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183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5-12-21 21:50:00
  更新线----------------------
  我心中剧震,虽然我早就已经看了出来,许丹阳对崔秀容忍已久,渐渐按捺不住要发作,可是我仍旧没有料到,许丹阳会在突然之间对崔秀骤下杀手!
  许丹阳几乎没有在崔秀身上问出什么有价值的问题。
  袁重山掏出手绢擦了擦溅在自己脸上的血,雷永济和计千谋都面无表情,默不作声,只有薛笙白啐了一口:“死有余辜!”
  许丹阳回头看向如心,又换了副面孔,道:“表哥没有吓到你吧?”
  如心摇了摇头,道:“我感觉到了。”
  “唔?”
  “我感觉到表哥要杀人了。”如心平静的说:“还有,我也感觉到了他会死。”
  “嗯。”许丹阳满意的点点头,道:“玄门中的高手,不论是山、医、命、相、卜里的哪一脉,都把感觉看的非常重要。当然,对于你们卜术来说,感觉的培养和训练,更是重中之重,你生来就能有这样的天赋,真是难得的很。”
  我心中了然,原来这个叫“如心”的小女孩儿也是玄门中人,而且还是卜术一脉。
  日期:2015-12-21 21:54:00
  只不过,我心中对这如心的惊诧也更甚——刚才许丹阳杀崔秀的时候,连我都受了一惊,可是这只有四岁年纪的如心却波澜不惊,脸上的神情并无丝毫的变化,这反应不像是装出来的,而像是天生如此。
  这小丫头的天赋固然惊人,可是这一份天生冷漠的心境,更是让我感觉匪夷所思。
  就连许丹阳和她的对话,也无法让人想到她是个只有四岁的小女孩儿!
  与其说是许丹阳在对晚辈开导,不如说许丹阳是在对一个无论年龄或阅历都跟他自己平等的人在交流。
  只听许丹阳又说道:“你可不要学表哥,表哥有的时候耐心还不够,这样的性格对于一个领导来说,很不好。”

  “不是。”如心说道:“表哥你太啰嗦了。”
  “啊?”许丹阳稍稍惊诧,道:“我太罗嗦了?”
  “嗯。”如心说:“那样狡猾的恶人,早就该杀了。”
  许丹阳顿时愕然,我更是陡生寒意——这小丫头的心当真是好狠!

  许丹阳缓了缓,道:“如心,残忍是要有的,仁慈也是要有的,你忘了你父母给你起名字的含义了?”
  日期:2015-12-21 21:54:00
  “如心是个‘恕’字,我知道。”如心皱了皱眉头,道:“可是我不喜欢。为什么要‘恕’?无能的人才讲‘恕’道。等我长大了,我就给自己改个名字。”
  “哦?”许丹阳饶有兴致,道:“你要改什么名字?”
  “我不要这个‘心’,我要像太阳那样做独一无二的、高高在上的,而且是清晨出来的太阳,我要我的光能覆灭所有的黑暗!”如心一字一顿的说:“昕昕如日,我要叫邵如昕!”
  “好!”许丹阳大笑了起来,环顾众人,道:“你们瞧瞧我这个表妹,年纪小小,可雄心壮志却比我们这帮男人还大!”
  袁重山、计千谋、薛笙白、雷永济都纷纷赔笑称赞。
  许丹阳道:“袁老,你们祖传的柳庄相法最擅长为女人看相,怎么样,你来看看我这小妹将来的成就如何?”
  袁重山刚要开口,邵如心便尖声叫道:“我不要他看!我自己知道!”
  袁重山一阵尴尬,勉强笑道:“邵姑娘的相貌贵不可言,老朽的道行浅,可相不出来。”
  这话本就前后矛盾,既然说“相不出来”,又何来“贵不可言”?
  可这也正是袁重山圆滑的表现——“相不出来”对应邵如心所说的“我不要他看”,“贵不可言”又对应了许丹阳所说的“看看我这小妹将来的成就如何”,真是面面俱到,两不得罪。

  许丹阳甚是满意,道:“咱们言归正传——张易!”
  日期:2015-12-21 21:58:00
  张易本来就心怀惴惴,崔秀死后,更是瞬息数惊,坐卧不安,偏偏许丹阳却像是忘了还有他这个人似的,竟开始调教起邵如心了……其实,这不过是许丹阳有意无意弄出来的手段,好叫张易对其捉摸不透,然后自乱心智,而他许丹阳便可以趁虚而入了。
  积威之下,张易的脸色变得青白,几如死人面容,他兢兢战战说道:“许首领您吩咐吧。”
  许丹阳笑着走到张易跟前,假意亲切的拍了拍张易的肩膀,吓得张易几乎瘫倒——还以为许丹阳对自己下毒手了。
  许丹阳道:“张先生不要害怕,我瞧你跟崔秀是不一样的人,他作恶多端,手段卑劣,自己人还要杀自己人,你也是在他的淫威之下,不敢发作罢了,其实你心中早就对他不满了,对吧?”
  张易浑浑噩噩的“嗯”了一声,道:“是吧。”
  许丹阳道:“我有些问题想要请教一下张先生,张先生不会学崔秀那样不识时务吧?”
  “啊?”
  “五大队可是从来不受任何人的威胁。”许丹阳道:“这一点,张先生可要记得清清楚楚。”

  “我明白了。”张易深呼吸了一口,脸色虽然还显惨白,可是神情却不像之前那般茫然惶恐无所适从了。
  日期:2015-12-21 21:59:00
  “张先生,你准备好了吗?”许丹阳道:“我要问了。”
  “呵呵……”张易突然惨笑了几声,又沉默了片刻,而后猛然抬起头来,目光直视许丹阳,道:“许首领,我姓张的本事没有练到家,做的事情也确实该死,落入你们手中,我心服口服。我做够了坏人,临死前突然想做个好人了。“

  “很好,很好。”许丹阳道:“张先生能有这样的觉悟,真是好得很,我一定对你宽大处理,法外开恩,你不一定会死——不,你一定不会死的,只要你说实话。”
  “死是肯定要死了,好人也是要争取做一做的。”张易的神情莫名其妙轻松了起来,甚至还开始在大殿里走动了起来,他甩甩手臂,晃晃脑袋,缓步说道:“好人是什么样的呢?好人都重情重义,都讲忠诚和忠心,对不对?”
  “嗯。”许丹阳稍稍皱了皱眉头。
  张易道:“老三要背叛五行教,结果死了,崔大哥也背叛五行教,结果也死了,这都是不仁不义、不忠不诚的结果。我呢,跟着崔大哥一起反水了,所以结果肯定也是个死!不过,既然我已经反水过一次了,如果临死前再出卖同道,那就是无情无义、不忠不信之上再加一等!许首领,您说对不对?”
  许丹阳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铁青。
  日期:2015-12-21 22:00:00
  我也略略吃惊,实在是没有料到,这个张易竟然能说出这么一番话来!
  张易不同于那个“老三”,没有两面三刀、口蜜腹剑的恶劣作风,也不同于崔秀,没有狡诈残忍的心和手段,虽然也怕死,可是却也不失磊落。
  许丹阳死死的盯着张易,嘶声道:“这么说来,你也是个不识抬举的人,要学崔秀了?”
  张易显得有些激动了,言辞也语无伦次起来:“就像崔大哥说的那样,你们要是有诚意,真的要饶我们的命,就不会像现在这样随随便便的问了……还有,如果你们从水堂的兄弟那里已经问出了什么消息来,就不会再来问我们木堂了吧?水堂的兄弟们是不是都已经被你们杀死了?嘿嘿,你给我也来点痛快的吧!”
  “队长,他不会说了。”袁重山摇摇头道:“倔死之相。”
  “好。”许丹阳点点头,道:“我还真是小瞧了你们这帮邪教分子,真该是见一个杀一个啊,你要死,我就成全你——”
  许丹阳的动作很快,话音未落,手便抬了起来,眼见张易就要在顷刻间步崔秀的后尘,却听“嗖”的一声响,一道流光闪电般自上而下掠出,直奔许丹阳的手掌心!

  许丹阳大吃一惊,急旋身斜撤!
  “砰!”
  一声响,那流光击中大殿的地面,化成一堆粉碎的尘屑,而地上铺的青石板砖也被砸出了一个小坑!
  日期:2015-12-21 22:00:00
  我正错愕,却听见身旁的一竹道长叫了声:“苦也!”
  袁重山、薛笙白、计千谋、雷永济等人齐声呼喝:“梁上有人!”
  四条身影几乎同时拔地而起,朝着我们所在的方位合围扑来!
  “哈哈……”

  一阵大笑在我耳畔响起,好似接连不断炸起了雷!大殿里嗡嗡乱响,砖瓦剧震,神坛抖动——正是叔父的“龙吟”功力所致!
  我距离叔父很近,早被震的头脑发胀,险些一个倒栽葱从梁上掉下去,幸亏我转念转的快。
  袁重山、薛笙白、计千谋、雷永济四人就有些惨,身已经在半空中,恰好在临近我们之时,被叔父这么一震,弄了个始料不及,气息全都岔了道!在各自的惊怒叫骂声中,又都纷纷掉了下去。
  “走!”
  叔父大喝一声,左右手分别提了我和一竹道长,砸碎窗棱,从梁上丢到了大殿外。
  我和一竹道长刚稳住身形,又瞧见一道人影从殿里飞出来,摔在地上,却是张易!
  接着,才是叔父跳将出来,瞪眼道:“还不快跑!?”
  “哦!”

  我稍一愣神,胳膊已经被叔父抓住,由他施力,不自觉的飞奔起来,另一侧,张易也被叔父抓住了手腕,正云里雾里的被带的风驰电掣。
  一竹道长一边跟着跑,一边忍不住破口大骂:“陈汉琪,你就是个钻头虫,扫把星,喝了洗脚水的失心疯!你害死我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