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888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年轻武警听到五千块,心疼得要命,他在省委省政府大门口,站一个月也就是四千块钱。这做错一件事,就要五千块钱。能不心疼吗?彭博说:“不舍得?不舍得,你看着办吧?”武警是部队人员,服役之后是要转正的,这“看着办”的意思,含义就大了。转正可以安排工作,也可以不安排工作,而且自己在武警队伍当中能否升职,跟彭队对他的看法也是息息相关。
  年轻武警屈服了,忙说:“我去准备钱。”当时部队的风气,大家也都了解,送钱的事情稀疏平常,想在部队当中谋个一官半职,基本也是要金钱铺路(十八大后,针对部队开刀是势在必行的事情),可以说比地方还要暗黑。为此年轻武警也见怪不怪了。
  梁健听到彭队说,是致歉的。”
  彭博说:“梁秘书,我这个队长也有责任,对不起,我给你道歉。”彭博的眼睛瞄见了梁健桌上的手机,已经摔破了屏幕,连忙对身边的年轻武警陈登说:“陈登,你还不快道歉?”
  陈登像是清醒了过带能够原谅。这里是赔偿梁秘书长手机的,请梁秘书收下吧?”
  梁健直视着这个年轻武警,想起他昨天的种种可恶的表现,本想不原谅。但是,人家来道歉了,而且他的气已经消了,死扛着也没意思。他就说:“你昨天做的,不是按照你们的纪律办事吗?我不认为你做错了。这件事就这样。至于我的手机,不是因为你摔坏的。所以,你也不用赔钱给我。你们可以走了。”
  听到梁健这么说,他们几个人都面面相觑,在他们听来,就是梁健不肯原谅的意思了。
  省机关事务局长周道岩,还是老练,他将陈登的那个红包拿过来,放到了梁健的办公桌上,说:“梁秘书,这赔偿费肯定是要的。你的手机都摔成这样了,恐怕得去买个新的了。”武警队长彭博也说:“对对,去买个新的。”
  梁健拿起了红包,还递给了年轻武警陈登,说:“钱你拿回去,我今天的手机不是你摔坏的,是我们秘书办的女孩摔坏的,我要让赔,也会找她赔。”年轻武警就不知所以了,看了看身边的队长。
  “我会赔给你的,那你也不用对别人说。”一个女人生气的声音,从门外传来。魏雨竟然就在门口。梁健怎么感觉这个魏雨,似乎经常在偷听别人说话呢,心中不悦。那个魏雨说:“杜省长叫你去,说打你电话打不通。”

  梁健听到后,心想终于可以不跟这几个人磨叽了,就说:“各位,不好意思。这事情就这样了,我也不会放在心里,你们请回吧。”梁健下了逐客令,他们也没有办法,只好退了出去。
  梁健就碰上了门,朝杜省长的办公室走去。在他身后,武警队长彭博说:“如果你不能彻底让梁秘书原谅你,那你就休想当班了,一直坐冷板凳去吧。”说着,就和机关事务局局长周道岩一起往前走去。
  年轻武警看着丢下他往前走的领导背影,头痛异常,如果梁健接受了他的五千块,那就算是破财消灾了,可如今钱还在自己手中,自己还得去坐冷板凳,他真不知道接下去该怎么办!他真希望,当初能够顺利放在梁健进去就好。如果下次,他还有机会到省委省政府门口站岗,他肯定再也不会那么鲁莽了,说不定撞上的就是那位惹不起的爷。
  杜明亮副省长,梁健是通过高成汉认识的。今天,他原本也是想要去拜访杜省长的,后来遇到手机被摔,一直折腾到了现在。没想到,杜省长却开始想到梁健了。

  到了杜省长秘书任坚的办公室,梁健敲了敲门。任坚抬头来,看到梁健,就赶紧放下手中的活儿,快不过来,与梁健来了个熊抱:“兄弟,好样的,当了省长秘书了!”梁健笑道:“你心里是不是觉得我很蠢,放在南山县天高皇帝远的逍遥日子不过,到省里来受苦?”
  任坚笑说:“你本来不就是一个受虐狂吗?日子过得太舒服了,恐怕你就闲不住了。”梁健笑道:“你这么了解我?”任坚说:“那当然,谁叫我们是校友呢!不过,我认为,你的选择是正确的。”梁健问道:“你真这么想?”
  任坚说:“说实话,我真这么想。在县里,虽然你可能最终能混到县委书记,但是,那毕竟是在基层。从这里出去,就不一样了,张省长的秘书从远亮,这次不就是去挂职闻城市市长助理了吗?接下去就是副市长,这是毫无疑问的。但这还只是起点,接下去上升的机会还很多。你说值不值。”
  梁健笑道:“要出去,也肯定是你先出去。先进山门为大,你来都快一年了吧?”任坚将脑袋摇得如拨浪鼓:“在这里,就不是论资排辈了,而是讲跟对人了。你跟着一把手,比我就有了先天的优势。好了,先不耽误你去见杜省长了,他在等你呢!”
  梁健进了杜省长的办公室,任坚给他倒了茶,杜省长原本是坐在他的办公椅里,这会他站了起来,对梁健说:“来,我们到沙发上坐。”
  梁健也端起了茶杯站了起来。任坚与他眼神会意下,就带上门出去了。杜省长坐在长沙发上,让梁健坐在边上,这就有两个人平起平坐的意思。梁健还是讲规矩的,他不跟杜省长平坐在一起,而是在单人沙发上坐了下来。
  杜省长看了看梁健,笑道:“梁健啊,你可真会选领导啊,上次我本来想让你来当我的秘书,你不肯。这次,张省长请你,你终于是肯了。跟着张省长,肯定是要比跟我有出息啊!”

  梁健心里一惊,这话的意思,明显就是在批评和抱怨了,这谁都听得出来。梁健忙站了起来,说道:“杜省长这么说,我就坐不住了。杜省长,上次,我接手这休闲向阳的任务,却没有好的进展,如果就那么走了,我会觉得自己很不负责任。如果能为杜省长服务,当然也是我很高兴的事情。”
  杜省长看到梁健紧张的神色,确信了自己在梁健这里还有威严,虚荣心也就满足了,就在空中拍拍手,说:“来,坐坐,我开玩笑的。”
  领导的话,有时候是开玩笑,有时候是当真的。有些当真的话,你也得当作是开玩笑的,否则就会很累。但是有些话,是开玩笑的,但是你得当真一样,这样才能让领导放心。
  梁健又坐了下来,杜省长说:“你没有来我这里,也很好。一个是任坚也很优秀,另外一个是,你去服务张省长,能够发挥更大的作用。”梁健说:“我现在,还不知能不能胜任。”杜省长说:“我相信,你很快就能进入工作状态。”梁健说:“我会尽量努力的。”
  杜省长与梁健又闲聊了几句说:“要不这样,晚上我们一起吃个饭吧?”梁健晚上有应酬,与从远亮都已经说好了,就说:“杜省长,太谢谢了。不过,杜省长请我吃饭,我可不敢。”

  日期:2015-06-17 06: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