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070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个服务员拦住我,说:“你的票只能在一楼用餐,不能到楼上去用了。”
  我说:“我随便转转,不可以吗!”
  她说:“可以的。但是请你不要打扰到吃饭的客人。”
  我一下子就来气了:“我靠我转转怎么打扰到吃饭的客人啦,你想吵架是不是。”
  她说:“抱歉先生。”
  然后她走了。
  我说:“靠,什么态度这是!我是你老板就扔你下河去。”
  我上去后,看了看,顶楼没有餐桌,哦,看到了上上面,一个如泰坦尼克号站立船头的露丝的身影,那正是贺兰婷。
  她果然在这里啊。
  真要跳江吗。

  记得泰坦尼克号中,露丝想要跳海,后面跟着的杰克救了她。
  不过,看起来从那个地方,跳下来也是砸在甲板上,如果死了,那没办法,但估计死不了,因为不是很高。
  我绕了一下,找到通向上面的楼梯,上去了。
  然后,我走到了她身后。
  我问道:“你想死啊?”

  贺兰婷回头看了我一眼,继续看前方。
  我说:“唉,人生大好的日子不过,要死干嘛呢?不过我不相信你要死。我问你,你找我来到底什么事吗?”
  她没说什么。
  我说:“靠,你不说我走了啊!”
  我试图靠近她,因为我觉得她今晚好像怪怪的,似乎真的心里有不开心的事。
  我假装要走,然后回头看看她,她好像,真的是要去死的样子。

  她动了动身子,我靠,要爬上去跳下吗。
  我赶紧的冲过去,从身后抱住了她,死死的抱住:“你别跳下去啊!”
  她打了个喷嚏,然后推着我:“别碰我!”
  我说:“你别跳,你别跳!人生太美好了!你先花光你的钱再跳啊,要不你先把你的钱都给我了再跳啊!”

  她一巴掌打在我脸上:“你的手往哪里摸!”
  我疼啊,我松开了她。
  靠,我往哪里摸,我抱着的时候,谁知道抱在哪里:“我不是担心你掉下去嘛!”
  贺兰婷死死盯着我。
  我问道:“你真要跳下去吗?”
  贺兰婷问:“谁说我要跳下去?”
  我说:“那你要干嘛?到底叫我来干嘛!”
  贺兰婷转身过去,说:“我请人吃饭,被放鸽子了。”
  我一愣,然后问:“像你这么英明神武,绝顶聪明盖世的女人,都被人放鸽子了!那,是文浩吗?那个经常背着你去漂倡的前男友。”
  贺兰婷说道:“别跟我提他!”
  我呵呵一笑,说:“好吧。看来是他了。”
  贺兰婷说:“你以为我像你一样,圣诞就忙着恋爱,和**?”
  我说:“哦,那你不是等**,你来这里干嘛?”
  贺兰婷说:“一个说自己海归的博士,说要和我合作一个项目,因为有我七姑的担保,我就和他接触了,前天七姑说他要和我见面,有个项目和我合作要谈,引进德国的啤酒制造工艺和机器,早上的时候七姑说他那里现金流出现问题,让我打过去两百万急救,今晚过来和我吃饭就给我带回来。这里的台都是他订的。现在,七姑不见了,他也不见了。”
  我说道:“哈哈你竟然被骗了啊!”
  贺兰婷直接要踢我:“你那么高兴干什么!”
  我说:“哦,不高兴。那,两百万,要不回来了?”
  贺兰婷说:“我没有报警。算了。”
  我问:“为什么?”

  贺兰婷说:“我这七姑,是我爸以前认的妹妹,因为经常坑蒙拐骗,为了一个吸丨毒丨男人,还吸丨毒丨了,坐牢,我爸后来和她断绝关系,要我们都不理她。但我念得她曾在我小时带过我,心怀感恩,她这次来,我也是有戒心的,但,还是受骗了,算了。就当给她用了。”
  我说:“靠,那么好啊,那你怎么不给我用用,也给我两百万嘛。我想买个房子,买个宝马泡妞。”
  贺兰婷骂道:“你能好好听我说话吗!”
  我说:“好吧好吧,那我问你,你既然都看得那么开了,那你还不高兴干嘛呢!”
  贺兰婷说道:“那个博士,是我以前挺敬仰的学长!”
  我说:“哦,原来如此,你喜欢人家,结果人家勾结你七姑骗你钱,小心肝被伤了,流血了。嗨呀心好疼,不行了不行了,要跳江才能舒服了。”
  贺兰婷举起巴掌,我一把抓住她的手:“女孩子别那么凶悍,可能因为你太凶悍,才把你亲爱的学长逼跑了。哈哈,没想到贺兰婷也会喜欢学长,唉,人生啊。”
  贺兰婷不爽的看着我。

  我放开了她的手,倚在了护栏上。
  我点了一支烟,她说:“给我一支烟。”
  我说:“要治疗心伤啊。”
  她直接从我嘴上夺掉了我嘴上的烟。
  然后放进她嘴里自己抽。
  我说道:“被放鸽子,被失恋,被背叛,呵呵,正常,这个社会,这个江湖,这个历史,每天都上演这样的故事。看自己怎么心态去面对吧。你看我以前被我女朋友甩,要死要活的,每天心里面难受啊,各种不想活,各种想死。不想活吧,但也不是很想死,然后撑过来了,现在,活得多好。”
  贺兰婷说:“你教我怎么做人?”
  我说:“不敢,你比我会做人,你知道怎么去处理这些事,只是,我在说我自己而已。”
  我肚子咕咕叫起来。
  我说道:“姐姐,我饿了,你那学长订的位置呢,我们去吃饭吧!”
  贺兰婷说:“过时间了。”
  我说:“你不是吧!”
  贺兰婷说:“你回去吧。”
  我问:“那你呢?你不会想死吧。”
  贺兰婷说:“我自己待一会儿。”
  我说:“我是不放心,你很少有脆弱的时候。”
  贺兰婷说:“滚!”

  我说:“那我走了啊!”
  贺兰婷没说话。
  我转身走了几步,回头看看她,她转身继续看着江面,看起来,她好像真的有点难受。
  好吧,我只能守在后面了,有点担心她跳下去。
  一会儿后,她动了动身子,然后转身过来,问我:“还有烟吗。”
  我丢了烟盒过去,然后丢了打火机过去,她自己点上,抽着烟。

  我心想,就这么一些事,她就那么难受了?
  不太可能啊,是不是还有什么心事呢。
  我走过去,问:“你是不是还有什么心事啊?”
  贺兰婷不高兴道:“关你什么事!”
  我说:“我看出来了,你肯定有其他心事,就这么一点小破事,还不能把你整的那么难受的。”
  贺兰婷说:“别问那么多。”
  我说:“就说你心里肯定有其他事。要不然,你是爱这个学长爱的要死?”

  贺兰婷道:“滚远一点,我不想和你说话,消失出我的视线。”
  好,妈的老子好心好意来看你死了没,你居然这么凶我,行。
  我走。
  我直接走了。
  下去后,我问服务员有什么吃的,那个服务员塞了一块沙琪玛给我。

  我说:“我有票,五百八十八!”
  日期:2016-01-03 08:2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