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92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没有说话,而其余的两个团友却打了退堂鼓,劝那大肚子干部,低声说得了,咱们都是出来玩的,没必要给自己找不开心,不然咱们就将钱给凑一凑,等脱身来,再想办法找回来,没必要跟这帮粗人在这里死磕,你说对不?
  这种自我安慰的话语,让大肚子干部稍微有了一个台阶,再瞧了一眼旁边那些唯恐天下不乱的看客,十分恼怒地从兜里掏出钱包,数出八张红彤彤的钞票来。
  他猛然一下,拍在了桌面上,然后气呼呼地说道:“就当喂了狗。”
  他这话语难听,然而店老板却当做了耳旁风,丝毫不在意,一把抓过了拿钱来,蘸了一下口水,快速地数着,一边数,还一边笑,说这就对了,给钱的都是大爷,早这么痛快,大家何必闹得如此难看呢?
  他和颜悦色地说着,而另外两个团友瞧见大肚子干部都掏了钱,也就没有多言,各自都掏了自己的分子。
  这个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我的身上来。
  他们这时方才发现,所有人都站了起来,唯独只有我一个坐在凳子上,表情最是轻松,就好像是一个局外人一般。

  给钱!
  店老板面无表情地朝着我伸出手来,催促道:“小伙子,就你吃得最多,赶紧给钱,这样大家都少了麻烦。”
  我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然后淡定地说道:“钱,我有,不过凭什么要给你?”
  店老板说吃饭给钱,天经地义。
  我说对,这是自然,不过我活这么大,第一次听说吃一盘田螺两千四,而且还是论个儿卖的。天底下也没有这样的规矩,既然没有,我为啥要按照你的账单来付钱呢?
  店老板说我这活水螺可是茅山灵泉灌溉生养的,凭空沾着仙气呢,论个买,白纸黑字写着的,你能抵赖么?
  我说这这价格有歧义,我不急,等明天物价局的人过来定,到时候再谈。
  瞧见我这般不软不硬地说着话,那店老板顿时就急了,挽起了袖子来,冲着我嚷嚷道:“小子,你别跟我耍狠,知道么?你是不是想吃霸王餐?要是,可别怪我不客气,也别逼我的兄弟们出手啊!”

  我望着那些气势汹汹,准备打我的大汉,眉头一掀,突然笑了,说我懂了,你的意思是,谁的拳头大,谁讲的话就是规矩,对不对?
  店老板嘿然笑了,捏着拳头说对,就是这样,咋了,不服啊?
  我点了点头,说对,我非常认同你的这种理念,不过也想告诉你一件事情,这世界上,你再横,也总有比你横的人,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让你这么宰的!
  店老板哈哈大笑,说那照你的意思,就是你是我惹不起的人咯?
  我点了点头,说你可以这么认为。
  店老板这个时候终于不想再陪我玩儿了,他的脸色转冷,恶狠狠地说道:“吃霸王饭,而且还威胁我,这样的人,我揍了也是白揍;你既然不想善了,我就满足你!兄弟们,给这小子点教训,让他知道什么是汉子!”
  他这边说着话,那大肚子干部过来拉我,说小兄弟,好汉不吃眼前亏,你别跟这伙流氓硬来……

  这话儿还没有说完,就有人举起拳头,朝着我砸了过来。
  出手的,是个一直在旁边围观打量的闲汉。
  他出手很轻,显然是为了吓唬一下我,若是能够将我给教训一番,又把其余的人给吓到,事情就算是办完了。
  我没有避让。

  跟洪罗巴的刀锋比起来,这拳头实在是有些软绵,就好像是小娘子的花拳绣腿。
  这一拳,“恶狠狠”地打在了我的脸上。
  我一动也不动,待那人的力消了几分之后,回过头来,问大肚子干部,说是对方先动手的,而且打伤了我,我现在予以回击,从法律上面来说,应该不是斗殴,而是自卫,对吧?
  大肚子干部下意识地点了点头,而我则冲着那闲汉笑了笑,说还打么?
  这么重重一拳,打得我一点儿反应都没有,那闲汉也是有些恼怒,当下不再留力,再次挥起拳头,真就凶狠地朝着我的脑袋砸了过来。
  这样的力量,要是一普通人给击中,说不定就直接脑震荡了。
  我这回没有再被动挨打,而是身子一矮,避开了对方凶猛的一拳,然后抱着那人的腰,一个鲁达拔柳,将他给倒着背了起来,然后将他朝着店老板的方向重重一摔。
  砰!
  店老板给我甩过来的闲汉给砸中,两人滚落到了满是油污的地上去,给摔得头昏脑涨,顿时就气炸了,都来不及爬起来,就朝着我指来,大声吼道:“打,给我往死里揍!”
  店老板一声令下,周围的人就立刻扬着拳头蜂拥而来,我让大肚子干部和另外两个团友躲开一些,然后捏着拳头迎了上去。
  对方是真的凶猛,而此刻的我,其实也有一股怨气。
  这怨气,并不是来自于那天价的活水螺。

  事实上,这一路以来的孤独,以及求路无门,使得我心中早就憋足了火气,就想着找一个地方发泄一下,而那店老板的所作所为则像跟导火索,一下子引爆了我心中的愤怒。
  揍你丫的!
  望着这一大堆的人,我脑子就是一热,拳头也没轻没重,直接就砸了上去。
  这些家伙都是些地痞流氓,欺负欺负普通老百姓,倒也是趾高气昂,但是在我的面前,却根本就不够看,我三拳两脚,几乎是在一分钟的时间里解决了战斗。
  一番混乱之后,那帮嗷嗷叫着的家伙都趴在了地上痛苦呻吟,而我则走到了店老板的面前来,蹲下身子,平静地说道:“还玩么?”
  店老板瞧见这一地的同伙,知道是遇到了扎手的家伙,慌忙摇头说不玩了,不玩了。
  我笑了笑,一把将他给揪了起来,说你不玩,我还想玩呢。
  说罢,我抬手就是给他一个大耳刮子,打得他的脸一下子就肿了起来,而我则冷声说道:“你说了,谁拳头大,谁定规矩。我的规矩是,我这一巴掌值一百块,你不是要钱么?我给你……”
  啪、啪、啪……

  我一连扇了四五个,那店老板就哭了,说哥你别扇了,钱我不要了,求你别打了,再打我耳朵就聋了。
  我收起手,说钱呢?
  他从兜里将刚才收起来的钱掏了出来,我丢了两张在他的脸上,说你这顿饭,也就值两百块,收着吧。你不服,回头找我,老子陪你再玩玩。
  说罢,我将其余的钱塞回了大肚子干部手中,带着他们扬长而去。
  惩治这镇关西一般的恶霸,对我来说是小事,然而大肚子干部等人却瞧得目瞪口呆,回到宾馆里分了钱,还将我还是一顿夸,我想着明天要去找正宗茅山的事情,心情烦躁,就说早点儿歇着吧,其余两人这才散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