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072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走回自己办公桌。
  蒋青青问:“是真的吗?”
  我说:“你觉得是假的那就是假的吧。我现在心情不好,你先走吧。”
  她倒是走过来了几步,问我:“你跟她谈了多久?”
  我说:“大学就认识,出了大学没多久就跟了别人,唉,怪我自己没本事啊,又不会挣钱,她还是跟人家跑了。”

  蒋青青气道:“你知道你没本事,你不会挣钱,那你还滥赌!”
  我说:“唉,我知道我无能,但我不是滥赌,我是不小心被骗的。我去求了人家老大了,人家老大也可怜我,我说没那么多钱还,他让我还十万,我自己东拼西凑到处借了十万,跟人家借的,然后还给他们了,我现在也没什么了。我会努力用工资还上,我希望你不要把这个事让领导知道了,可以吗。”
  蒋青青说道:“真的吗!不用还两百万了吗!”
  我说:“嗯,不用了,而且我自己也还清了,谢谢你青青,你记挂着我,我实在不知道怎么感激你好了。”
  蒋青青问:“那,你还有钱花吗?”
  我说:“有啊。”
  蒋青青问:“有钱吃饭吗?”
  我说:“没事的,我在饭堂吃。”

  蒋青青说:“我先给你两万吧。”
  我说:“不要,不要。”
  蒋青青说:“我不要你还!”
  我说:“说了不要了。”
  蒋青青说:“可是你不能拿去给你那个女朋友花了!她是利用你的!她不是好人!”
  我说:“嗯,我知道她不是什么好人,可是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唉,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揪心啊。”
  总算把蒋青青给摆平了。
  蒋青青说:“那她以后找你,你还出去吗?”
  我说:“我也不想出去,可是我就是放不下她,我一旦知道她不好过,难受了,我就想着去看她,去哄哄她,我控制不住自己啊!”
  蒋青青说道:“你有点活该!你明知道她利用你,你还这样子对她好!”
  我说:“唉,好吧,我是活该。”

  蒋青青突然想起来我曾经对她说的话,她问我:“你还说什么看到我第一眼就想保护我,什么什么的,你都是在骗我的!让我怎么相信你!骗子!”
  我说:“那也是真的。”
  蒋青青问:“你心里装着这么一个人,怎么还能装下另一个人!”
  我说:“我这不是慢慢走出来了嘛!”

  蒋青青说:“我看你是走不出来了!”
  我说:“人家三毛说的,想要忘记一段感情,方法永远只有一个:时间和新欢。要是时间和新欢也不能让你忘记一段感情,原因只有一个:时间不够长,新欢不够好。我一定是新欢还没有。没有那么好命遇上。”
  蒋青青说:“是张小娴说的。”
  我说:“好吧,是张小娴说的。”
  蒋青青说:“你控制住你自己,以后别再和她联系了。”

  我说:“唉,她一找我我就控制不了自己。”
  蒋青青说:“那也要控制。”
  我说:“那以后我断绝所有和她联系,我想她找她我就找你,可以吗。”
  蒋青青说:“嗯。”
  我说:“那如果我有那个方面的需要,也可以找你吗?”
  蒋青青还愣了一下:“什么方面?”

  一想,她明白了,她大声对我道:“不行!你真是龌龊呢!”
  我说道:“好吧,那我只能去找快餐解决了啊。”
  蒋青青问:“什么是找快餐解决?”
  我说:“就是那种,给钱就能的,那些女人。”
  蒋青青说道:“不行!你不能忍着吗你!”
  我说:“怕忍不了。”

  蒋青青说:“我不想和你说话了,你爱怎么怎么吧。”
  我过去,拉住她衣袖:“那我忍住,忍住哈。这个事,你不要和人家说,可以吗,我觉得好丢脸,我堂堂一个男子汉,竟然,唉。”
  蒋青青说:“你像什么男子汉你。”
  我说:“好了好了,我改,我一定改。”
  蒋青青说道:“那我下班了去取钱,明天拿钱来给你。”
  我说:“真不要了青青,谢谢你,可是我真的不需要,我慢慢还人家就是。”
  蒋青青说:“我帮你还。”
  我说:“不用了,真的。”
  她说:“不行,你要拿着!”
  我说:“好吧好吧,我拿着,我以后再慢慢还你。”
  蒋青青说:“不需要你还我了。”
  我说:“好好好,不还不还。”
  我想着以后再还给她好了。
  撒谎容易圆谎难啊。

  她对我一再叮嘱不要找那个我前女友了一番后,终于走了,打发走了她。
  我靠在椅背上,人生啊,就是靠演戏活着啊。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人家说刘备就是演戏的高手,哭哭哭,硬是哭出一个江山来。
  厉害的刘备啊。
  我坐着,抽着烟,门被推开了。
  如此暴力,还能是谁?

  朱丽花。
  朱丽花进来,说道:“有事找你!”
  我问:“说吧朱队长。”
  她说道:“我凑不到那么多钱,你想其他办法可以吗?”
  我说:“不用了。”

  朱丽花问:“什么不用了?”
  我按着刚才和蒋青青说的,又和朱丽花说了一遍:“我这两天,去求了人家老大了,人家老大他啊,也可怜我,我说没那么多钱还上,他让我还十万就可以了,我自己东拼西凑到处弄了十万,给他们了,我们两清了。”
  朱丽花问:“真的可以了吗!”
  我说:“嗯,可以了。”
  朱丽花说:“那就好,那你欠别人的,不会是高利贷吧?”
  我说:“唉,我是借了以前的同学啊,在同学群里一个一个借过去的啊。我不好意思向你开口,你看你一直待我那么好,我不好意思再麻烦你了。”
  朱丽花说:“你还有这么点良心呢。”
  我说:“我一直都良心大大的好,只是你没有发现而已。”
  朱丽花问我:“那你欠了人家的钱怎么办?”
  我说:“我自己慢慢还。”
  朱丽花说:“还有钱用吗?”
  我说:“钱很多,别担心,好了,你去忙吧,不用担心我了。”

  朱丽花盯了我看了一会儿,说:“别又是借高利贷的。”
  我说:“真的不是,是借了同学的。”
  我一再强调借了同学,好不容易送走她了。
  女人也挺烦啊。
  没女人烦也烦,有女人烦也很烦,人活着就是纠结。
  下班了之后,我出去了外面。
  下雨,又下雨,在监狱里,感觉要发霉,不出去不行。

  出去了外面,都在下雨,下小雨,很冷,到了公交站半天等不到车,来了的士直接爬上去了的士,结果,开出去不到一百米,的士抛锚了,司机一边骂车子一边下车看,前盖都冒烟了。
  这什么情况啊。
  他说车坏了,让我自己打车,打其他车。
  来了一个摩的,没办法,爬上去摩的,在风雨飘摇中,回到了旅馆。
  此刻的心情,不知如何形容,各种冷啊。
  日期:2016-01-04 06: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