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883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朝康丽笑笑说:“我要换工作岗位了。”然后,把自己要调省里工作的事情说了。
  康丽嘟着嘴说:“那以后,我们吃饭喝酒岂不是很不方便了?”胡小英笑着打趣道:“康丽,你怎么老想着吃饭喝酒,就不为梁健去做省长秘书感到高兴?”
  康丽说:“高兴是高兴,就是不能经常见面,怕想得慌啊。小英姐,难道你不会想念?”说得胡小英不由朝梁健看了眼。
  梁健说:“康丽先说会想念,而不是说些为我当省长秘书高兴之类的套话,很中听。我来敬敬你,姐,你陪同吗?”康丽说:“还是我来敬你们一对吧。”胡小英说:“什么一对啊?康丽,今天你说话好像很放肆唉!”康丽反驳说:“梁健明天就到省里工作了,小英姐,今天你就让我放肆一下吧。”
  胡小英和梁健相互看了看,对这个艳冶又能撒娇的女人没有办法。
  酒喝了一半,康丽说:“梁书记,你这一离开南山县,我就担心我们的度假村,会不会又遇上什么麻烦?”梁健说:“省里已经考虑,将下派干部到南山县。镜州市有胡书记在,我在省里,遇到项目上的任何问题,都可以跟我们联系的。到时候,我还会再交待一下镇上,让他们一定要做好你这个项目开发的服务工作。”
  康丽感激地再次端起酒杯:“我要再记也在我们这里住下来。”
  胡小英轻摇了摇头说:“梁健的夫人还怀孕在家,他今天应该回去,我们不强留他。”康丽本来想,梁健就要离开镜州,也许梁健和胡小英都需要一个私密的空间,能够呆上一晚。但是胡小英却这么为梁健的夫人着想,让康丽不敢多说。
  喝最后一杯酒之前,梁健对康丽说:“康总,我想对你说一句话。”康丽闪忽着漂亮的眼睛,问道:“请梁书记说。”梁健说:“永远别跟官员有金钱上的交往,就像跟我们一样,我们云淡风轻,能帮的帮,不能帮的不帮,用金钱换来的利益,会带来太多的麻烦。”
  梁健所指的,是康丽曾经有一次要给梁健股权的事情。自从那次之后,康丽再也没有提过,不过,梁健还是希望在离开镜州之前,能够再提醒康丽一次。胡小英微微笑着,似是听到了,也似是没有听到。
  康丽说:“梁大书记,你的叮嘱我听到了,我保证认认真真、全心全意做好生意,其他什么都不去掺和,以前的教训我还记着呢。”
  梁健和胡小英、康丽道别,上了车。梁健对驾驶员谷华说:“谷华,这两年你跟着我,真是辛苦你了。今天送我到宁州之后,你如果没什么事就别回了,找个好的酒店休息一下,费用明天来跟我报销吧。”
  谷华说:“梁书记,没什么,跟着你我很踏实。梁书记,这次调到省政府,是要去给张省长当秘书吗?”梁健不想隐瞒,就说:“领导是这么跟我说的。”谷华颇为兴奋地说:“梁书记,以后是当大官的命了。给省长当过秘书,以后说不定就当市长和市委书记了。”

  梁健笑道:“以后的路,怎么样还说不好。”谷华说:“如果以后,梁书记再回镜州当市领导,如果还需要我这样的人,来当驾驶员的话,我会很荣幸的。”
  梁健说:“谷华,你的要求我记住了,如果有哪一天还回镜州,我肯定会让你来当我的驾驶员。”
  到了家里,已经是晚上十点钟了。梁健本来以为妻子项瑾已经睡着了,但是进了家门之后,才发现项瑾并没有睡觉,她在等着他。她正拿着一本唐诗,在轻声念着。看到梁健进来,项瑾从沙发之中站了起来。
  梁健原本以为项瑾可能会有怒色,但是项瑾过来之后,脸上带着微笑,对梁健说:“你回来啦?”梁健点了点头,轻声说:“还没有睡觉吗?”项瑾说:“想等你来了再说。”

  梁健心里顿时有种内疚的感觉。家里只有项瑾一个人,他却在外面吃饭应酬,让项瑾一个人独守空闺,还在项瑾怀孕的时候。梁健搂住项瑾说:“老婆,不好意思,让你一个人在家里等。”
  项瑾说:“没什么。我猜你今天就不会早回来。”梁健问道:“为什么这么说呢?”项瑾说:“因为,从明天开始,你就要到省里工作了啊。你镜州的朋友,肯定是要留你吃饭的了。如果在这种日子,都没人请你吃饭,那只能说明你很失败啦!”梁健想想,也许项瑾是为了宽慰他才这么说的。
  梁健心想,以后还是要多回家,少在外面,毕竟项瑾只是孤零零一个人在家,肯定不是特别有滋味。梁健说:“老婆,你饿了吗?要不要我给你做点东西吃?”项瑾说:“都这么晚了,再吃东西,就不大好了。你洗澡吗?”
  梁健喝了酒,身上有酒味,不洗澡身上不舒服,就点了点头。项瑾说:“我去给你拿毛巾。”项瑾给梁健去取了毛巾来,然后就呆在洗澡房里不走。
  梁健朝她笑笑说:“怎么了?”项瑾微笑着说:“没什么啊,我就是想跟你说说话嘛,你洗你的,我不偷看你就成。”梁健笑了:“我还怕你偷看啊!”说着,梁健就在淋浴房洗澡,项瑾就在外面,等着他,跟他聊着,说自己刚才给宝宝读唐诗,她(他)好像有反应一样。

  梁健一边让热水冲下了脑袋,一边笑着说:“难不成是天生的小诗人。”项瑾说:“我可不希望我小孩是一个诗人。”梁健问道:“为什么?”项瑾说:“我们在北京的圈子里,时不时会闯进一两个诗人,都不靠谱。”梁健笑道:“其实,并不是每个诗人都不靠谱,就像并不是每个当官的都是贪官,只不过是有几个贪的,结果大家以为都是贪官。”
  项瑾说:“这我倒是相信,起码我知道的两个官,都不是贪官。”梁健问:“哪两个啊?”项瑾说:“一个是我爸,一个就是你啊!”梁健说:“那我所知道的,不是贪官的人可多了。”项瑾说:“你只能知道你自己是不是,对于别人,我想你不好说,因为贪官并不是写在脸上的。”
  关于这一点梁健也没什么好争辩的。梁健擦干了身体,从淋浴房走出来,忍不住就搂住项瑾抱了抱。她的衣服很贴身,拥抱着质感强烈,在加上从她耳边散发出的体香,让梁健忍不住,就在她脖子中亲吻了下去。
  项瑾说:“你就不怕把自己给冻着啊?快穿衣服吧?”梁健说:“我不想穿,抱得越紧。”项瑾也被梁健催动了身体的感觉。她在他耳边说:“这次你轻一点。”梁健说:“我知道了,一定。”保胎的父母都不容易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