在了一起。那个身影轻轻“啊”了一声。
  梁健赶紧打开了过道中的灯光。只见,莫菲菲穿着短睡衣,身下只有一件肉色的贴身短裤,两腿修长而充满弹性的双腿暴露在灯光下。莫菲菲差点又“啊”地喊了出来,却被梁健用手捂住了。
  莫菲菲意识到了,自己的喊声可能会惊动了项瑾,她点了点头。梁健才放开了捂住她嘴巴的手。从莫菲菲的身上,又传来女孩幽幽的体香,再加上看到她穿着如此单薄的身体,要说梁健毫无反应,没有想法,那是假的。
  梁健赶紧熄灭了灯光,在一片黑暗中,梁健说:“下次晚上出来,能不能开个灯啊?”莫菲菲不好意思地说:“我只是懒了,不想套衣服了。只不过是出来拿一下隐形眼镜。”梁健说:“你这样容易把人吓到的。”
  莫菲菲嘟着嘴巴说:“我知道了。”梁健想起了张省长给自己打来的电话,于是就说:“菲菲,你明天是否能再陪一陪项瑾呢?今天张省长打电话来,让我明天跟随他去闻城,我还不知能不能回来?”莫菲菲点着头说:“没问题啊,这两天我反正都在宁州,看房子。”
  梁健知道莫菲菲一直在炒房,最近宁州的房子好像有回暖的迹象,这肯定引起菲菲的兴趣。莫菲菲毕竟是生意人嘛!在中国,房子不是一个必需的商品,而是一个投资产品,而且是一个比黄金、理财产品能可靠的投资产品,更能获利。哪个地方能获利,那个地方就会成为热门,资本就会流向那里。资本流向那里,这个东西的价格就降不下来了。
  日期:2015-06-18 06: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