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谋划,终于走出一条官场的康庄大道》
第164节

作者: 青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猛然听到他这样说,叶平宇一下子坐直了身体道:“老吕,你有什么想法?”
  老吕观察了一下叶平宇,一时搞不清什么情况,便说道:“叶乡长,我在这个职位上干了不少年了,虽然下了不少功夫,但与领导的要求还是有一定距离,如果乡里想动一下我的职务,我没有意见,反正到哪都是干,不一定非得呆在统计站干,我本人也是想换换岗位干了。”
  老吕故意这样说,想听一听叶平宇是不是有动他的意思,或者动他之后,怎么安排,如果安排到其他站所担任站所长,他也没什么意见,怕就是以他年龄大为由,直接给他免去职务,什么都不让他干了。
  叶平宇看着老吕在那说话,听到最后那句话时,心里不禁动了一下,看来这个老吕虽然年龄大了,但还是想一直革命到底啊,要动他的职务肯定是真的,但是他还想换个岗位干,那就不现实了,他现在来不过是想试探个虚实,他该怎么应对这个事?
  略是一想,叶平宇便道:“老吕,乡里调人这个事,现在还没有定论,你不要听风就是雨,到需要和你谈话的时候会和你谈话的,各个岗位的设置都是为了工作,不是说这个人非要在这个岗位干,那个人非要在那个岗位干,一切都要服从丨党丨委安排,赵书记是此次人事调整的负责人,我不过是配合,但你现在找到我了,我就也只能跟你说这么多,你是老同志了,一定要有觉悟,不要表现地跟年轻人一样沉不住气,在丨党丨委没有决定之前,大家都要各司其职,不要胡思乱想,影响到工作,你看行不行?”

  叶平宇和他打了一个太极,还把他给说了一顿,说得他还没有话可说,的确,年轻人还没有这么沉不住气呢,他一个老同志专门来打听这事干什么?难道还能干一辈子不成?
  走出叶平宇的房屋,老吕感到自己真是老了,在一个年轻的乡长面前,他倒是感觉自己太幼稚了,怎么会想着去试探这个情况,结果不但没试探出什么来,还受了一顿批,真是没什么脸面的。
  试探无果,老吕想了想,觉得现在与他同病相怜的是颜丙利,因为乡里也传出颜丙利要让出水利站长的消息,不知道他现在是怎么想的,去找他聊一聊。
  颜丙利听到了有关他的风声,但他没怎么在意,他觉得这有可能是有人故意放出风声好打击他,造成一种他要倒台的舆论,如果他当成真事了,那真中了某些人的计了。
  所以,当老吕找到他问他这方面的情况的时候,颜丙利眼睛一睁说道:“老吕,你这是听谁说的?哪个王八蛋敢调整我的职务?曹大富都没有敢,别人他敢?你不要担心,你是乡里的老好人,领导那么喜欢你,还会调整你?不要瞎想了!”

  老吕一下子让老奸巨滑的颜丙利给说得一愣一愣的,心想,那些所谓的内部消息真是谣言?他担心过度,多虑了?如果赵元功和叶平宇两人不敢调整颜丙利的职务,而对于他,难道会下得了手吗?
  老吕默默地走后,颜丙利大眼珠子转了转,感到他也不能不太重视,老吕都动作起来去找叶平宇去了,他难道不该去问问赵元功是不是有这回事?
  想到这里,颜丙利根本没和刚才老吕说的那样不当回事,接着就去赵元功那里问问赵元功了。
  一进赵元功的办公室,颜丙利便大声地嚷嚷地道:“赵书记,我工作上是不是有什么失误了?”
  赵元功表情一怔,马上笑道:“老颜,你何出此言啊?”

  颜丙利便坐下拉长了脸道:“赵书记,你当书记我举双手赞成,但是我听人说,有人看我不顺眼,觉得我年龄大了,当不好这个水利站长了,您知道不知道这事?”
  话说到这份上,赵元功感到自己脸上很不好看,这个颜丙利就是胆大妄为,乡里要调整个人,难道还要事先征求他的意见吗?何况他还是被调整的对象?他这样说,完全是没有把他们这些乡领导放在眼里,长此下去,都像他这样,以后还怎么领导全乡?
  心里虽然这样想,但他又灵机一动,故意神秘地看了颜丙利一下,眼睛向西面的屋子扫了扫,说道:“这个,老颜,这事让我怎么说呢,有人传言那只是个传言而已,你是老同志,这点道理不会不懂吧?”
  看到赵元功故意向西面看,而西面最西头是叶平宇的办公室,难道这事是叶平宇搞的,或许乡里真有动他的意思?
  颜丙利心里一提,睁大眼睛道:“赵书记,你是书记,千万要坐得稳了,我老颜没功劳也有苦劳,工作这么多年,不能卸磨杀驴,一句话就把我给免了,要是这样,我可是不干,你可是要考虑周全一些!”
  颜丙利威胁式地说了这么一句,赵元功眉头紧皱,但却嘴上却说道:“老颜,乡里的重大人事调整决定,都要经过丨党丨委会的,不是我一个人说的算的,还有叶乡长他们呢,你要弄清楚这个事情!”
  颜丙利扭头就走,说道:“我现在就去找他!”
  说完,颜丙利就走出赵元功的房间,去找叶平宇,赵元功冷笑了一下,心想让他去找吧,免去颜丙利的职务是叶平宇提出的,他去找,正好让叶平宇知道一下厉害!
  叶平宇此时正呆在办公室里听取老郑和常芳汇报金湖贡米的事情,想来想去,决定在乡里面建设一个碾米厂,建设碾米厂的资金想法通过从银行贷款的方式解决,但是事先必须要找人找技术,不然没人懂技术,也开不起,所以正在研究这个事情。
  但没想到,颜丙利直接闯了进来,老郑和常芳一回头看到他,非常一愣,但看到颜丙利脸上生气的样子,两人和叶平宇小声地说了一下话便转身离开了。
  叶平宇看到颜丙利气势汹汹地走进自己的办公室,在猜想着是不是要说调整他的事,否则这老家伙,平时也挺能钻营的,怎么会这么不礼貌地闯进自己的办公室?
  “颜站长,你有什么事吗?”看他不礼貌地闯进来,叶平宇表情冷冷地问道。
  颜丙利走到他的办公室桌前一拍桌子道:“小叶,你是不是还对我还有意见?”

  直接拍上桌子了,而且还喊起了小叶,完全就是要与叶平宇对着干了,而且还提起了过去的事,说句实话,叶平宇当然对过去的事一直耿耿于怀,这不是明白着的吗?他可不是什么圣人,不会记什么仇,但这不是调整他的主要原因,主要原因是他这个人根本就不是一个合格的干部,不能胜任那个水利站长的职务,无论如何这次必须调整掉他!
  看到他和自己拍起了桌子,自己虽然年轻些,但自己大小也是个乡长,颜丙利如此目无领导,以为他真的是毫无反手之力吗?
  叶平宇根本没有被他的威压所吓倒,猛得一站起身,也是啪地一声拍起了桌子道:“颜丙利,你想干什么?乡长办公室不是你任意撒野的地方,你给我出去,出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